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不放弃不精進的我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三月九日】我是九五年得法的老学员,得法之后身心健康,四年无需吃一片药。当大法和师父突然间遭到诽谤和诬陷时,气愤万分,和那些相信邪党造假、诬陷的人们在公众场合辩论是非。可是后来,在形势一天天恶化的情况下,公安开始抓人,半夜搜我们的家,这时我产生了怕心,连发个资料、贴个粘贴,也是胆胆突突的。心性降低,变的消沉了。可心里放不下大法,可是大法讲的很高很深,而我的悟性太差,没做到真修、实修,又因怕心,后来在一件事上与同修产生了分歧,我就不想与同修切磋了。但是师父给予我很多,我心里根本放不下大法,忘不了师父和一同走过来的同修。

在这段时间里,我一直感觉到师父不愿落下我,一直跟着我,点化着我。例如,有一次,我去给一位同修送资料,遭到她家人的拒绝,还说了一些难听的话,那时的我,虽然心里没有放弃大法,也做了一些自己该做的事,但是心性低了,这口气怎么也咽不下去,就和人家吵了一架,出了这口气。心想,再也不给她送东西了,爱学不学。上午吵完架,中午,在路上就碰到一位很少见面的同修,他拿师父经文让我看了一眼,我心里咯噔一下子,好象是师父在点化我。

一天下午,一位同修叫我去她家,特地善意的给我指出:“你现在不好好学法,看资料也不认真……”我就不高兴了,顶她一句就出来了。那个时候,我确实学(修)的不好,还不愿让别人说。我的心性已降到常人了。

和上次跟人家吵架一样,第二天早晨也摔了个大跟头。胳膊摔的很重、很疼,当时没有了正念,忘记了自己是炼功人,去拍了X光片子。没发现骨折,但至今还疼。我悟到,这又是师父在警告我、提醒我,否则不会都那么巧合吧?肯定是师父时刻在呵护着我,及时提醒我,师父舍不得落下我,虽然我的心性和行为已不象个大法弟子了,可慈悲的师父并没有嫌弃我。

由于学法跟不上,心性下降,正好给旧势力想迫害我们找到了借口。一年来一直是病魔缠身,几次扭伤腰,疼痛难忍。到医院治疗好几个月根本不见效,反而越治越严重。最后医生让长期卧床,说不然会导致瘫痪,不做手术是好不了的。我没做到及时去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而却又把它当成了我自己,顺着旧势力的安排,走了很长一段路,一段充满痛苦和魔难的路。

在这关键时刻,我猛然想起九五年得法前夕,被诊断为骨结核却神奇痊愈的情景。当时我脚脖子踝骨部位红肿疼痛了好几天,被几个大医院都诊断为骨结核。正在我发愁的时候,我的朋友给我送来一本《转法轮》。我打开书,首先看的是第七讲写的“治病问题”。书上写道:“人哪儿长瘤啦,哪儿发炎了,哪儿骨质增生了等等,在另外的空间就是那地方卧着一个灵体,在一个很深的空间中有一个灵体。”当我看到这儿时,就想:“我这个脚脖子上可能也是卧着一个灵体吧。”想着想着看着书就睡着了。当我醒来时,感觉到脚脖子不疼了,一看红肿完全消失了。这是怎么回事?!就是灵丹妙药也不该不会好的这么快呀!又肿又红疼的走不了路,怎么突然间就完全好了呢?消肿也应该一点一点消呀!奇怪!我忽然一想,肯定是我看这本书的缘故吧,这是什么气功书呀?怎么这么神奇呢?当时又惊又喜。

想到这里,我马上悟到:又是旧势力操控医生这样讲的,想毁掉我。我及时归正了自己,没有害怕,没有相信医生的话,默念师父经文:“这时只有两种选择,或是去医院放弃过关,或是把心一放到底象个堂堂的大法弟子,无怨无执、去留由师父安排,能做到这一点就是神。”(《洛杉矶市法会讲法》)我坚信炼功人是不会有病的,一切都是假相。当时连坐都困难的我,认真学法、背法、炼功,忍受着难以忍受的疼痛,背着“难忍能忍,难行能行”坚持炼功,第一次竟打坐了一个多小时,真疼啊,可一直默念:“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就这样,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我艰难的走过来了。现在已经丢掉拐棍,自己走路了。

大家都知道:患腰疼的病人很多,彻底好的几乎没有。但我想,我不是常人,我是炼功人,是修大法的,大法是超常的,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师父在《转法轮》里讲:“必须重心性才能好病或长功”,“心性多高功多高,这是个绝对的真理”。我要时刻保持正念,不断提高心性,随时清除旧势力及一切邪恶。信师信法,没有过不去的难关。当我能够做到剜心透骨去掉执著,心性到位时,我定会直起腰、挺起胸的。

我深深体会到,去执著心是很难的,常人心时时刻刻往上冒,很难克制,所以必须刻苦学法、精進、提高心性,才能做到剜心透骨去执著。现在我觉得自己像是刚刚踏上真修、实修的路,离师父和大法的要求相差甚远,得赶快修才行。修炼不是件容易的事。以后我会更多的走出家门,尽心尽力,大面积讲清真相,救度更多众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