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绥化劳教所将很多大法弟子迫害致伤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三日】绥化劳教所是黑龙江省非法关押迫害男性法轮大法弟子的黑窝,一大队是专为迫害大法弟子的大队。至今,那里还非法关押近70多名全省各地的大法弟子。

劳教所有所谓三种管理模式:封闭式、半封闭式和开放式。强迫法轮功学员写“三书”(即“决裂书”、“不再炼法轮功保证书”和“揭发批判书”)。恶警们经常用普教(盗窃犯、轻伤害罪即所谓的包夹)去虐待、打骂和残害法轮功学员,其手段极为卑鄙下流。事实如下:

一、凡被劫持到劳教所的法轮功学员首先要遭受至少三个月的严管,利用犯罪人员失去理智的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残酷的虐待、打骂、折磨,长时间不让睡觉,做军训等体罚。一个警察加两个犯罪人员轮换包夹、折磨一个法轮功学员,背所规、队纪,强迫法轮功学员写“三书”。

例如,大法弟子彭树全拒绝写“三书”被二中队长恶警刁雪松、恶警教导员高中海、龙葵斌、恶警副大队长刘伟,利用犯罪人员把彭树全十个手指甲用烟头全都烫伤,以至于好几个月不能自理。大法弟子铁士杰、李云彪因拒绝背所规、唱邪歌,被恶警金庆富、刁雪松上大挂、用膝盖头猛击胸部、腹部。

二、多位大法弟子被迫害致伤

大法弟子齐文斌,身高1.80米的个头,身体非常健康,被关押七个多月后,被迫害成严重的病状,四肢瘫痪吃饭都不能正常进食。恶警们还用被关押人员四个人抬着四肢,头低脚高。吃饭的时候,从寝室到食堂,每天三次来回200多米,一个来月天天都遭受撕扯四肢的折磨迫害,其中恶警怂恿普犯谩骂侮辱齐文斌,直到折磨的奄奄一息,才保外就医。

大法弟子柴树深被迫害成白血病,生命垂危才被保外就医。

大法弟子孙德昌家人来看望带来的食品,警察以安检为名把食品吃的所剩无几,孙德昌向恶警中队长廉兴、恶警大队长郑友良、恶警副大队刘伟、恶警教导员高中海、龙奎斌多次提及此事,他们相互推诿含糊其辞。一次开饭期间孙德昌再次向恶警刘伟提及此事,刘伟当众谩骂孙德昌,然后叫到大队部打骂孙德昌,又加了刑期。

犯罪人员侯臣多次欺辱大法弟子赵德志,而恶警却假装不知。

恶警李喜春扣押大法弟子曹景栋的钱,扣押大法弟子初文全的钱,大队、中队明知而不管;

奥运期间,强迫大法弟子唱邪歌,对抵制的大法弟子打、骂、上大挂、电棍击,不让上厕所,不让买生活用品,不让休息,加刑期等;

大法弟子晏树斌被迫害的骨瘦如柴,常常便血还要干活。因得不到营养和医治,几乎半夜11、12点钟才能睡,犯人郑小东(故意伤害罪)硬是找茬说是法轮功整事﹙晏树斌睡觉有打呼噜的习惯影响他睡觉﹚,从半夜11点多一直谩骂到凌晨4点多,值班警察却不制止。第二天恶警廉兴、李成春、石剑在寝室当众用拳掌猛击晏树斌头部二十多下,使其头重创床梯,多次跌倒;恶警李成春几日后找借口再次殴打晏树斌。

大法弟子王春雨因声明强迫写的“三书”作废,被恶警廉兴在车间当众殴打;

大法弟子盛彦勤被迫害的皮包骨,走路直打晃还要强迫做奴工,盛彦勤干不动活恶警廉兴当众殴打多次,强迫做奴工;

三、强迫大法弟子超时做奴工,从早5:30到晚9:30分,有时干到半夜;即使没有活的时候,整天强制坐在小矮塑料凳上,除吃饭、上厕所外,十四、五个小时不让活动,致使许多大法弟子身体出现腿脚麻木、四肢无力等不良现象。

四、利用吃饭迫害:喝的汤是水加点酱油,没有菜和油,粥没几个米粒,而且就小半碗。吃的咸菜不是臭的,就是大头菜加盐,而且盐非常多,根本就没法吃;青菜下来的时候吃不到,菜老的时候再吃。吃饭的时间最多7至8分钟,少则4至5分钟,没等吃饱,恶警就喊走人;

冬天早晨吃凉水面条,吃的透心凉,很多人都吃不了。被关押的大法弟子大多数是严重营养不良,身体虚弱。

五、冬天用冰冷的凉水洗澡,而太阳能热水却不给用。一冬天只能洗一两次热水澡。

以上种种迫害只是冰山一角,每一个被关押的大法弟子都是被迫害的铁的见证,正告所有的还在迫害大法弟子的警察,天理昭彰善恶有报,这不是恶意的诅咒,是善心的规劝,为你自己和你的家人有个美好的未来,停止迫害,善待大法弟子!

绥化劳教所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警的名单:

绥化劳教所半开放一大队大队长:郑友良
副队长:刘伟(此人是地痞,是迫害骨干)
教导员:垄奎斌,高中海﹙此人是迫害骨干﹚
一队队长:廉兴﹙此人是迫害骨干﹚,李成春
二中队长:刁雪松﹙此人是迫害骨干﹚,
干警:李喜春,田之正,石剑﹙此人是迫害骨干﹚,金庆富﹙此人是迫害骨干﹚,王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