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结婚压力想到的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四月十六日】看了四月十一日同修写的《修炼不可松懈》的文章。触发了我写这篇文章的念头。借此与有类似情况的同修交流。希望大家更精進,做的更好。

我也是年近三十的同修,深深的体会过掉下去的痛苦与绝望。从新走進大法后,生命真正得到了更新,也逐渐的溶入了正法洪流。但个人修炼与救度众生都差了好大一截。有时几乎是把赶上正法進程当作了精進的动力,而并不是作为一个正法时期的修炼者本来应有的状态。感觉自己已经不在常人中了,但却在更多时候比常人还要人心重:寂寞、嗜睡、好吃、好穿、想看电影、想打游戏、甚至生起色欲心……学法时似乎一切通透,但放下大法书后却又生不起正念来。“在大法外徘徊,假修”的印象一直在头脑里刻意的加强。做资料,讲真相也很顺利,但也没有更大的突破,使范围更广,力度更深。总之就是很被动。我悟到这种被动的状态,这种假修的状态就是那根深蒂固的私在起作用。虽然表面上并没有那么些明显的后天观念在阻碍,学法、炼功效果也很好。为什么就精進不起来呢?就是私,为自己。有多大成度的私就有多大成度的惰性,也同时就有多大成度的束缚。有同修曾问师父:“自正法以来状态时好时坏,求安逸心不去,心里很苦恼。”师父说:“师父可以帮你,但是你要知道上進就行。”(《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看完这段法第二天居然还是没能准时起来参加晨炼。“修心断欲、明慧不惑乃自负。为兴而来,心必不坚,入世俗则必忘其本。如不固守其念,一生无得。不知何时再成机缘,难也!”(《精進要旨》〈坚定〉)这话就象师父在耳边说的一样。起初觉的自己并非是为兴而来的人,现在看来,自己更多时候是有条件来学法的了。苦一点,难一点就不精進了,那不就是典型的私吗?典型的为兴而来吗?大法可以断欲,可以解惑,但不是为断欲、解惑而来。我还站在那为私的基点上去解决问题,必然无法根本上祛除生命中的私。精進时必然会坚持做好“三件事”,但坚持做“三件事”并不等于精進。

很多时候,我走反了方向,以至于削弱了正念和正信。比如关于婚姻。一方面觉得大法弟子应该抛弃儿女情长,把更多时间花在讲真相中;另一方面又觉的要符合常人的这层理,不要做的太绝然,让常人误会,把你当成另类,然后误解大法。同时要平衡好和家人及其他常人间的关系,圆容好这层理。但往往考虑这些问题的时候都容易陷在情中,所以即使内心真不想成家,但还是碍于情面,碍于压力勉勉强强的去接触。因为有人心在,有好奇,有欲望,以致使接触过程额外的给修炼路上增加了干扰,虽然很多时候把接触的过程当作了讲真相的机会,也不停的劝退了接触的女孩和她的朋友们。但本质上并不是为了讲真相而去了,是为了自己的欲望,好奇,压力和人心去了。所以,使的类似“介绍女朋友”的事情一直不断。虽然并不能改变我的决定,可也真带来了许多的干扰和麻烦。我曾想过真正把这种事情当作接缘和讲真相的机会。可当具体面对的时候,效果并不好。心性没提高上来,问题终究不能根本解决。“每一层次都有不同的标准,要想提高层次,你必须放弃你的不好的思想和倒出你的脏东西,同化那一层次的标准要求,这样你才能上的来。”(《转法轮》)无论通过什么方法去解决年轻弟子所碰到的结婚问题,都会有难度。当我们真正把心性提高上来,站在救度众生的角度上去考虑它时,个人的环境肯定就不一样了。“人要跳出这个情,谁也动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带动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东西。”(《转法轮》)真能坦然不动,结不结婚并不是问题,自己已经知道如何把握了。当然结婚的原则明慧网已经早已说明,我主要说的是在具体对待类似的问题时我们应有的正念。

环境越好,越要多救更多的人,不能放纵了自己的魔性,所谓寂寞,所谓安逸的感受都是随时可能毁了自己和众生的因素。我接触的一位老年同修曾对我说:“怎么会寂寞,哪有时间寂寞啊?!”对我触动很大。我想精進的同修也是这番感受的吧?去除那些不好的人心后,那所谓的压力都是不存在的。溶于法中做好三件事就是最好的圆容这层法。其它的都是人心不放所找的借口与托词。

个人状态所致,不妥之处,望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