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给了我二次生命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四月十一日】网上心得交流会都已五届了,我从来也没敢写出自己的修炼心得、体会,觉得自己做得不好,太平常了,但又感到正法修炼已经到最后阶段了,作为一个老弟子,不管怎样也应该向师父汇报一下呀!才不负苦心救度我的师父,这才动笔写,和同修共同交流,共同提高。

一、大法给了我新生

修炼之前我是个疾病缠身的人,但最可怕的是被附体。从三十六岁开始这些症状都出现了,整天难受,失眠、前胸后背痛,不能正常上班,五十岁那年正月的一天晚上从外面回家,突然从身后象有一个东西附在我后背上,同时前胸压的喘不过气来,处于昏迷状态,嘴里说出的话谁也听不懂,我被折磨的死去活来,从此以后再也起不来了。在床上躺了十六个月,最后手也抬不起来了,吞咽食物也困难了,不能自理。就这样开始山南海北去求医,各大医院治疗都不见效,同时又学了多种气功,也没看好,最后我的病状全都跑到气功师身上了,他得了我的病。没办法找巫医看,更糟,不但病没好,还供了满屋子佛像和附体,那真是生不如死。

九五年四月的一天,有人来看我,让我炼法轮功试一试,当时我祛病心切,马上就同意炼功,立即请一本《转法轮》,如饥似渴的用了一周的时间看完了第一遍。我觉的师父讲的是我从来都没有听过的话,句句是天机,从中我明白了许多道理,人生的真谛,知道了人为什么活着。在人生苦海中挣扎的我,看到了生的希望,心情非常激动,这时我看到了满屋子供的那些东西都是附体,怎么办?师父在《转法轮》中说:“过去你供过的那个狐、黄的牌位,你赶快扔了它,都给你清理了,都不存在了。”我就把那些附体东西都烧了,佛像也送走了,师父把附体给我拿掉了。

从此我就开始诚心修炼,每天早上到炼功点参加集体炼功,晚上集体学法,逐渐的身体状况好转,越来越好,思想境界不断升华。就这样不知不觉中,我的一切病状全都消失了,有力气了,我真是受益匪淺,一身轻了,心中无限感激师尊和这高德大法,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二、师父没有放弃我这个悟性差的弟子

九九年“七·二零”恶党流氓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我失去了集体修炼的环境,从而放弃学法,经常不炼功,甚至混同于常人,从二零零三年五月份,身体出现不适的感觉,开始难受了,头痛、头晕、心慌、心跳剧烈,呼吸困难等症状,仅几个月的时间,以前的病全回来了。师父讲:“不按法的要求做,就不是我们法轮大法的人,你的身体还给你退回到常人的位置上去,把不好的东西归还给你,因为你要当常人。”(《转法轮》)

我后来实在支持不住了,被孩子们又送入了医院,各种检查都做了,没病。这次住院和以前不一样了,药水滴不進去,从早上7点30分开始到晚上11点一瓶药也没滴完,西药一粒也吃不進去,一吃就呛,喝中药刚喝完不到五分钟就便出去。当时正好二儿子在跟前,他看到此景就和我说:妈,咱回家吧,你的同修叫你回去呢。这一提醒我,一下子想起了我是炼功人啊!想起师父讲的法,我悟到这是师父还在管我呢。悟到这些,我泪流满面,慈悲的师父并没有放弃我这个悟性差的弟子,我立即出院,又回到修炼中来。

回家后同修都来看我,给我带来《明慧周刊》和师父的新经文,看完后发现自己落下太远了,我向师父发誓: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剩下的生命就是为证实法而活着,助师正法。从此开始精進实修,多学法,坚信师父,坚信法,遇事向内找,很快身体恢复正常。我悟到病业根本就不可怕,这就要看自己信师信法的成度,看正念正行的力度如何了。只要坚持发正念,就能解体邪恶!就能过好每一关每一难。但在证实法方面存在怕心,只是把亲朋好友和家人都顺利三退了,在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方面和同修差距很大,退的比较少,有待今后努力。

听说有同修想集体学法找不到学法点,我家有条件,儿女都不干涉我,他们都支持我,我想我受大法之益,我应该为大法整体着想,于是就在我家成立了学法小组。同修们都来了,这样我有提高的环境了,同修们也都不管路途多远,风雨不误,坚持到现在已四年多了,这些同修都是六十岁以上的老年同修,大家比学比修,在证实法,发资料、贴不干胶、讲真相、劝三退方面,无论在严寒酷暑、冰天雪地,都很主动去做。有位同修出去发资料,刚放到自行车筐里就被警察发现,她没有害怕,发正念,结果警察说你还不快走。我们都在做讲真相,揭露邪恶,救度众生的事。虽然每天都觉的很紧张,但是都感到非常充实,感到修大法太好了。我一定坚定的修炼下去,做好三件事,跟上正法進程,做师父的合格弟子。

不当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