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劫持在兰州洗脑班的大法弟子绝食抵制迫害(图) 【明慧网】

被劫持在兰州洗脑班的大法弟子绝食抵制迫害(图)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四月一日】甘肃省被非法关押在兰州龚家湾洗脑班的十三位大法弟子,已绝食多日,抵制迫害

“龚家湾洗脑班”的大门标牌上为兰州市矫治康复中心、兰州市劳教所,对外的幌子是“兰州市法制教育学校”,早期称教育基地、教育中心,位置在兰州市七里河区龚家坪北路136号的一个旧仓库,于2001年12月开办,是甘肃省中共610办公室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基地,是一个践踏法律、践踏人权的场所,八年来迫害了近四百名法轮功学员,迫害致死、致残多人。


龚家湾洗脑班非法关押大法弟子的地方(箭头指的二层楼)

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

“龚家湾洗脑班”恶徒以邪党书记祁瑞军为首,杨东晨、孙强、杨文泰、全润、王东等为头目,刘鑫、穆俊、鲁亮等十几名为打手,魏依川、杨继刚、乔厚全、秦红霞、巨有华、何丽霞等保安、陪员为帮凶。恶首祁瑞军长期以来无法无天,达到丧心病狂的地步。大法弟子韩仲翠、牛万江拒绝做奴工。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冬天祁瑞军将二人铐在冰天雪地里半天,还叫保安魏一川打骂,下午还不让韩仲翠吃饭。二零零六年牛万江因拒绝签字,被邪恶保安杨健暴打,致使牛万江胸肋骨折,祁瑞军不但不管,还将牛万江反铐在露天铁杆上半天,当说保安人员违法打人时,祁瑞军当众人面说:“打,往死里打,我们这些人就是专门整你们的。”

祁瑞军二零零六年将大法弟子张荣背铐七天七夜,张荣被放下来时手都不能动了,几乎残废,被迫写下污蔑大法的“三书”。当张荣临走时对祁说:“你把我整的够惨的了。”祁瑞军还恬不知耻地说:“我就是比你们强,我每天喝着酒、抽着黑兰州、坐着小车、吃着公饭,我们就是专门整你们这些‘反革命’的。”

二零零六年韩仲翠、牛万江绝食十天后,祁瑞军让长期雇佣的邪恶之徒秦红霞、巨有华、廖永田、陈小强将他们二人背铐在禁闭室内,还扬言将其灌食,如果再不吃就不要灌了,往死里饿,饿死,我就一笔把他们勾了算了。

二零零七年祁瑞军、全润、王东用拐棍、拳脚连续毒打大法弟子钱世光一个小时。本来钱世光腰腿就被迫害得半残了,他们还凶残的毒打,致使老人遍体鳞伤,三个月都没有完全恢复。二零零八年七月长期装出伪善面孔迷惑多位大法弟子的杨东晨暗中指使保安和雇用的邪恶“陪教”,不让大法弟子说话,二十四小时监听监视,不让炼功,连上厕所都要监控,表面上自己装好人,背后指使保安杨继刚、乔厚全等将钱世光因说话打的满嘴流血。当钱世光告诉杨东晨,“你是负责保安的,打人是犯法的”时,他却狡猾的说:“你是老人跟孩子一般见识,是你的不对,我不管这事,再说你是炼功人也太执著了……”等强词夺理,对已在黑窝遭受长达三年多的毒打、吊铐,精神肉体的残酷迫害致腰椎变形、弓腰九十度行走的钱世光还不罢休。

在二零零八年八月三十日,钱世光因身体状况极差,不能进食进水,他们却无人问津。十天后,于九月九日凌晨四点老人离开了人间。可以说在这三年多的长期迫害下,每一个恶人都在钱世光和其他大法弟子身上留下了多次的恶迹。在钱世光死后,邪恶之首杨文泰等吩咐雇用陪教贾红林,让他不要给外人说,如有人问就说什么都不知道等。为了掩盖罪恶,几天后将来自甘谷的贾红林辞退还乡。

二零零八年八月间将大法弟子秦海峰背铐、吊铐数天,致使秦海峰精神失常,恶徒张文元、廖永田连夜值班吊铐、打骂,最后将秦海峰送到精神病院,说:“这人是炼法轮功的,是精神病。”没想到明白真相的医生们讽刺他们说:“我们是医生,不管什么法轮功不法轮功,按真实情况说话。”最后他们没办法,只好将精神失常的秦海峰送回家。

奸诈狡猾戴着伪善面孔的杨东晨,多年来对大法弟子所有迫害他都参与其中,暗中操控“陪员”和保安严密监视大法弟子,在禁闭室让恶警、恶徒廖永田、秦红霞、孔德富、孔庆英、宋慧芳、何 霞、陈小强、王代强等连夜吊铐大法弟子,在根据黑窝内医务人员提供的大法弟子的身体状况,暗中掌握吊铐的强度。表面上不让大法弟子的家人探视说话,他背地里却给大法弟子和家属通知,落个好人。他的伪善使被蒙骗的大法弟子及家人给他送礼感谢,并诱使大法弟子写下违心的“三书”。杨东晨是见不得人的恶党流氓,他阴险狡猾、两面三刀,阳奉阴违,多年蒙骗善良的大法弟子。这个伪君子本应零八年十一月退休,却要求被返聘继续迫害大法弟子。

罪恶累累的黑窝医务人员有:马欣、杨清莲、王育全,几年来专门负责给绝食的大法弟子灌食、强行打针吃药,他们专横跋扈、狂呼乱叫、无法无天。王育全在二零零七年在黑窝内预备入恶党。当牛万江、钱世光、韩仲翠、孙剑锋、张春莲、 孙兰萍被关在禁闭室内吊铐期间,王育全是专门负责灌食,强行输液的。他向邪恶之首祁瑞军、杨东晨私下保证说:“我有的是办法让他们死不了,你们尽管铐,达到目的为止。”王育全在吊铐牛万江时说:“我做善事不会做,做恶事我会做得很,我就是要把你们往死里整。”

黑窝里将大法弟子孙剑锋长铐72天、牛万江81天、孙兰萍54天、张春莲45天,期间邪恶“干部”董亚玮指使“陪教”廖永田、秦红霞、巨有华将牛万江、张春莲不让夜间放下吊铐。她说:“我就让他们往裤子里尿。”牛万江、张春莲被迫害的小便失禁。在冬天无暖气的情况下两手都处于半残状态,张春莲的小腿腐烂化脓,牛万江左手至今还不能剪指甲。牛万江冬天吊铐时头撞破缝了六针、眼睛缝了五针、脚上还有一寸长的口子。要买鞋时,邪恶凶手(干部)将大法弟子家人送来的500多元钱私自用完,还说:“你的钱都给你用完了,没钱了。”

当牛万江、钱世光、韩仲翠、孙剑锋、张春莲、 孙兰萍被从禁闭室放出来时,几个被雇用的女孩子看着他们惨不忍睹的情况哭了,以后主动帮助喂饭、洗衣服,把大法弟子称阿姨、舅舅时,祁瑞军开黑会训斥女孩子们说:“斗争这么残酷你们还掉眼泪,认他们当阿姨、舅舅、叔叔,他们是反革命,还不如叫我们舅舅、叔叔呢。斗争是残酷的。”

龚家湾洗脑班(大门标牌上为兰州市矫治康复中心、兰州市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罪恶罄竹难书,强烈呼吁全市、全省、全国和全世界各地的人权组织、正义之士、善良的人们及全世界的大法弟子特别是兰州市大法弟子及善良的执法人员、家属深切关注和进一步了解、申诉,揭露这个盘踞多年的由甘肃省兰州市政法委、公安、国安、政府严密操控的残害大法弟子的黑窝,解体西北最大、迫害最深、最黑暗残酷的人间黑窝。

龚家湾黑窝里的邪恶之帮:韵玉成、祁瑞军、杨东晨、杨文泰、杜梅、刘鑫、全润、张永福、董亚玮、徐志红;保安:乔厚全;雇用的罪恶之徒:廖永田、张文元、王延刚、王延文、王化强、陈小强、秦红霞、何丽霞、孔庆英,这些都是多年迫害大法弟子的罪恶之徒,请国内外正义人士把他们绳之以法。请那些有“后门”的家属注意:向参与迫害的人送礼实质上是助纣为虐,加深和助长迫害形势,你们应该揭露邪恶的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