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荡面对阴险(一)

“四•二五”和平上访十周年记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一日】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上万法轮功学员陆续汇集在北京的国家信访局府右街和西安门大街附近。事件的发生地点紧邻中共政治中心――中南海,所以这个后来被称作“四•二五”的事件,也被称作“中南海事件”。这一事件并被认为是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导火索。

法轮功学员为什么要聚集在中共的政治心脏附近?这是挑战中共吗?“四•二五事件”是促使中共下决心铲除法轮功的根本原因吗?亲爱的读者朋友,如今整整十年过去了。今天,让我们围绕“四•二五”事件发生的前前后后,回顾一下这一事件的历史背景,通过当时的历史记录,以及当事人的亲身经历,拨开迷雾,还原历史真相,并进一步解读这一事件的发生,对于当时和今天的中国社会,又意味着什么?

一九九九年之前政府、媒体对法轮功的正面了解

您能想象,以下的新闻内容出自于上海电视台吗?

“今天一大早,上海体育中心人头攒动,本市近万名爱好法轮大法的炼功者会聚一处进行推广表演。法轮大法创始人李洪志师父于一九九二年向社会公开传功讲法,受到广大群众的欢迎。六年来,功法以炼功时不受场地时间的限制以及无需意念引导等不同于其他气功的全新内容令人耳目一新,独树一帜,到目前为止,包括港、澳、台在内的全国各地都有自发性的群众炼功组织,并传遍欧、美、澳、亚四大洲,全世界约有一亿人在学法轮大法。这是本台记者报道的。”

这是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大法之前,上海电视台一九九八年十二月播出的一段新闻。今天很多人看到这一段新闻节目,会大吃一惊。事实上,直到一九九九年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大法之前,法轮大法不但在中国大陆广受欢迎,中共政府部门、甚至政治局高层也对法轮功早有了正面的了解——尽管这其中有一部份中共官员一直想利用法轮功制造事端,从而为自己捞政治资本。

法轮功是一九九二年向社会公开传出的。一九九二年五月十三日,李洪志先生在长春开办第一期法轮功学习班。随后,中国气功科学研究会向李洪志先生颁发了气功师证书,一九九三年又向北京的法轮功研究会颁发了“中国气功科学研究会直属功法登记证”,正式表明法轮功研究会的类别为“学术性团体”,业务范围为“理论研究,普及功法,咨询服务”三大项,活动地域为全中国。李洪志先生在一九九四年底停止在中国大陆办传功学习班,一九九五年七月,停止在海外办传功学习班,并于一九九六年初正式退出了中国气功科学研究会。所以此后被“取缔”的法轮功研究会,早在一九九六年就不存在了。

需要指出的是,这个中国气功科学研究会,是一九八五年底经国务院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批准成立的,并由原国防科工委副主任张震寰担任理事长,所以它并非单纯民间学术组织。九十年代开始,该会直接由国务院“人体科学工作小组”管辖(注:“人体科学工作小组”,即所谓“九人小组”,是在一九八九年六四事件之后,中共杯弓蛇影,为了将气功和人体特异功能研究的所有组织纳入监督管辖范围而扩充组成的一个九人工作小组。这个小组成员来自国家体委、国家科委、卫生部、安全部、中宣部、财政部、公安部、总政联络部、武警总部等正副部级官员。)小组的一个主要任务就是监督气功组织里的“政治苗头”,从这一点来讲,法轮功有没有所谓“政治企图”,当时的中共是非常清楚的。

一九九三年八月三十一日,公安部所属中华见义勇为基金会致信中国气功科学研究会对李洪志大师表示感谢,感谢李洪志先生为全国第三届见义勇为先进分子表彰大会代表免费提供康复治疗。一九九三年九月二十一日,中国公安部主办的《人民公安报》刊登报导《法轮功为见义勇为先进分子提供康复治疗》,称公安部见义勇为先进分子“经调治后普遍收到了非常好的效果”。一九九三年十二月二十七日公安部所属中华见义勇为基金会授予李洪志先生的荣誉证书。一九九三年十二月在一九九三年北京东方健康博览会上,李洪志先生获博览会最高奖“边缘科学进步奖”,和大会的“特别金奖”,以及“受欢迎的气功师”称号,在该届博览会上李洪志先生是荣获奖励最多的气功师。

国家体育总局于一九九八年五月对法轮功进行了全面调查了解。九月由医学专家组成的小组为配合此次调查,对广东一万二千五百五十三名法轮功学员进行表格抽样调查,结果表明祛病健身总有效率为百分之九十七点九。十月二十日,国家体总派到长春和哈尔滨的调研组组长发表讲话说:“我们认为法轮功的功法功效都不错,对于社会的稳定,对于精神文明建设,效果是很显著的,这个要充份肯定的。”其间,大连、北京等地对法轮功功效的民间调查也得出了一致的结果。

一九九九年二月,美国一家权威性杂志《US News and World Report》发表文章谈到了法轮功在健身方面的好处:“国家体育总局局长说:‘法轮功和其他气功可以使每人每年节省医药费一千元。如果炼功人是一亿,就可以节省一千亿元。朱镕基对此非常高兴。国家可以更好地使用这笔钱。’”

外界认为中共在一九九九年四•二五万人上访之前,并不了解法轮功。这其实是中共为了开脱责任故意造成的一种误解。前述事实清楚表明了中共一直对法轮功有着调查和监控。一九九四年五月十四、十五日,当时由中华见义勇为基金会主办,李洪志先生在北京公安大学礼堂举办两场带功报告会,下面听课的人中就有公安部的高层人士。李洪志先生一九九五年开始在海外传功讲法。李先生在海外的第一次讲法学习班,就是应中国驻法国大使馆邀请,于一九九五年三月十三日在使馆文化处举办的,大使馆的人也有不少在下面听。那时候从上到下大家都觉得这功法很好,而且是在海外弘扬中华传统文化,大家都很高兴。在江泽民发动政治运动之前,没人觉得不正常。

“四•二五”之前中共高层对法轮功早已知情

中共的高层,包括政治局成员,在一九九九年之前也对法轮功都有了解。

李洪志先生在一九九二年五月开始传法,当时在北京紫竹院有一个相当大的炼功点。紫竹院附近有许多退休中共老干部,有的是部队的退役将军,也有的是国务院或中央机关的退休高干。这些人中有的在中共党内的资历比江泽民、朱镕基、罗干、李岚清等人老得多,有的人甚至是参加过长征的。中共十五大的这些常委有些是他们过去的下属。

这些退休中共老干部在学炼了法轮功并从中受益之后,自然而然的想到向身居高位的昔日同僚们介绍法轮功。

至少在一九九六年以前,紫竹院就有一位法轮功学员亲自到江泽民的家里教江的夫人王冶坪学法轮功。

李岚清原来在外经贸部当部长,他是另一位法轮功学员的顶头上司,两人原来关系不错。早在一九九五年,这位学员也说起过向老部长李岚清介绍法轮功的事,还给了李岚清一本《转法轮》

江泽民原来在武汉热工所的上级也炼法轮功,江泽民和武汉热工所的人聚会时,老同事也给他当面介绍过法轮功。江泽民后来说他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才第一次听说法轮功,这是公然撒谎。一九九六年,江泽民去视察中央电视台,看见一个工作人员桌子上有一本《转法轮》,还对这位工作人员说“《转法轮》,这本书挺不错。”

罗干也是在一九九五年就知道法轮功的,是他原来在机械科学院的老上级和老同事介绍的。

从一九九六年开始,北京修炼法轮功的人数迅速增长,中共各大部委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炼功,甚至有的在任副部长也炼,很多人都看过《转法轮》。因法轮功对人身体和精神道德的改善作用巨大,人传人,速度远远超过一般人的想象。到一九九九年,中国大陆学炼法轮功的已达一亿人。

法轮功在祛病健身方面的奇效,在提升社会道德水准的巨大作用,以及在修炼其他方面超越人们常规思维的事实,让许多人改变了固有的观念,甚至跳出原有意识形态的框框重新看待宇宙人生。然而,中共毕竟是一个依靠严厉控制全民意识形态而维持的政党,绝对的唯物主义是中共意识形态的根本;法轮功在中国大陆的迅速传播,也引起了中共的高度警觉,从而被中共视为在意识形态领域的可能挑战力量,这为日后的大规模迫害埋下了导火索。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