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人心去救人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四月三日】我和“X马列”这个人十分熟悉。“X马列”称呼的由来,是因为他当党校校长几十年、办各级党、政机关干部理论培训班,讲马列邪恶主义、哲学、政治经济学,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等理论也几十年,所以每逢人们见到他时,都不叫他“校长”、而习惯的称呼他为“X马列”。那时他本人也十分认可,并以此感到自豪、有身价。

《九评共产党》一书发表后,在中国大陆掀起了三退(退党、退团、退队)的大潮后,不久的一天,我竟做了个梦,便与另一位熟悉“X马列”的同修说:“我昨天晚间做梦梦见了‘X马列’。我悟到是不是等我们去救他。”另一位同修说:“是应该去救他,我也想到了去救他,跟他讲真相,做三退,但一考虑到他那特殊的身份和职务,跟他讲能听吗?”听同修这么一说,我人心也返出来:也是。他被邪党毒害那么多年、受害那么深、政治敏感性又那么强、跟他讲真相、做三退,讲不好不但不会听,反而会说我们是搞政治、是反党,若真是这样,岂不是人没救成,反倒往下推了他。由于顾虑多、怕心重,就被障碍住了。所以几次想做都没有做。

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通过学习师父《对澳洲学员讲法》,我们俩深感救人的紧迫,又在一起切磋:我们和“X马列”都十分熟悉,他一定是我们救度的有缘人。要珍惜一个生命,那就是让他明白真相,退出中共才能保平安。我们是修炼人,其使命就是按师父要求的那样抓紧救人。可我们俩老是顾虑这、顾虑那的,都是人心,它是一切旧势力和邪恶因素阻碍众生得救的最大障碍。所以,要想把“X马列”这个有缘人救了,首先得从思想上、从法理上、从根本上否定旧势力和邪恶因素对救度众生,给我们自身所设的障碍和安排,彻底放下人心、人的观念,堂堂正正的前去“X马列”的家中,才能慈悲救人。于是,我们俩决定去他家一趟。

在去之前,我们俩做了周密的安排。先持续不断的在家发正念:彻底解体阻碍众生,包括“X马列”得救的一切旧势力和邪恶因素。请师父加持,让“X马列”明白真相;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退出中共。然后,又反复看和熟记一些真相资料。

在去的途中,我们俩还不断的用正念加强自身的空间场:请师父加持弟子,彻底解体另外空间破坏大法、阻碍正法,干扰我们去“X马列”家救人的一切黑手烂鬼、共产邪灵因素。

可能由于我们俩救人心切,到了地方,没有找到“X马列”家的门,我们俩便及时在附近一边向世人讲真相;一边调整救人的心态,并静心用正念求师父:一定能找到“X马列”的家。结果在往回返时,竟很顺利的就找到了“X马列”的家,还正好他一个人在家。

進屋后几句开头语,我便按事先的分工发正念,另一同修看了我一下,就开门见山的先讲起了“法轮大法好”;并由此引出江氏妒嫉迫害法轮功,制造“天安门自焚伪案”栽赃法轮功的真相;紧接着较详细的讲了“老南京的预言”:说过去南京城北有一个金川门。清末1907年动工的“宁省铁路”(俗称“小火车道”)是从下关至金川门入城的。当年修宁省铁路时,在金川门发生了一件奇事。

那年,修铁路的工人在金川门外挖沟渠泥至七尺深时,突然发现了一块长约六尺,宽四尺的石碑。人们把它上面的淤泥剥掉、洗净时发现那石碑其实是上下对和的两块石头。等工人们把这两块石头分开后,围观的众人惊讶的看到,里面的石面上刻有隶字道:“此路变成铁,大清江山灭”。果真1909年该铁路建成通车后没多久,辛亥革命就于1911年爆发了,大清王朝从此退出了历史的舞台,石碑上的预言真的应验了。

历史上,很多社会巨变发生之前,上天就用各种方式给人类以预示,这块石碑的出现就是如此。其实这样的预示征兆不仅古代有,今日也同样存在。2002年6月,在贵州平塘县掌布乡风景区内,人们发现一块藏字奇石,这块奇石上有一行天然形成的6个大字“中国共产党亡”,去那里考查的中科院地质学家们,都啧啧称奇,不予否认,认为这是上天之作。这块奇石被发现后,虽然官方报导一律只取前5个字,但是最后的“亡”字却清晰可见;最后同修又讲到了天要灭中共,退党保平安。

听我们这么一说,“X马列”一句不信的话都没有,很高兴的、爽快的同意退出了中共。并赞同的对我们俩说:“中共腐败而将‘亡’,这确实是天意呀。你们俩今天来的也是时候,若是明天来,我就出门了。”此时此刻,我们俩有说不出的高兴,齐声庆幸的说:“咱们真都是有缘那。”就这样我们离开了“X马列”的家。

在回来的路上,我们俩都谈到了此次“X马列”这么顺利的得救了,一个最深的体会:那就是因为彻底的放下了人心和人的观念,用正念纯净了自身的空间场,从而突破了旧势力和邪恶因素的安排和干扰。结果师父看到了我们俩那颗慈悲救人的心,帮我们俩做了。

一点体悟写出来,如有不妥,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