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被中共的“政治”给欺骗了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三日】 中国古代的“政”和“治”,与今天的“政治”一词有着根本不同的内涵和意义,也与西方古代“政治”一词的涵义有着不同。近代由西方传入中国的“政治”一词,在翻译时,盗用了中国古文化中的政治一词。而中共暴政的“政治”则是马列邪恶主义暴力革命、残酷斗争的理论,是中共抢夺政权、残害人类的理论遮羞布,是打压异己的大棒,是怕暴露其邪恶本质从而制造出来的愚弄民众、欺骗民众的幌子。

正本清源,揭露中共愚弄民众之手段,还原政治之本义,去除被邪党文化灌输的毒素,是本文的中心主题。

一、中国古代

中国先秦诸子也使用过“政治”一词。《尚书•毕命》有“道洽政治,泽润生民”;《周礼•地官•遂人》有“掌其政治禁令”。但在更多的情况下是将“政”与“治”分开使用。“政”主要指国家的权力、制度、秩序和法令;“治”则主要指管理人民和教化人民,也指实现安定的状态等。
  在中国古代,“政”一般表示:
  朝代的制度和秩序,例如“大乱宋国之政”
  一种管理和施政的手段,如“礼乐刑政,其极一也”
  符合礼仪的道德和修养,如“政者正也,子帅以政,孰敢不正”
  朝廷中君主和大臣们的政务活动,如“其在政府,与韩琦同心辅政”
  “治”在中国古代则一般表示安定祥和的社会状态,如“天下交相爱则治”
  修养、治国等治理活动,例如“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
  
中国古代的这些“政治”的含义,与西方和古希腊的“政治”含义也完全不同。

纵观中国历史,三皇时期是道治,顺天道而行。五帝时期是德治,以德行天下,据载黄帝有土德,古曰黄帝;尧禅让位于舜,舜以孝闻名天下,所居之处,民风皆为改观。

那时的人,以为官治人为肮脏的事,有个典故:“许由浮瓢,巢父洗耳”的故事。尧帝有一天走至溪边,看见一个无私、无名利的人,说明要将帝位让他,那人却说污了耳朵,捂住双耳,跑至溪边洗耳,碰巧溪下游有人牵牛饮水,得知洗耳污水,遂把牛牵至上游而饮。(见《高士传 许由》)

说明那时民风纯朴、心净脱俗,高贤之士认为政权和治理人的事是肮脏和不干净的。

夏以后废禅让制为宗族家族式治理,至商汤,因夏桀残暴,《易•革•彖辞》中有:“汤武革命,顺乎天而应乎人”的名言。汤以仁厚闻名天下,商汤“网开三面”的故事在诸侯中很快就传扬开了。诸侯闻之,曰:“汤德至矣,及禽兽”(《史记殷本纪》)。诸侯们听说以后,都齐声称颂说:“汤是极其仁德的人,对禽兽都是仁慈的。大家都认为汤是有德之君,可以信赖,归商的诸侯很快地就增加到四十个。还有《汤誓》(1)和商汤祷雨(2)的典故,体现了替天行道、敬天爱民的思想。

至西周实行分封建国制,将全国土地分给有功的王室大臣,让他们自己治理,再共同保卫皇室。

到了汉朝,分封制度逐渐被废,皇帝中央集权得以加强。秦朝统一中国后,集权制更是得以强化。隋代以后,科举制度使得求官正式成为一个官方认可的职业途径。从官为政成为职业。

  二、西方政治

古希腊的政治是城邦政治。年满20岁的公民(不包括妇女、奴隶和外邦人)都参与城邦的管理和治理工作。在古希腊人看来,人是具有德性的,人生活的意义在于实践自己的德行。人们在公共活动中充份展现他的德行。亚里士多德说:“政治的目标是追求至善。”

近代西方的政治学家认为政治是人们在安排公共事务中表达个人意志和利益的一种活动,政治的目标是制定政策,也就是处理公共事务。

三、“政治”一词传入中国

中国古代的政治和西方以及古希腊的政治含义有很大不同。中国古代的政治是替天行道,德被天下,敬天爱民,是君主和大臣治理国家、教化百姓的活动。这种政治为上承天命,下施仁政才能上合天意,而恶政则违背天道,会受到天谴和惩罚。

中文里现代的“政治”一词,来自于日本人翻译西方语言时用汉字创造的相同的“政治”一词。当英文的Politics从日本传入中国时,人们在汉语中找不到与之相对应的词。孙中山认为应该使用“政治”来对译,认为“政就是众人之事,治就是管理,管理众人之事,就是政治。”他的这一说法在当时的中国很具影响力。

这样,古老中华文化中政治一词的内涵,被西方传来“政治”一词偷换了概念,加进了不属于政治原本的含义。

四、××党的暴政

××党是西来幽灵,其口中的“政治”是与中国古代的政治涵义是截然不同的。也与西方古老文化的政治涵义有着天壤之别。它是××党暴力、斗争手段的理论遮羞布,打着为政的幌子,干着攫取统治权利和残害民众的勾当。而且××党宣扬无神论,直接对神灵犯下亵渎之罪,岂能没有报应?

马克思、恩格斯、列宁邪恶主义认为,“一切阶级斗争都是政治斗争”,“政治是经济的最集中的表现”,“政治就是各阶级之间的斗争”。××党崇尚暴力革命,所以残酷虐斗、屠杀、镇压、迫害、运动、批斗、反击等等就是中共邪党的根本手段和经验。这是××党政治的核心,是由其邪恶本质决定了的。

中国古代的封建、迷信、政治等词被中共邪党强加了不应有的含义,被作为整人治人的大棒,需要整人搞运动时,批判你“不关心政治”;感到自己的暴政被唾弃时,又指责你“参与政治”。

20世纪80年代,中共所谓的政治学界根据其统治需要,对“政治”概念又增添了新的内容,故意用来愚弄百姓,让政治和参政议政等管理国家的行为脱离民间,成为少数人欺压统治百姓的所谓上层建筑,企图让民众只从事经济行为,而不从事揭穿中共暴政和推翻中共暴政的行为。中共的教育,都是为了其统治和愚弄百姓的需要。

《九评》出世,揭露了××党的邪恶本质。××党是残害人类的邪灵,要想人类和平,振兴中华,就必须制止邪党暴力和斗争,就必须解体××党,必须从根源上清除党文化和马列邪恶主义。

五、修炼不是参与政治

法轮大法带给人类的是真善忍大法法理,法轮大法是修炼,是在世人的正常工作中,提高思想境界和道德品质,最终修成佛、道、神,不是要搞人间的政治,也不是要人间的什么政权。

中国神传文化一直是敬天尊神的,历朝历代对修炼人都是视若半仙,崇敬有加。比如赤松子、张三丰等等,哪个皇帝也决不会因为他们对朝政、帝王说了什么就说是修炼人搞政治。

神、佛是超越人的境界的,又怎么会看中低于自己的肮脏的政治和政权呢。

法轮功学员是身在尘世、走向神的修炼人,是要放弃对人间名利的执着,放弃对人间政治政权的执着的,怎么会追求和刻意参与政权之争呢?

中共和江泽民互为利用,违背起码的普世道德和现有宪法规定,残酷镇压法轮功,捏造谎言,制造“自焚”假案嫁祸法轮功,迫害世人对真善忍的正信,扼杀信仰自由的人权,犯下了人神共愤的大罪,必将受到恶报。法轮功学员在国外游行,在国内发传单,目地是揭露迫害,揭穿中共骗人的谎言。劝人退党,也是劝人退出中共暴政,退出行恶的中共邪恶组织,退出曾血腥残杀中国民众、用各种运动迫害中国人的邪恶组织,这是叫人不与邪恶为伍,是在救人,是在劝人向善、回复良知和道德。是大好事啊。

法轮功能帮助人类回归人的最高道德标准,回归人类应有的最美好的状态。能使人达到与天地和谐,与自然适应共存相处的最好心态。也希望人类能有和平、富饶、美好的未来。



附录:

(1)汤与夏桀会战开始之前,汤宣读了一篇伐夏的誓词,史书称其为《汤誓》。

(2)商汤祷雨:《商史》记载:商朝的开国君主成汤即位后,天不下雨闹大旱七年之久,成汤于是来到桑林之野诚恳地向上天祈祷,他以六件事自责道:“是因为我的政令无度;或是我使得臣民有违职责;或是我的宫廷生活奢侈腐化;或是我任由后宫弄权乱政;或是我吏治不严使贿赂盛行;或是我听信谗言以使小人得势?”话还没有说完,方圆数千里便下起了大雨。这就是历史上的“汤祷桑林”。商汤祷雨的故事,是古代国家政治生活的真实写照。更为重要的是,它反映了古代开明帝君注重修身和善于纳谏、勇于自责的精神。故儒家将其列为“圣德芳规”,亦称之为“官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