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人被关入监狱 这是什么世道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二日】河北省迁安市大法弟子杨占民、梁秀兰、邵连荣、李秀华、孙永生被非法关押在迁安市看守所已近一年了,已是严重超期羁押,但迁安国保大队“六一零”恶警仍继续执法犯法。

大法弟子杨占民、梁秀兰、邵连荣、李秀华、孙永生,都是亲朋、邻里、同事口中的好人,他们事事替人着想。他们的亲人都知道,他们能成为这样的好人,是因为他们修炼法轮大法

大法弟子杨占民

认识杨占民的人都知道,他曾沾染一些不良习性。一次他去赌钱,不到两个小时就输了八百元,他妻子就说他几句,他就把妻子从炕上拽到地上拳打脚踢,打的妻子三天不能下炕。而自从杨占民修炼了法轮功,他就象变了一个人,从前的坏习惯都去掉了,下班后,主动做饭,给妻子洗衣服,谁家有什么活,他都主动去给帮忙,对哥嫂就象对老母亲一样。

杨占民的老嫂子患直肠癌,她对人说:“我住院期间都是我小叔子照看我,他手里没钱,就借钱给我交住院费。我真不明白,现在我小叔子学好了,反而被抓进了牢房。这哪有我们老百姓说理的地方?如果现在我能动,我爬着也给我那小叔子送些好吃的东西去。”说到这,老泪纵横,再也说不出话来。

大法弟子梁秀兰

梁秀兰从前心直口快,得理不饶人。她丈夫是个警察,真象百姓说的顺口溜中的那号人,穿上警服去扫黄,脱下警服去嫖娼。因这事俩口子经常吵架。自从梁秀兰学了法轮功后,她用“真善忍”严格要求自己,不但不和丈夫吵了,还耐心的给他讲做人的最基本的道理。

几年前,她丈夫得了脑血栓,很长时间瘫痪在床,梁秀兰承担起了家里、家外的一切事情,从不说苦和累,在她的精心照顾下,丈夫的病情得到了好转。她丈夫说:“从前我对不起秀兰,现在我这样子,她不但能原谅我,而且对我还特别好,现在我不能上班了,只靠秀兰一人的工资,女儿还在上高中,生活条件不宽裕,我家的剩菜剩饭都是秀兰吃,给我们做新饭,没有冷饭,她就做两样,给我们做大米饭、炒肉、烧排骨,她却吃小米饭、粟米饭等,都是从她娘家拿来的粗粮。只要我说看电视,她就立刻就把我扶到电视前的座椅上,一切事情都为我考虑。”

“去年,因为我们秀兰发放大法真相救人,被我们同行的恶警们抓进去后,对她收拾的可狠了,几个人拿电棍电她,而且隐私处他们也电,他们都不看在我的份上,看来共产党真是卸磨杀驴呀。”

单位的同事对梁秀兰的评价很好:“她平时总是笑哈哈的,我们办公室的卫生都是她打扫,垃圾桶她倒,我们谁都跟她合的来。”

大法弟子邵连荣

邵连荣修大法之前,别人都说她特别尖,事事占尖,得理不饶人,经常和妯娌、婆婆吵嘴,更埋怨自己丈夫太老实。

自从邵连荣修炼大法以后,她事事都为别人着想,从此家庭变得和睦了。当她妯娌得癌症时,她就主动照顾老婆婆、小叔子、侄子、侄女,还伺候妯娌。她这样做妯娌不但不说她好,反而问她:“你对我们家这么好,是不是你和我丈夫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邵连荣根本不把这些话放在心上,依旧按照“真善忍“的法理严格要求自己。对待他们一如既往。

还有一件事发生在几年前,邵连荣骑着一辆自行车买菜回来,突然来了一辆八轮车朝她压过去,当时马路边的人都惊呆了,只见她从地上爬起来后,连块皮都没破,只是自行车折了两根辐条,她一分钱也没要司机的,就让司机走了。

大法弟子李秀华

李秀华曾得过乳腺增生,半身麻木,而且脾气不好,经常和婆婆吵架,为人处事不实在,人称外号“假大棒子”。

一位本村百姓说:“自从李秀华学了法轮大法后,不但有了一个健康的身体,而且为人处事也变得实在了,谁家有困难她就主动去帮忙。在家里,更是个贤妻良母,就拿她瘫痪在床的婆婆来说,她经常用热毛巾给婆婆擦身子,婆婆想吃什么她就给做些什么,从不惹婆婆生气。象这样的好人,却被抓走了一年多了。她婆婆想她时,经常叫她的名字。李秀华的丈夫孙永生也因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关押。前几天她婆婆死了,村干部去看守所要人,让李秀华回来给婆婆办理丧事。结果没要着,恶警只让她丈夫孙永生回来一小时,就又带走了。这哪还有人性啊!”

大法弟子孙永生

孙永生原是一个建筑小包工头,人很精明。他亲眼目睹了妻子学法轮功后的变化,他也开始学大法,刚炼时间不长,师父就给他净化身体,腰腿痛的老病根没有了。孙永生学大法后为人处事变得实在了,不管承包的工程款到不到位,宁可先支取自家的存款,也从不拖欠工人的工钱。

一位司机说:“零七年的一天,我开车拐弯,把孙永生连人带摩托车一起撞倒了,我当时说把他送医院检查一下,他说:没事,你给我送家去就行。我怕他记住我的车牌号,过后讹我,我就强迫把他送医院去了,结果脚骨折了,医生让他住院,他不住,还是让我把他送回家,说养些日子就会好的。他说:因为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我不会讹你的。虽然他的语气很善良,但我也不相信他,当时我就让他写保证,签了字。通过这件事,我才知道炼法轮功的人真的这么好,江氏流氓集团是在愚弄百姓,欺骗百姓。”

大法弟子用“真善忍”法理要求自己,时时处处为别人着想,这在物欲横流、人人为敌的社会,极为难得。而这样的好人都被关入监狱,这个世道能长久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