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师父的大慈悲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四月十四日】我是一名体育教师,今年四十八岁,因在上大学期间就有一个愿望,想要利用体育的健身作用为广大百姓做些好事,编出适合各类人群的健身操及健身方法。但是毕业之后不仅自己的伤病不断,而且同事之间为了名利你争我夺,不择手段,互相谩骂,甚至大打出手。这引发了我对生命的思考,我们来这里是干什么的?我们怎样做才是对的?不争名不争利,那就意味着要吃亏。迷茫了很久,还是决定吃亏吧,我不愿象他们那样生活。对编健身操的热情也没有了,因为我看到了这解决不了人们祛病的根本问题。

八十年代中期,正是气功盛行的时期,我想:我去练练气功,我要亲身体验它是不是真的具有祛病健身作用,如果是真的,我就推荐给广大群众。可是几年过去了却发现没有什么效果。但是我坚信佛道是真的,就开始寻觅佛道的经典,并开始背诵,直到接触到法轮功我才猛然醒悟,法轮佛法才是我要寻求的真道真法,而我以前确定要走的路,正好是符合“真、善、忍”大法的,我的心一下子落地了,总算找到真理了,我要一修到底。

我一九九六年五月得法,看师父在广州的讲法录像,还没看完,我的肚子里就转起来了,咕噜咕噜的叫,开始拉肚子了。时间不长,我九年的便秘痛苦结束了,通畅的犹如十几岁时那样,好舒服啊,多年没有的感觉回来了,还有因便秘引起的痔疮也好了。我把这个喜讯告诉了母亲,母亲得法了,随后已信天主教的父亲也得法了,弟妹得法了,随后弟弟也得法了。同事们碰见我也说,你炼功真见效,你脸上的蝴蝶斑没有了。师父,感谢您,是你为弟子清理了身体。

开始炼功时间不长,我有一次长达二十多天高烧消业,虽然有时高达四十度,但我没有请一天假,照常上班,家务照常做,未修炼的丈夫并没有发现我有什么异常。虽然头很疼,浑身都痛,连每一个手指关节、脚趾关节都很疼。每天早晨去炼功,刚下床时脚趾疼得不行,等走到炼功点了也不疼了。退烧之后,我感觉我的脊椎下部的骶骨处是空的,好象上下没有贯通似的,两天之后也好了,上下成一体了。

一九九三年到一九九五年连续三年单位组织的妇科检查,因子宫肿大都要我去做B超,查出的结果是子宫肌瘤一年比一年大,而且时常有不规则的出血。一九九六年得法后我没去体检,但不规则的出血没有了。一九九七年去体检,再没让我去作B超,这说明子宫肌瘤炼功后已经没有了。

一九九七年五月,我带学生去县里实习,学校为我安排了离学生宿舍较远的一个房间。有一天早晨,我刚吃完一碗方便面,咽下最后一口时,觉得嗓子里有东西,我以为是有根面条没咽下去,就使劲咽,还不行,我喝口水,还是有东西,而且感觉东西越来越大,我想我又没吃硬东西划破嗓子,怎么会这样呢?越觉得有东西越想咽,而越咽觉得东西越大。我害怕了,记得母亲说过,嗓子里长这东西,会把人憋死的,因为那东西长得很快,一会儿就把气管堵死了。我越来越害怕,还不停的咳嗽,而且也觉得呼吸都困难了,我想往学生那边跑,怕万一死在这里也没人知道。可转念又想,我是炼功人,怕什么?有师父保护,这样想着就把随身带来的《转法轮》拿出来,翻开师父的法像,对师父说:师父,刚才我错了,我以为是病,所以我害怕了,现在我知道了,是师父在为我消业。师父!今天我就把这条命交给您了,我哪儿都不去了。然后我横下一条心静静的坐在沙发上,不一会儿嗓子里就有变化了,那东西在慢慢的顺着食道往下走,好象有杏核那么大,走到哪,疼到哪,走到胃里就没感觉了,不疼了,只留下嗓子和食道是疼疼的,又过了几天就好了。这是来取我性命的冤家呀,又是师父替弟子还了一条命,化解了这场灾难。

二十多年前我在高中时把左脚扭伤,一到阴天下雨就疼,后来脚背上就慢慢的鼓起了一个包,象半个核桃那么大,到得法前已压迫到神经,致使第二、第三脚趾都疼。由于多年来形成的习惯,每天都要自觉不自觉的摸那个疙瘩。有一天我突然感觉到那个疙瘩没有了,我一看,再看,一摸再摸,真的没有了!我高兴极了,我让丈夫看,让婆婆看,又跑到弟弟家,让弟弟看,让弟妹看,让炼功点的同修们看,不断地赞美这个功真神奇呀!它不是慢慢消去的,而是突然就没了。可是第二天那个包又出现了,还是那么大,我一下子明白了,这是因为我产生了欢喜心、显示心,那东西又钻空子回来了,这回我谁也不叫看了,我相信它还会突然消失的。果然几个月后又消失了,直到现在。而且在上大学期间由于运动损伤,双膝疼痛,上楼都疼,现在也好了。我想起了师父在讲法录像中举的一个例子:一块布下面放一个东西,布就会鼓起来,如果把那东西拿走布就平了。现在包没有了,是师父将深层另外空间存在的那个业力清理了。

二零零一年元旦,我去天安门打真相横幅,被非法拘留在海淀区拘留所。在非法提审时,女警察没有对我行恶,只是问我来干什么,我就把来的原因以及大法的真相都告诉了她。可是在同屋有一个年轻的男同修,在被恶警暴打,拿电棍电,不一会停了,只见那两个恶警拿着电棍摆弄起来,后来听见那两个恶警说:在她身上试试。当时我们还不知道发正念,只是知道有师父保护没有怕,电棍放在了我的手上,我没什么反应,只觉得有点麻,他们拿下来,两根电棍一碰啪啪的闪着火花。那两个恶警自言自语的说:没事呀,说着灰溜溜的走了。原来恶警电男同修的时候,电棍就不起作用了,他们试了试觉得没坏,又在我身上试试,还不起作用,他们又试试电棍没坏,最后莫名其妙的走了。

被非法劳教之后,因为那里太邪恶了,在没去掉的人心带动下,我邪悟了。在二零零六年七月在同修们的帮助下才回到大法中来。刚开始晚上十二点的发正念总醒不了。七月里天很热,一次在熟睡中,我突然被咚咚咚三声敲我枕头的声音惊醒,因为我的枕头上面放了一个凉席,声音很响,醒来后一看没人,再看表正好十二点,才知道是师父在叫我呢,赶忙起来发正念。还有一次,在熟睡中感觉有人在拽我脚下的蚊帐,我突然坐起来一看谁都没有,丈夫还睡着,一看表快十二点了。真不好意思,师父对我们无量的慈悲呵护,真无以言表了。

讲真相救度众生,提高心性方面还有许许多多的故事,仅以上面几例证实大法,证明师父无时无刻不在看护着我们,只要我们心在法上,师父就会帮我们,师父就在我们身边。只要我们信师信法,在我们身上就会展现出大法的神奇。就会体现出师父无上的威德与法力。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