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法轮功学员回忆“四·二五”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三日】“四•二五”又到了,十年前,超过万名法轮功学员来到中国国务院信访办和平上访,要求释放在天津被抓的几十名学员,保障法轮功学员合法的炼功环境,允许法轮功书籍出版发行。当时的朱镕基总理与法轮功学员代表进行了会谈,事情当天得到初步解决。这就是著名的“四•二五和平大上访”。

“四•二五”事件中,法轮功学员的行为充份体现出了信仰“真、善、忍”的修炼者坦荡无畏的心胸与和平理性的风貌,令世界为之瞩目。

亲身经历过一九九九年“四•二五”和平上访的瑞典法轮功学员李志河曾在中国铁道建筑总公司工作。在“四•二五”十周年来临之际,他接受了采访。以下内容根据录音整理:

“四•二五”又到了,十年前,也就是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发生在北京的事情,至今我还记忆犹新。那天我在国务院信访办那儿,从早上不到六点到晚上大概九点多钟才离开,整整站了一天。我是行使宪法赋予公民的基本权利,到国家信访办去上访。

一,我为什么要去上访

这要从我是怎么走入法轮功修炼说起。我十八岁入伍,当上了铁道兵,在那艰苦的环境里一干就是七年。当时年轻还不觉得什么,等到刚刚步入中年,就感到身体不行了。最明显的症状就是腰疼、腿脚麻木、出现半身不遂的症状。跑遍了北京的各大医院、专家门诊,均不见效。专家给的鉴定是:腰间盘三、四节突出,腰椎鼓膜撕裂,腰肌劳损,没别的办法,就是静养,什么活也干不了。专家说如不注意好好保养,最终的结果就是瘫痪。病痛给我的工作和生活带来了很大的麻烦。那时只要听到哪里能治这种病,不管多远,钱多贵我都要去。

在九七年十月,经朋友介绍,我开始修炼法轮功。其实当时也是试试的想法,可没想到,炼了不到二周,困扰我多年的疾病症状消失了!我还认识一位叫谢秀芬的法轮功学员,她因做节育手术失败,瘫痪在床整整十六年,炼法轮功一年左右的功夫就重新又站了起来,完全变成了一个正常的人了。

我一直受中共党文化的教育,是一个无神论者。自己的亲身经历,和身边众多亲眼目睹的修炼法轮功的神奇的事,不得不让我心服口服。而且这个神奇的功法不但令我身心健康,还使得我的家庭更加和睦。

二,我是去信访办,不是去“围攻中南海”

当我在炼功点上得知:天津的几十名法轮功学员因为去天津杂志社去反映一篇不实的报道而无辜的被抓、被打,当地的学员去要人时,他们不放,并说你们上北京要人去吧!听到这个消息后,我就想应该让他们赶快放人。我要去信访办反映情况,用自己的亲身经历,让他们了解法轮功到底是怎么回事,把做错了的事情,尽快的改过来。所以当天早上不到六点我就到了府右街(国家信访办的所在地),那时人就已经很多了。

我看到各个路口都有警察了,好象他们都有准备似的。因为当时在国内炼法轮功的人很多,陆陆续续的来了很多的学员,信访办门前已经站不下了,大家就往两边疏散。当时警察很紧张,等后来他们一看,法轮功学员都很自觉,不但自己管理好自己,还帮助警察维持秩序,把路人的盲道都让出来,一点也不影响交通,很配合警察的安排,让站在哪里就站在哪里。大家都是静静的站着,等待着会谈的结果。有站累了的就换到后面坐一会。没有任何过激的言行,没有人喊口号,也没有人大声喧哗,地上干干净净的,连警察扔在地上的烟头学员都捡起来放到一边,扔到垃圾桶里,地上一点纸屑都没有。很多警察都了解了事实的真相,就都放心的到一边聊天去了。我身边就有路人问,怎么这么多人?干什么啊?一个警察答道:“他们都是炼法轮功的,是来上访的。这个功挺好的,我丈母娘就炼这个。他们都是好人。”

那天我们炼功点上也有不少学员去了,大家都是和我一样的心情,炼功受益了,到信访办反映一下真实情况。所以当他们开着摄像车在学员面前来回来去的摄像的时候,学员们都是坦然的面对,自始至终呈现一片平和、理性的场面。后来,总理朱镕基亲自接见上访代表,问题得到了回复后,晚上九点多钟大家把地上打扫干净后就都离开了。

我还记得当时两办(国务院办公厅,中央办公厅)还为此发出了一个通知,大概意思是政府没有反对任何人炼任何功法。没想到的是“四•二五”事件的和平解决,法轮功学员的表现令恶党头子江××妒嫉得发疯,他诬蔑法轮功和平上访是“围攻中南海”,并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在全国范围内发动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

三,人人过关,逼迫放弃修炼法轮功

我因为参加了“四•二五”和平上访,不放弃修炼法轮功,七月二十日以后成了他们重点监控的对象。在上访无门申诉无路的情况下,二零零零年八月我又去了天安门,我还没说什么就被抓进了天安门的派出所,在铁笼子里关押了一天,后被单位接回看管起来。派出所、居委会经常会找麻烦,监控我的电话,跟踪我,在单位里也将我当成另类对待,经常要找谈话。当时单位里有内退制度,我也符合内退条件,我提出申请内退,毫无理由的不批。

我是法轮功的受益者,我深知,谎言只能欺骗一时,但中共撒的谎超出了我的想象,特别是中共在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三日一手导演的“天安门自焚”丑剧,实在是让我震惊!因为那天早上我一上班,单位领导就找我谈话说:“今天上午十点开始天安门地区全部戒严,你这几天哪儿也不能去,特别是不能去天安门。”后来“天安门自焚”事件一出来,我全明白了。大家可能也都看到了,中央电视台导演的那个自焚录像中,广场上除了警车、警察和救火的、自焚的,还有谁?戒了严的广场为什么就偏偏放这几个自焚的人进去?还有编造的那些自焚的镜头更是漏洞百出,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来。此事也让我看清了中共邪恶的嘴脸,更坚定了我的信念。大概是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国家企业工委在小汤山办“洗脑班”,中心党委书记唐烈及王秘书等人要将我强行送入“洗脑班”洗脑。因我不配合他们的安排而离家出走半个多月,回来后党委给我按旷工处理,并扣发工资。

没过几天,有朋友告诉我说:我单位被上级通报表扬,说我已经被“转化”了,通报上表扬我单位领导转化李志河的工作做得好。我感到莫名其妙。后来我了解到,因当时我抵制迫害不进转化班而突然离家出走后,他们怕不好向上级交差,党办王秘书就抓了一个不修炼的人顶替我的名字进了“洗脑班”。大家可以想象在中共的体制下,自上而下的造假已是习以为常。

后来我在明慧网上发表严正声明,揭露他们的欺骗行为,我在声明中写道:任何人都不能顶替我的一言一行。所有不利于大法的所作所为全部作废!

后来“六一零”又找我妻子的麻烦,用工作、职位来威胁她,逼她放弃修炼,并准备让她进洗脑班继续迫害。

一家人在被逼无奈情况下,经朋友帮助于二零零二年初来到了俄罗斯。

出来后不久我给朋友打电话,他们着急地告诉我们:绝对不能再回来了,你们双方的单位都成立了专案组,派人在到处抓你们,最初是警察二十四小时在你们家门口蹲守,还经常到亲戚朋友家去骚扰,后来就到孩子的学校去抓孩子,最后竟追到了中国的出入境管理处,查到了你们的去处,一定要多加小心。无奈我们在俄罗斯申报了难民,经历了中使馆利用不明真相的俄罗斯警察欲将我们遣返回国的惊险遭遇后,在联合国难民组织的帮助下,顺利的来到了瑞典。

四,《九评》揭露中共邪恶本质 世人已觉醒

有朋友问我:法轮功“四•二五”的和平上访,总理都表了态,而且当时两办也发了文件,不干涉群众炼法轮功,为什么在三个月后江××还是对一亿多善良无辜的修炼人开始了残酷的迫害?

我认为这是江××的妒忌心造成的,他根本理解不了修炼升华后修炼人的境界,他感到害怕。同时只有共产党的邪恶本质才能产生江××这样的人物,他可以任意的凌驾于法律之上并利用国家机器来镇压法轮功。中共长期以来作恶多端,只有大家想不到的,没有它做不出来的事情。它干的坏事已登峰造极了,竟然动用军政系统,做出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兽行。

《九评共产党》彻底的揭露了中共邪恶的本质,现在越来越多的海内外华人在认清中共的邪恶本质后,纷纷声明退出曾经入过的中共的党、团、队组织。许多人对法轮功的态度从疑惑、观望,逐渐转为认同、支持,现在许多律师公开替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看到这一切,令人鼓舞,我将继续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向世人讲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真相,让更多的人早日认清中共邪恶的本质。迫害一天不停止,我和所有的法轮功学员一样,讲真相就不会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