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河北农村的感想

多从客观角度组织真相材料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一日】清明陪母亲去河北老家上坟,那里算是比较富裕的农村。我随母亲走访了几家亲戚,谈话中得知,村里富裕起来的人几乎都是开工厂搞塑料袋加工或者汽车零配件的初级加工,真正务农的人年收入并不高;母亲的几个表弟,有一位在建筑工地打工,年收入一万五千人民币;一位开面粉加工厂,通过关系,给一些单位食堂供应面粉,父子俩年收入约4万元,生活过得中等,不富也不算穷,我问他们是否知道法轮功,他们多数人的回答是政府宣传口径,误以为法轮功搞政治,所以他们不关心,而且近几年他们很少得知有关法轮功的消息;他说农村多数人都只关心挣钱、盖房、娶媳妇、生孩子、过日子,和自己无关的事他们不关心也不愿参与。有些上年纪的老人受文革时代的影响较深,仍然比较崇拜毛某某。

我注意到农村的消息来源,主要是听广播和看电视,而这两样都是邪党控制的“喉舌”,也有少数人能看到卫星电视。那位在建筑工地打工的小表舅(69年生人),说他听人说过法轮功的事,他知道真善忍没什么不好。我用手提电脑给这位表舅播放了揭露自焚的录像,和法轮功学员在国外集体炼功的一些片断,表舅看后表示赞同录像中的分析,我顺势给他讲了三退的事,我问表舅是党员么?他说只入过团,我提出帮他化名退团,但这位表舅对退党退团保命的事仍然将信将疑,他坦言由于受“无神论”教育的缘故,他对有没有神并不在意。由于回乡仅两天,母亲还要去拜访其他亲戚,临走时,我见表舅仍在犹豫,就告诉他“不管怎样,请你记住真善忍好,法轮功是正的,你在心里向老天爷许个愿,退了团吧,这事对你有好处。”他听后点了点头。

离开农村后,我们到了市区,去拜访别的亲戚,有一位在当地政府宣传部任职的表亲,有些文化,他说,他办公室同事曾给他看过《转法轮》的书,表亲知道法轮功本身没什么不好,但他对那位给书的同事有看法,因为那位同事总是要求别人做到“真善忍”而自己却做不到,因此表亲误认为学大法的人“自私”;我告诉这位表亲,大法要求学员凡事向内找,修好自己,如果您这位同事的言行让您感觉到他自私,做不到“真善忍”,那说明他自身修得不够到位,仅仅是个人行为,他代表不了大法,也代表不了其他修炼法轮功的人”,表亲无语,见他表情若有所思,于是,我没再谈这个话题,转聊其他事,后来他在谈话中主动透露,法轮功并没有被政府正式定性为“×教”,他起初也知道这事是上边在搞政治斗争,维护执政地位,他心里也曾为法轮功鸣不平,但是随着一些真相资料和揭露“共产党”的宣传页不断被派发到他所在的部门,他反倒开始觉得反感了,他反而开始相信中宣部对各级政府宣传部门的内部宣传口径,称“法轮功在海外有极其严密的组织,比地下党要严密…”,这位表亲说他们(指海外法轮功)越这样搞越让常人觉得你们有目地……当然,我这位表亲的说法也许是他个人观点,不具普遍性,但是我听了他的话就在思考,我们大法弟子每个人不仅仅代表个人,我们的言行举止,在常人看来就是代表着大法在人间的整体形象和声誉!

在此我想给我们讲真相的同修们提个醒,我们需要考虑到常人的接受能力,常人不象我们这样了解大法,不象我们这样能够在明慧网上了解有许多同修遭受了非人的折磨、关押与迫害,所以,我们不能用千篇一律的方式发放真相资料,应该尽量多在客观角度组织发放真相材料,注意不要将具有较多个人感情色彩的,代替常人判断的,或带有诅咒政府等内容的文字资料发放给常人,尤其是有文化有一定判断力的常人,我们要起到客观公正的提供真相资料,引导他们逐步了解大法,了解真相,消除误解,从而更好地达到讲清真相的目地,才能真正救人。

以上是个人见解,不足之处,望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