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遥知马力 日久见真金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三日】从一九九二年说起,得法、修炼、经受迫害,在反迫害中维护法、证实法、救度众生。我们在恩师的慈悲救度与引领护佑下一路走来,时至今日已進入第十七个年头了。在这惊心动魄、触及函盖满苍宇的正法進程中,为了拯救宇宙所有的生命、为了众生今后的美好,我们慈悲伟大的恩师,不但为所有众生独自承担了一切,而且为所有的生命也几乎付出了自己的一切!在这宇宙旧势力所设的巨难中,大法弟子虽然走过来了,而为此承担和付出无限的恩师的身体也因为保护我们而受到了不应有的伤害。如今,大法弟子成熟了,也将要圆满了,可是,为此操尽了心的恩师的头发也白了许多,而且至今仍在为众生的得度得救和我们大法弟子的圆满不停的操劳着。

如今,那些紧随恩师一直走在正法進程最前面的同修,都在利用和抓紧这最后的机会抢人、救人、奋力精進、无怨无悔!这种无私无我的正法大觉的风范,撼天动地、令人震撼!然而,在这相对艰苦且漫长的魔炼与考验中,一些人却从中逐渐的消退了以往那精進的意志、渐渐的离法越来越远,离人越来越近,从而变的懈怠、放松甚至是麻木,有的变的消极,有的产生了怨气,甚至有的走到了危险的边缘。

越到最后要求越高,越到最后各种考验、各种因素的干扰也多。不完全在法上、不理智清醒正念十足的对待一切都不行。路遥知马力,日久见真金,大浪淘沙,心一变就完,这是一定的。目前,大家都在为回报恩师、回报大法、履行誓约奋力精進抢人救人。在这最后阶段,在这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圆满归位的时日越来越近的当口,同在一部大法中修炼又同处于邪恶旧势力的干扰迫害之中维护法、证实法、救度众生的大法弟子来讲,为什么有的人到这会儿就不行了呢?!从表现形式上看,好象是旧势力邪恶因素的干扰、迫害,甚至是所谓的考验淘汰人,但实际上,无一不是自己不精進、不争气的自我掉队和自我淘汰。越到最后要求越高,任何一颗人心的执著,都是拖住我们不能精進甚至掉下去以致走向反面的因素;越到最后穷途末路、淘汰在即的旧势力等邪恶因素也许会拼尽一切不择手段的钻空子、拖住、拉下甚至是毁掉那些不在法上、不在正法的路上、人心重、执著多的学员。

有的同修由于长期不能在法上认识法,对修炼和正法的事也一直是在用人心衡量和用人心看待。一边抓着人不放,一边又抓着神不放。时间一长,如今对法越来越不坚定、越来越似是而非。有的同修从以前的全心全意用心做师尊要求的“三件事”,逐渐变成了走形式和走过场,明显的放松懈怠和用心不足,以致后来离法越来越远、离人越来越近。随之,师尊要求的“三件事”也越做越少,再往后,即便做也变成了敷衍了事、心不在焉了。这不危险吗?还有的人居然说:“如再不结束,国内的好多大法弟子会被毁的!”这如此不在法上的认识与消极怨言的背后,掩盖着多少执著、怕心和人情的执著啊。这象一个正法时期伟大的修炼者讲的话呀?还有的人认为迫害这么多年结束无期、共产党也没倒,冲刺多年那颗紧绷的心,实在熬不下去了,开始逐渐松懈了下来,从而不知不觉的远离了修炼和正法的行列,贪图安逸开始重温常人的生活。还有的人,认为这么多年干的差不多了,反正现在已经到了最后的最后,一切都定了,精不精進没什么太大关系了,干脆彻底放松等结束、等圆满了。更有甚者由于各种怕心或人情的执著,一直没有走出来或走过弯路、干过错事,一直没有勇气及时纠正改过尽快追上来,反而寻找或借助各种原因掩盖自己的怕心、加持自己的执著。时至今日也知道时间不多了,与其他同修拉开的差距也太大了,但不是勇猛精進、奋起直追,而是用牢骚和怨气,掩盖自己的怕心和执著,不想、不谈也不愿明白是自己的执著和怕心造成的这一切,更不为自己的以后着想,就这么麻木的活着。当然,还有这样想的、还有那样看的,诸如此类、凡此种种,却不知这其中都是最要命的执著、最后的考试、最后的考验和邪恶誓拉其陪葬的种种诱惑和陷阱。

正法又是极其严肃的,在艰难的修炼和伟大的正法、救度众生的路上,不但千妖设难万魔拦,而且,旧宇宙的各种因素以及各种人情的牵扯、缠绕、羁绊再加上旧势力的干扰、拖拽以及我们自身的各种人心的执著,都是使我们不能精進、甚至是修不成或掉下去的危险因素。一旦离开法、一旦松懈了精進的意志或落入世俗容于常人,那是极其危险极其危险的,万古机缘一过,真相一显,那是永远永远都无法再弥补的啊。我们是大法弟子,顾名思义,如果我们的心、思想以及头脑中不时时装着大法、不用大法来充实自己,行为上不时时处处用大法来对照和衡量、不用大法来指导自己,那我们不但将什么都不是,而且还是极其危险的。我们一定要时时刻刻的警觉和提醒自己,我们的思想或头脑中凡是出现不符合真、善、忍的要求的东西,哪怕是一个非常隐晦的苗头,都要及时的排斥或清除掉,决不能让它影响到我们的正念或行为,即便它表现的再隐晦、再执著、再强烈都千万不要把它当成是自己,更不能顺着它走,一定要清醒的知道,那绝不是我们真正的自己,除了执著和魔的干扰、诱惑以外没有别的。因此,我们决不能放过自己的任何一思一念。

我们能由恩师和大法亲自救度,并能随师正法、救度众生、助师世间行,对一个生命来讲,那是何等的万般荣耀、又是何等的殊胜伟大啊。我们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不但荣耀大,那责任、义务和存在的意义也都是明摆着的。如不能起到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作用,不能兑现我们史前自己定下的誓约,恩师为救度我们吃了无数的苦,又为我们承担和付出了那么多到底为什么呢?意义又何在呢?要我等做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还有何用呢?所以,要说为何还不结束、要说这、要说那、倒不如问问我们自己。师尊说:“大法弟子的伟大是和宇宙正法连系起来的,你们最大的使命就是维护法。”(《各地讲法二》〈美国佛罗里达法会讲法〉)

慈悲伟大的师父,为我们所有大法弟子、为所有的众生、为所有的生命,为什么吃那么大的苦、遭那么大的罪,承担和付出了那么多?不就是为了我们大法弟子的圆满、为所有众生的得度得救,为今后所有的生命和整个宇宙的美好吗!可是时至今日,仍有相当数量的众生还未得度得救,如何圆满、又如何结束?更何况,我们其中仍有一些人到今天为止还没走出来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如何圆满又如何结束?!师尊讲:“大法弟子的修炼是为了在证实法中圆满,但是作为大法弟子来讲,你们也在救度着众生,使更多的生命在这次正法中能够得度、得救。”(《各地讲法六》〈二零零四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对照一下,我们自己符合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标准吗?走了自己证实法的路了吗?兑现了我们史前定下的誓约了吗?达到师尊对我们的要求和期盼做到问心无愧了吗?!

我们从法中了解到,目前人类社会中的人,没有一个是简简单单的,许多都是从上界下来的高层生命。而且这其中还有许多人在下来之前明知恶世中的险恶,却敢冒着天胆下来,他们坚信师尊和大法一定有办法在末劫中救了他们。师尊说这些生命的行为本身就是对师对法的坚信,就是在证实法。这些生命值得度值得救,而且也一定要救他们。而且还有其他有缘和应该救应该度的生命,也都在等待着我们大法弟子的福音和善言。我们作为这些生命得度得救的唯一和仅有的希望的大法弟子来讲,如果我们不做或做不好,这些本应得度得救的生命都将彻底销毁永远的不存在了。那将是天大和永远的哀痛!这其中无疑有我们大法弟子的责任和罪过,尤其是那些没做好的。既然我们是修善和讲慈悲的,面对这些迷在常人之中又被中共邪恶宣传欺骗蒙蔽且危在旦夕、急需救度的生命;面对我们史前定下的誓约和救度众生的洪誓大愿;面对我们这无可推托又不可替代的重大历史责任和历史使命;面对我们是这些可贵生命的唯一和仅有的希望与他们的急切期盼;面对为众生几乎付出了自己的一切和为我们吃了无数的苦、救度我们的尊师仍在为我们和所有的众生的得度得救操劳着;面对迫害大法毒害众生的邪恶还仍未除尽、大法和大法弟子仍在受难当中的这种邪恶环境,从哪一方面讲,我们都没有任何资格和颜面、也没有任何理由懈怠片刻或奢想个人的圆满走人,更不应置危难中的无数众生于不顾而躲避、退缩或贪图个人的安逸。

大家都知道,随师正法、助师世间行、救度众生的只有我们大法弟子(当然实质和根本上的救度是师父在做),那目前人世间的许多问题一定与我们大法弟子有关,其中包括结束时间的问题。大家知道,自从一九九九年中共打压迫害我们和我们大法弟子讲真相、反迫害、救众生至今,已是第十个年头,眼看快整满十年了。我们可以这样推想一下:我们不多算,只以一亿大法弟子为基数做比喻。如果我们每个大法弟子讲真相、发光碟等讲真相资料,不多算,只按每人每年讲到或传给十个人计算,那一年就是十亿人,十年就是一百亿人。如是这样,全球七十亿人,现在不但全都了解了真相,仅我们中国大陆一亿多大法弟子所做,就早已使这十几亿中国人重复了解真相多少回了。如是这样,正法形势也绝不会象今天这样艰难,也许根本就不存在今天有人所提出的“何时结束”和“为何不结束”的问题了,可能早在多少年前就结束了。何况全世界大法弟子还不止是一亿人呢。可时至今日还仍有相当巨大的人群还没看过、听过或以其它形式的了解真相从而仍未得救、得度或仍未有机会选择未来、摆放位置。这样说来,目前仍有许多该救度的还没有救度、该给机会的还没给机会,面对这种情况如何结束、又怎么结束呢?这还不是我们大法弟子自己的问题吗?

从另一角度讲,如今之所以形成这种状态,与我们那些时至今日仍躲在家中没走出来和悠悠荡荡太不精進、无视自己的史前誓约、无视我们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责任和使命的那些人是不是有很大关系呢?另一方面,一旦结束,这些人本身又将如何呢?往哪摆呢?不要说该完成的历史使命没有完成,该救度的人没有救度,就是自身的所谓前途可能都谈不上啊,如果是这样,师父不是还在等着这一部份人赶快觉醒、觉悟,赶快追上正法的步伐,尽快弥补自己的过失与不足、赶快履行自己的誓约,从而一等再等所导致的时至今日还仍未结束的又一原因吗?

其实大家都能看到或知道在我们之中确有这样的情况和这样的人,在今天抢人救人每分每秒都值千金、值万金,任何一种救人的方式都非常重要、非常珍贵的关键时刻,许多大法弟子不但身兼多个项目、甚至忙的有时吃不上饭、睡不上觉的情况下,而有些人却长期或常年都没有一个相对稳定、持久和切实可行的证实法、讲真相等救人的项目或事情做。也有的同修即便做,也只是蜻蜓点水意思意思,或只做门面上的那点事。还有的人由于自己的怕心和各种人心、人情的执著,不但一直正念不起来,而且时间长了习惯成自然,如今就连证实法、救度众生这方面的意识都一点没有了。说实在的,那不但对不起苦苦救度我们的恩师和大法,也对不起本应自己救度的众生、同时也对不起自己,这种行为的本身,其实也是有罪的。我们是亿万年前就定下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我们是恩师和大法亲自救度的真正受益人,那我们兑现了我们史前的誓约、证实法、救度众生、助师世间行了吗?我们走了自己证实法的路了吗?与那些做的好的精進的同修相比,我们真的就因为这早该去掉的各种怕心等人心的执著而痛失这稍纵即逝的万古机缘,甚至把自己拖垮拖死以致毁了自己的一切吗?!同学一部法、同在一个环境下,别的学员行我们为什么就不行呢?!修炼有结束的那一天、正法有结束的那一天,而现在已经到最后的最后了,你立下的史前誓约、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责任、使命、你的修炼、你能不能圆满、你的未来,你真的就不想吗?!

我们从法中认识到:以前的生命是为私为我的,今后的生命是不执我的,是完全为他的,即便哪天正法结束我们修炼圆满了,那也一定如师尊所说的“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精進要旨》〈佛性无漏〉)。不放下私我、不真正为那些仍未得度得救的众生着想,没有一颗回报恩师、回报大法的心、不在这最后的关键时刻倾全力而为、奋力抢人救人,那这最后的路是很难走好或很难走过去的,因为那就是无私无我的正法正觉之路。大浪淘沙,这是一定的。在这最后的阶段,疑师疑法不坚定者走不过去;不清醒理智、不完全在法上走不过去;认不清、察觉不到邪恶的干扰找不到自己走不过去;麻木不仁、懈怠了精進的步伐、常人心重、责任意识不强走不过去等等。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