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持讲真相,救众生,全盘否定旧势力安排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二日】

一、做一个合格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徒

首先感谢师父从地狱里把我捞出来,我无法用文字表达对师父的感激之情;其次感谢明慧网上发表文章的同修,这些年就是在看同修的心得体会中提高的。

师父在《转法轮》中要求放下一切心,我一直想把自己多年的修炼心得写出来,可我是文盲,由于文化水平低,提笔忘字,多次想写也没有写成,求同修给写,同修太忙,只好作罢,只有更加努力去讲真相救人,来弥补自己的缺憾。现在看到正法進程接近尾声,我迫切想把自己的修炼经历写出来,供同修借鉴,也向师父交一份满意的答卷。

我是一九九五年得法的,当时在老虎滩工地带工人干活,看到有炼法轮功的,就觉的好,跟着学了三天,因工作需要,调换了工地。当时只看了《中国法轮功》(修订本),许多法理没有认识到,还没下决心修,只知道好,更不知道去洪法。那时我有骨质增生,还有肾结石尿血,胆囊炎等,满身是病。

一九九六年,我被车撞了,去医院检查,撞的伤不重,却意外的发现颅内有三个瘤,那时,我才四十多岁。在医院凉台上我想,我们哥四个我排行老三,看来要先走了,心里一阵悲伤。忽然想起《中国法轮功》(修订本),书中讲到“不在五行中,走出三界外”, 法轮功是性命双修功法,我这不是有出路了吗?不用等死!只要修炼法轮功就行!三天后就出院了,因为我这病医院治不了。回家修炼才是出路。

回家后,我学法炼功,这回是下决心修了。此念一出,领导就安排我到了新工地,我就打听哪有炼法轮功的。有人告诉我,工地大厅里就有。我就去跟着学了,三天后,我觉的小腹处有轮旋转,不久就看到到处都是小轮在飞舞,还觉的吸烟恶心,酒不喝,也想不起来了。再学法就觉着困,昏睡了一周,就象师父讲法中讲的调整大脑有病的人進入麻醉状态那样。

一周后,我觉的自己象换了一个人一样,我到铁道学院那里的炼功点去炼功,我又出现了拉脓便,来便急,次数多,说便就便。有一次来不及上厕所,都拉裤筒子里了,当时坚持不去医院。所有的病都不药而愈了。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我与其他同修一起到市政府为大法请愿,说公道话。觉的师父救了我,把我的病治好了,我不能对不起师父。当时警察打人,打倒了很多人,我就喊:“警察打人啦!不准打人!”我也被他们抓到了派出所,我坚持不登记,晚上警察无奈就放我回家了。

后来悟到应该到北京上访,就于一九九九年九月的一天,我去了北京为大法请愿。可是心思没有完全用在为大法上,去北京还特意去天安门门洞看看,来对照师父讲玄关设位讲到的天安门洞是不是“前面有两扇门,后面有两扇门”。回来还告诉同修“北京天安门门洞后面没有门”。

“不知道高层次中的法就没有法修;没有向内去修,不修炼心性不长功。就这两个原因。”(《转法轮》)现在体会到我们每做一件事都是悟到法理后的升华,学法不是在抠字眼。

二零零零年,我与同修一起去张贴真相传单,由于不理性,专在大街上贴,专找亮的地方贴,挨排贴。被人发现了,还“堂堂正正”的承认“是我干的”,“我们不跑,等警车来。”顺从邪恶,被绑架到了姚家看守所。由于法理不清,认为“越吃苦,果位越高”,“监狱是修炼的好地方”,根本没想早点出来,后来被非法教养了三年。还觉的这回上层次了。

在大连教养所,看到有的保外就医的学员又主动回到教养所还非常佩服,认为这才是修的好。在大连教养所里,我受到了残酷的迫害,躺“死人床”二十三天。(“死人床”是酷刑的一种,明慧网以前有介绍,那是只有巴掌宽的一块木板,躺上去,把人的四肢呈大字形固定在“床”的四角,躺“死人床”非常痛苦,痛不欲生。恶警却给我戴上拳击帽,不让我撞头而死,求生不能,求死不可。)

我坚决不“转化”,后来又被绑架到了关山子教养所。关山子教养所有个叫张帆的“大夫”积极做“转化”。我对他说:“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我原有骨质增生、肾结石、胆囊炎,还有三个脑瘤,修大法都好了,这是事实,我能骂救命恩人吗?假如你张大夫有我这些病,医生给你治好了,你怎么能反过来再骂那医生?!你说这还有人味吗?”

我是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从劳教所出来的,整天都想正法的事。由于邪党残酷迫害,妻子有怕心,阻拦我证实法,一直没做好。我一直想多做点证实法的事,二零零四年一月份,妻子回娘家,我趁此机会,约同修甲上农村去发真相材料,准备大干一场,这一次我是背着妻子去的,就这样我们带上了三大包的真相材料出发了。因为我是男的,甲同修是女的,为使同修少出力,所带的一切都是我拿着,同修甲带的一个苹果,也装在我的衣兜里。那天我们从下午四点开始发材料,同修甲先拿少数材料去发,然后再回我这拿。在发的过程中,同修甲把脚扭了,不能走,就藏到苞米垛后面,躲着人。我俩联系不上,走散了。

我找不着甲同修特别着急,人没了,回去怎么交待?这时警车乱窜怎么办?人找不着,把材料扔到草垛里?不行!这是大法弟子的钱啊,不能这样的白白扔了。拎着这么些材料找人,不方便,我就把真相材料放在一座桥墩下隐蔽的地方,再去找同修。找过一阵,还是没找到。这时我急哭了,感到自己无能,保护不了同修。想起了师父,求师父保护同修平安。同修一定没事。

我牙一咬,心一横,不等同修了,一个人发真相材料!我把棉袄上的帽子从头上往后一推,就一溜小跑的挨家发材料,整个村子发完了,还剩很多材料,怎么办?发下一个村子!由于跑的急,我身上穿上的棉袄都被汗水浸透了,我感到上气不接下气,又渴又累,想喝水,又没有。天气很冷,风刮到脸上象刀割一般。看看还剩大多数材料没发,就接着往前走换个地方,继续发。前面出现一个大村子,足有千余户,又挨家发。我正从一家门上面往里放材料,却正放到了主人的头上,(因为人在里面,我在外面看不见)他马上问谁,我没吱声,转身到另一家去。那人马上出来了,我转回身和他正碰对面。他顺手捣我一拳,我嘻嘻一笑,没动。他却退了三步,我上前三步,他又捣我一拳,我又嘻嘻一笑,还不说话。他又退了三步。他后退,我就前進,他越来越没劲,就扭头走了。这是师父在点化我要理智,不能直截了当回答“我是法轮功”。因为我是来救他的,那时,邪恶还很猖獗,一旦他举报,就害了他。这么大的村子里,所有的真相材料都是我发的,不便明说。只好不吱声,只是对他笑。

一个村子接着一个村子的发,不知走过多少村子,就这样,一夜都没闲着,直到发完所有的真相材料。我如释重负,身上一点力气也没有了,就盘腿、立掌发正念,请师父加持。正在这时,手却碰到我给同修带的苹果,就拿出来,啃点已冻的梆梆硬的苹果,解解渴。看看表已经是早上五点多钟了,再看看四周,原来已到了某某地,没想到我一宿已走了七、八十公里路。

歇了一会,有了点力气,我就往回返……回到市里我不顾劳累,就直接去了同修甲家,看到她已回到家,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 ,可看到她脚脖子肿的象牛腿一般,心里又一阵凄凉……

二零零七年,我儿子结婚,我想趁这机会在宴席上证实法救度众生。结婚之前,家人就请人把稿写好了,叫我背,我没背,就准备讲真相,证实法。婚礼那天,当轮到我发言的时候,我对大家说:“感谢亲朋好友来参加我儿子和儿媳的婚礼,同时也感谢酒店的经理,给我们提供了这么好的场地。今天我特别高兴,也特别激动,因为我等到了这个大喜的日子。我曾经是被医院判过死刑的人,医院检查为脑瘤。后来经朋友介绍修炼了法轮大法,是法轮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没有大法,就没有我今天,更不用说在这里为我儿子、儿媳妇举行婚礼。今天所有来参加婚礼的亲朋好友,大家都是缘份。在座的不知道有没有修大法的,如果是有真修大法的,一定要好好修炼下去,不要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如果没有修炼大法的,就请您记住‘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他比任何礼物都珍贵,最后祝所有参加婚礼的亲朋好友,万事如意,事事平安,每个人都有一个美好的未来!”刚说完,全场数百人掌声雷动,都叫好。

二、走出来抓紧时间救人

讲真相时间短,还没走出来的,还在流离失所的同修,天门已经开了,天鼓已经响了,赶快跟师父回家吧。

那些走近我们,我们却没有救下来的生命,将被毁掉,因为他们中了“邪党”的毒了。我们现在就是在为众生“解毒”,“解毒”的药方就是真相、“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

首先我们的心里要慈悲,要有强烈的救人的急迫感。出门见到人我就打招呼,然后就说:“你看这灾难一个接一个,祝你永远幸福平安!”人没有盼自己早死的,就会说:“谢谢!”(这里要稍等,等他说完)我顺势说:“不要谢我,就谢谢救命的九个字:‘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这时一定要严密观察对方的反应,用心体会听者的心理变化。发正念清除对方背后的邪恶。

因为大陆人受邪党毒害太深,特别是“天安门自焚事件”的毒害,这个毒素一遇到“法轮大法”就要发作,人就不敢念“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只要对方没马上赞同,就要立即把下一句话跟上:“平心而论,您说人气管切开还能不能说话?”立即跟上这句话,目地是不给毒素发作的机会。那人一定说:“不能。”(这是常识,小学生都知道)我就赞美他:“真聪明!”然后接着说:“‘天安门自焚事件‘中刘思影气管切开了不仅能说话,还能唱歌。你说咋回事?”

对方此刻就迷惘了。我就借机说:“那是蛤蟆精和罗干合伙花钱雇人拍的小品啊!是假的啊!参加的人可能都被杀死了,到现在一个都没露面。连那个导演陈虻都遭恶报死了!看没看见,罗京都得肺癌了。这是遭恶报了。”

看看对方的反应,如果还不解渴,可继续说:“你再想想,烧伤了,到医院不都罩玻璃房子里吗?有象打石膏那样包的严严实实的吗?那不都臭了吗?”根据形势、时间长短揭露恶党“天安门自焚”谎言。破除了“天安门自焚事件”的毒素,人就清醒了,只要听的人赞同了 “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 这九个字,他就被救了。

我把接触到的人分为老、中、少三类。对老人讲土改、“三反”、“五反”、“反右”、肃反、“四清”、“文化大革命”,各次运动使中国三分之二的人受到迫害,死亡人数超过八千万。对中青年人讲“六四”、迫害法轮功, 假烟、假酒、毒奶粉……。“蚁力神”三千八百亿坑苦了老百姓。对小孩子讲手足口病。趁小学生放学的时候,见小学生就讲:“大孙子啊,老师没告诉你防手足口病的方法?”

“告诉了,洗手,刷牙。”

“那我们天天不都洗手刷牙吗?这办法防不住。爷爷告诉你一个办法最管用,记住‘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这救命的九个字,没事就默念,就好使。”

如果小孩不接受,就是恶党毒素在作怪,从小孩眼神中就可看的出来。就紧接着再说:“大孙子又精又灵,爷爷考考你,人气管切开了还能不能说话?”

小孩单纯,一定说不能,就赶快赞美他:“宝宝就是聪明,学习一定好。‘天安门自焚‘中的刘思影气管切开了不仅能说话,还能唱歌,那是假的啊,是骗人的,是江泽民和罗干花钱雇人导演的,在国际上都被揭露了。”接着说:“你再想想,王進东脸都烧焦了,头发没着,装汽油的雪碧瓶没着,这可能吗?”这样一讲就把恶党灌输的毒素化解了。接着说:“爷爷喜欢你,把‘少先队’退了吧!这样就安全了。”一般小孩都同意退。

我在讲真相过程中,修去了很多东西,首先是怕心。你怕什么?你是神,在做最正的事,谁敢来干扰?

救人的事从旧宇宙的理来看也是对的,讲真相是最安全的。我讲真相,这么多年,只有一个人要举报我,最后我讲:“这年头有骗吃骗喝的,还有骗你让你好的吗?我不求你一分钱回报,就希望你平平安安。”那人也就消停了,这给了我一个教训。回想一下,那个人说要举报之前,人家已经问了我十多次干什么?我反复说是“退党,退团,退队保平安”没有注意到他已经反感了,接受不了了。我已经在开始往下推人家了。

真正的发自内心救人,人就感受到了,讲一个退一个,救人急,饭不吃、觉不睡也得出来救人,我经常吃不上饭,有时忙到晚上十点,甚至十一点才回家。

短的半分钟就“三退”了,长的讲了三个小时才明白真相,心服口服。我们做的好,人家就接受,效果就会好。我认为众生都可救,不是人难救,是我们的慈悲不够,做的不好,才没把人救下来。

邪党干的坏事太多了,所有的题材都可以作为讲真相的话题。先搭话,搭完话就直奔主题,不绕圈子。越是下雨坏天,越容易讲,越是“敏感”日期越有话说。

一个修炼人,一定要把法摆在第一位,才能坚定的走下去。

救人是当务之急,是最重要的事,必须是全身心的投入才能做好的,才能收到比较好的效果。

随着救人能力的提高,经验的丰富,我越来越感到,不是世人难救,是我们没有用心,没有全身心的投入,才没收到好的效果。只要我们用心去做,奇迹就出现了。救人没有固定套路,没有固定说辞,都是随机而行的。世人脑子转的再快,能有我们转的快吗?我们有法轮,转的最快。当我圆容了,人们就自然而然的接受了,说什么他都接受,说什么他都点头,讲完了他还要我再讲点,反复的说谢谢。

我悟到了师父看护了我们亿万年,为我们花费了无数心血,就等着让我们今天能走出来救度众生。其实一切都是师父在做,我们只不过是在表面空间“跑跑腿,动动嘴”。而在这“跑跑腿,动动嘴”的过程中,还是在师父的看护下完成的。这就成就了我们的威德了,都记到了我们的功劳簿上了。

“养兵千日,用兵一时”,慈悲伟大的师尊在宇宙大穹即将坏灭之际为我们、为众生承受着一切,把时间推快,让我们有机会讲真相,唤醒沉睡的生命。而我们都是发过誓,要在这时随师正法来的。现在不走出来,还在家里所谓“坚定实修”的学员,就是在走旧势力安排的路,就会在正法结束时,随旧宇宙大穹解体!

那些只想从大法中获取,而不愿为大法付出的生命是最坏的生命。谁也不心甘情愿的做最坏的生命,是旧势力、人的观念、懒惰、求安逸心、怕心等不好的因素在往下拉,让你走不出来。

救度世人重过程,不重结果,不求数量。

当我迎面碰到一个人,想上前去讲真相救他。可我心里却又翻出一个念头,想“这个人恐怕不能接受,看看那个人还差不多”;“跟这个人搭不上话,再找机会跟那个人讲”。这就是干扰。机会就这样一次次的被错过了,不会再找回来了,耽误了伟大师尊的苦心安排。

其实现在我们只要走出门,见到的所有的人,都是在师尊的安排下来到我们身边的,他们明白的那一面都是一直渴望被救度的生命。只要上前去讲,不管听的人接没接受,都已经起到了证实法的作用,就是在救度众生!“任何一种东西能够在这个世间上立足,能站的住,能够成立起来,都必须有一个关键的原因,就是它必须在这个空间中形成一个场,而这个场是物质存在的。你比如说宗教,能够建立起来,是因为在很多人相信的过程当中,坚信中谈论、崇拜等方式形成的一个环境。这个环境同时反过来也在维护着这个宗教。”(《欧洲法会讲法》)只要讲就是在布正法的场,当然我们讲真相要按对方的口味去讲,按对方的“病情”下药。

要想讲好真相,救度被毒害的世人,法理得清,参加集体学法小组是跟上正法進程的最好办法。

我地区近期一些学员不断出事,被邪恶绑架、关押、判刑。我们的同修也多次组织大法弟子去看守所、派出所、法院去发正念,我也去过多次。效果并不理想。出事的同修多数也出来讲真相、发材料,他们被绑架给还没走出来的学员造成了负面影响。

我们不是在反迫害中修炼,我们要归正一切,我们不应该被邪恶牵着鼻子走。我们这里出现的这些问题是因为我们整体有漏,有漏在讲真相广度和深度不够。讲了多年真相,我只碰到过一个人跟我讲真相,还绕来绕去的讲,讲了五、六分钟还没有讲到“三退”和“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这个主题上。

如果我们大法弟子都走出来正念十足的全身心的讲真相,邪恶就会自灭,形势就会变好。

走在神的路上的人,就是有别于常人,是随着正法進程不同,不断的走出来,不断的突破自我,做着与常人不一样的事。现在世人都在抓钱,我们却站在街头做着出力却不见常人中回报的“傻事”。

讲真相救人不是讲道理把人讲服的,是我们的善心、慈悲心到了那个境界把人感动了,当我让人感到了我真的是在为他好的时候,他就感动了。当我在车站上,面对着来来往往的人说:“‘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你看这一个又一个灾难,还有更多的灾难在后面了。我不图一分钱回报,真希望你能平安度过劫难。”世人感受到了我的善心,多数人都接受了。

能讲好真相,救好人,是境界的体现,是思想升华的结果。这不同于以往任何事情。我发新年晚会光盘很多都是面对面发到常人手中的,接受的人,都是听清了真相,我把真相光盘作为礼物送给他。

揭露恶党邪恶,讲大法好,三退,发光盘,一气呵成最好。

我再次提醒大家,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是在天上发过誓要助师世间正法来的,也就是在这旧宇宙即将解体之际唤醒世人,也就是那些我们久远年代以前的亲人或是我们的有缘人,跟师父一起回归天国世界。发过的誓可不是说着玩的,也不是说现在不记的了就可以不兑现的。

如果我们不能完成救度众生这个使命,就辜负了师父亿万年的看护,这欠下的“债”也要在正法结束时清算。那些学了大法,目前还不走出来救度众生的学员,也是极其危险的。没有付出就没有获得,一味的在家里学法、炼功的学员,恐怕连等待被救度的世人还不如,在正法结束时很可能就被淘汰了。现在我身边就有好多在家“坚定实修” 而不走出来的学员,被邪恶迫害的双目失明,有的被迫害的瘫痪在床,有的甚至被夺去了生命。还以为是消“病业”。

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如果在正法时期不能走出来救人,就不能称其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就没走师父安排的路,就一定是在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就会遭到旧势力的迫害,迫害的方式不单单是被抓走,被非法关押。家庭矛盾,经济危机,身体不适,甚至被夺去生命,都是旧势力的黑手在背后干的,是它们抓住了学员没走出来救人的把柄在迫害。我们有求安逸之心时,常常让我们自觉不自觉的顺应了旧势力的安排。同修们走出来,投入到救人的大潮中吧!

我啰啰嗦嗦说了这么多不是为了表白自己,而是看到目前还有很多同修在讲真相救人过程中不知所措,效率不高,我把自己的经历讲出来,就是想抛砖引玉,供同修借鉴,让同修少走弯路。因我文化不高,学法不深,水平有限,不当之处,还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