在离退休人员中劝“三退”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三月九日】目前中国大陆基层的离退休人员,是一个被中共邪党打入“另册”的特殊群体。他们当中的大部份在政治上没有地位,经济上没人照顾,生活上没人关心,仅靠一点微薄的退休金维持生活。由于年老体弱多病,开支较大。所以,他们仍过着清贫的生活。这些现实状况,教育了他们,也使他们醒悟。因此,很多人对中共的邪恶面目看的清楚,认识深刻,积怨甚多。可是这部份人在群众中却是有威信的,影响也比较大。因此,做好他们的“三退”工作,不仅是救度他们自己,同时也会对他们周围的人的“三退”产生较大的影响。我自己也是一名退休人员,对此有切身体会。我便利用自身的有利条件,做好这件事。

现将自己两年多来在我接触的这个离退休群体中讲真劝相“三退”的一些想法和做法写出来与同修共同交流、切磋,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我周围的离退休人员大体上可分为以下三种类型:

一、头脑比较清醒型

现在的离退休人员中年纪大的,基本上都是在中共窃取政权前后参加工作的。当时生活条件差,工资待遇极低,可工作繁重。他们都在自己的岗位上埋头苦干,默默奉献,不讲条件,不讲报酬,确实为中共邪党付出了巨大心血。当时这部份人的家庭负担都比较重,每月的工资够全家人吃饭就算不错了,根本没有什么积蓄。退休时,工资待遇相当低薄,现在每月拿到手的退休金,远不如刚参加工作的年轻人的工资高,而且他们没有任何的福利待遇,没有任何其它的经济收入,加之体弱多病,医疗开支大。面对生活的现实,回忆自己退休前几十年的辛勤的工作和做出的贡献,特别看到当前中共各级官员的贪腐,他们很容易醒悟,对马列邪恶主义的信仰彻底破灭,对中共邪党早就失去信心,对它的一系列欺骗谎言很容易就能识破,大有上当受骗之感。直接向他们揭露中共邪党的丑恶面目以及一贯欺骗人民的伎俩,和邪党的罪恶,他们在思想上都能接受,劝他们三退比较容易。

一次,我劝一位离休干部“三退”,当我问到他现在身体状况如何时,这位老干部边讲过去自己如何为中共邪党吃苦卖力及现在没人管时,边骂边诉苦,越骂越急。我说:“既然这样,你这个党员还有啥用?退了吧。”他立即同意退了。在离退休人员中,这样比较清醒的人占绝大多数。

二、模棱两可型

相对来讲这部份人年龄稍微轻一点,工龄相对的短一些。对中共的丑恶历史、以及中共的欺骗性了解的比较少,这直接影响了他们对中共本质的认识,所以,对一些问题的判断时而清楚,时而糊涂,但对自己被打入“另册”,也是相当不满的。所以对“三退”的态度是模棱两可的,也就是说这样也可以,那样也可以,没有什么明确的态度。对他们劝三退不能急于求成。我用摆事实讲道理的办法,引导、推动他们思考,促使他的思想转变,从而增强他的“三退”意识。

有一次,我向一位退休的乡党委书记劝“三退”时他说:“干了半辈子,才捞到这样一个光荣称号。”意思是说太不容易了。他没说要退,也没说不退。我知道他退休后在做古玩生意,顺便问了一句:“现在古玩市场行情怎样?”他说:“由于中共的腐败,搞的中国现在什么也没准了,古玩价格打着滚的往上翻,不能干了。”我说:“中共腐败成这个样子,人人在骂它,它的党员还有什么光荣称号可言呢?你考虑考虑,退了吧!”他立即回答:“是,对,对。”随着就三退了。在我周围的离退休人员中,这种情况大约占百分之十五左右。

三、固执保守型

由于种种原因这类人对“三退”的态度比较冷淡。有的人甚至明确表示反对,或坚持不退。

这种人也可分为三类:一类是既得利益者。这类人,年龄较小,退休前所在工作单位各方面条件较好,平时上级领导比较重视,自己在日常工作中也借机捞了一把,现在又一光两全的退休了,有“感恩”思想;另一类是自己的子女现在有好的工作,收入高,往上爬的机会多,他们把自己的“政治面貌”当作支持子女上爬的条件和基础,怕三退影响子女的所谓前途,故坚持不退;再一类,是受党文化毒害深,平时很少动脑筋观察、分析事物,大的问题上分辨不清是非对错,跟着中共的宣传走,思想停留在原来加入邪党时的认识水平,思想方法也比较僵化、保守、固执。对上述这种人,我不强求,更不歧视他们,一切随其自然。但我们不要放弃他们,还是要给他们讲清真相。这样待机缘成熟后,或许会同意“三退”的。在我周围,这部份离退休人员大约也占百分之十五左右。

两年多来,仅在这个群体中,我已劝退了几百人,他们是各行各业的离退休人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