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忘不了的一天

海内外法轮功学员谈九九年的四二五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四日】(明慧记者徐菁采访报道)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在北京市中心,超过万名法轮功学员和平上访,要求释放在天津被抓的四十五名学员,保障合法的炼功环境,允许法轮功书籍出版发行,当时的总理与法轮功学员代表进行了会谈,事情得到基本解决。这就是著名的“四二五和平大上访”。但几个月后,风云突变,中共对法轮功的全面迫害开始以后,四二五万人和平上访一事被中共官方污蔑说成是“围攻中南海”。江××更是一手遮天,出尔反尔,给这次合法的和平上访扣上各种大帽子,并以此为借口,对法轮功开始了将近八年的残酷迫害。

同时,这一天也把法轮功推向了世界,包括法轮功学员在内的世界上各个角落的许多人们都经历了难忘的一天。他们有的在北京亲历了上访的过程;有的恰巧在天津教育学院看到了天津上访的情况;有的在海外听说四二五后第一次敲开中领馆的大门开始讲真相;也有的人们因为四二五而得知大法,开始思考并了解大法,最终走入了修炼的大门……今天,当这些普通的法轮功学员们回忆起当年的那一天经历的点点滴滴时,我们不难看出他们当时行为背后那种“真善忍”崇高的道德风尚,而他们在那一天各自不同的经历也许可以解答你的疑惑甚至不解。

天津的群众询问:“这是一群什么人?世上还有这么好的人?”

从事科技工作,今年六十三岁的李阿姨回忆起八年前的这一天还是忍不住激动。当时她恰好出差在天津,在天津教育学院参加教师培训的一个亲戚告诉她:“四月二十三,二十四日这两天门外来了好多人,天上还下着小雨,看着也不象下岗的。有穿军服的、武警服的;有知识份子、工人、农民,大的小的,老的少的都有。还有高级干部模样的,他们特别安静,素质可高了。因为我们培训,中间就有很多人要上厕所,本来他们也在排队上厕所,看到我们就主动让出来说‘让老师们先上吧。’我们都在私下议论‘这些是什么人?世上还有这么好的人?’”

“第二天一打听,原来天津教育学院的刊物《青少年科技博览》杂志发表诋毁法轮功文章,对于这种诋毁污蔑,于是天津的法轮功学员就到教育学院去讲述真实情况。我们听了都觉的应该,本来嘛,你们歪曲事实,还能不让人家讲道理呀。再说了,我们搞教育的谁不知道那个何祚庥根本就是个痞子,什么都不懂,我们都说这次这个科痞又开始找法轮功的碴了。”天津群众很支持法轮功学员,很多人自发给那里的学员们送水、送冰棍。但大家都礼貌的谢绝了,或者掏钱购买。

李阿姨在回来的火车上也了解到了群众的反映。当时火车上的群众都在议论这件事情,大家的反映全是赞同和佩服,“真是了不起!”“走了以后地上干净的一张纸屑都没有”,“警察都佩服”,“真的有大法轮在转,警察都看的真真的。”(北方口语,表示千真万确的事情)

回忆当时,李阿姨说:“没想到,后来天津市公安局却动用防暴警察殴打反映情况的学员,还抓捕了四十五个学员。我们非常纯朴的想法就是相信政府,所以去告诉他真相。然而,出差回来后,领导开始找我谈话,其实我的情况领导都知道,单位里的科技骨干。以前是白血病,右眼白内障,犯病就晕倒,医生就一句话:‘回家愿意吃什么就吃什么吧’这不明摆着医治不了嘛;炼法轮功后三个月,就三个月的时间啊,什么都好了,什么都正常了,这不神奇吗?但是四二五后,领导谈话,炼功点上开始有便衣或警察的监视,已经感到了‘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气息了。”

“可是我和其他的学员都是这个想法,这是非常顺理成章的事情,地方政府解决不了了,推到中央,那咱们就和能解决问题的政府部门讲。政府又打人又关人的,我们是修炼受益者,我们再不去说明白了谁去?四二五以后,我们给中央写信,告诉他们真实情况,信都不知道写了多少。”

他们因四二五而走入修炼大门

来自北京,居住在美国多年的王氏夫妇回忆起一九九九年的四二五也是感慨颇多,他们是一对在听说四二五事件后,开始了解法轮功,最终走进来开始修炼的大法弟子。回想起八年前,王氏夫妇表示,刚刚听说中国有很多人炼法轮功,就发生了四二五事件。当时觉的法轮功学员表现出的勇气和善良真了不起,我们一定要看看法轮功的书。为什么这么说呢?我们俩都受到过××邪党的迫害,六四时邪党血腥开枪后,很多人对其是敢怒不敢言。然而,四二五那一天居然有上万名这么和平的民众敢站出来,太让我们惊讶了,第一反应就是真了不起,我们一定要了解了解是怎么回事。

王氏夫妇说,可以说我们很了解××党的邪恶本质,它越说不好的,我越要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所谓“兼听则明”。正好王先生回国探亲带回了《转法轮》。打开《转法轮》第一页,读了“论语”,觉的太好了,就花了几个小时一口气读完。我们俩都觉的这正是我们要找的!

而在当时,当地报纸上关于法轮功的消息也多了起来,我们都找来看,正面的、负面的都有。今天回想起来,很感谢当时的当地学员,在报纸上开始刊登法轮功的真相,澄清四二五是怎么回事,非常好,我们也因此找到了当地的学员,从此走上了修炼的道路。

那么,对于王氏夫妇提到的当地的法轮功学员,他们当时又是怎么经历那难忘的一天呢?

“中领馆的领事因此阅读了《转法轮》”

在一九九五年得法的菊梅女士平淡的讲述了当天和后来的情况,她说:“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是美国的星期天,当时我们照常在我们家附近的公园集体炼功。后来辅导员来告诉我们北京发生了上万名法轮功学员到中南海请愿,要求释放在天津被抓的四十五名学员,保障合法的炼功环境,允许法轮功书籍出版发行。我们炼完功后,大家开始商量怎么办,我们身在海外,生活都比较优越舒适,唯一能想到的就是中领馆,因为那里是海外代表中国政府的机构,我们能做到的就是向他们反映一下法轮功是怎么回事,以及在海外的炼功情况,所以大家起草了一封信,纷纷签名。

“当时大家还商量是不是要一起去,但后来还是没有,就是希望能够和领馆沟通一下,把事情讲明白,不要一下子好象去抗议似的。我们这样做也是因为相信政府,表达一下海外法轮功学员的心声,就是还国内学员一个宽松的修炼环境。所以后来就我们家三口作为代表去了。

“后来得知事情当时基本上解决了,但我们想还是让政府了解一下情况比较好。我们在星期一的时候,也就是二十六日,就本着这样的想法走进了中领馆。当时问询台的小姐问我们找哪个领事,我们真的都不知道应该找哪一个,就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她,于是她叫出了一个科学教育组领事,和我交谈了大约半个小时。看的出来他本人一点都不了解这件事,当时也没有接到什么所谓的上级指示,我们相信当时的总理的确是解决了这件事。在临走前我送给了那个领事一本《转法轮》,第二天他给我们打电话,说看完了书,很震撼,还提出了很多问题和我们探讨。这也就是我们初期的讲真相形式吧,这个官员他毕竟是因为四二五而开始了解法轮功了。

“其实我们是希望人们了解我们的,我们的炼功学法活动都是公开的。而在九九年初回国探亲的时候我就已经感受到了受打压的气氛:书籍已经被禁,但黑市上很火;《光明日报》和北京电视台的一些诬蔑文章和片子,虽然也是解决了,但媒体其实就是政府的晴雨表,已经能够看出一些端倪。

“四二五以后,每天都会从中国大陆传来的不好的消息,海外的学员虽然还能够象往常一样炼功,但已经开始有人以学功为名要打探什么了。我都把他们当作普通人对待教功。记得一个山东口音的男子曾来我们炼功点连续两三个星期,后来对我说:‘法轮功要理解政府,这么大的国家不好管,’云云;我听后当时就说:‘不理解。就是因为我们国家大,人口又多又杂不好管,才需要提倡法轮功。大家都自觉做好人,这个国家不是管起来会更好一些吗?’如果我们不相信政府,我们会去上访吗?我们会前思后想的先跟领馆沟通好,以澄清事实为目地吗?法轮功不是刻意为国家做什么,但法轮功的确能够让这个社会更稳定。我们这些在国外的,谁不希望有个好身体?在国外流传的气功也很多的,哪个不是要三四万美金才能学的,而法轮功让我们的身体好了,还不收一分钱,你说今天政府又抓人又打人的,这样的打压让谁能理解?”

陆老先生:学员根本不理会警察的教唆

曾亲身参加过北京四二五和平上访请愿,现居住在芝加哥的陆老先生回忆说:“八年前我还是个刚刚走入法轮功修炼行列的新学员,那天早上当我如往常一样前往炼功点时,我得知天津无理殴打并抓捕了四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许多人已经前往信访办向政府反映情况。我虽然刚刚得法,但我觉的大法太好了,怎么能够这样对待法轮功学员呢?我就和老伴一起也到信访办去,想表达我们的想法。

“到了那里,已经有很多很多的法轮功学员了,让我震惊的是学员们的秩序真好,大家没有人讲话,安安静静的或坐着或站着,手里都拿着大法的书籍在看,有许多人在背诵经文。即使警察有时在挑唆什么‘亮出你们的抗议旗子呀’,但是学员们都不为其所动,静静的看书,大家的心愿就是希望政府能够正确对待法轮功。”

结束语

以上只是数名法轮功学员们对九九年四二五的回忆,但我们不难看出众多法轮功学员他们当时真正的想法和做法。不同的环境、不同的人群本着对政府的信赖,都表达了一个共同而又朴素的愿望:还法轮功一个公正、宽松的修炼环境,合法出版书籍。

而这个愿望至今仍没有实现,为此,三千多名已知的大法弟子甚至付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更多的不知名的海内外法轮功学员仍在为让世人能够正确认识法轮功、了解邪党本质而奔走着。揭露邪党对法轮功的迫害,告诉人们法轮功学员所做这一切的真实想法就是在制止迫害,鼓励世人勇敢的脱离中共邪党,为自己选择一个光明的未来。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也许只是历史上的短暂一瞬,但那一天发生的事,直到今天,仍改变和影响着很多人。如果说四二五第一次把法轮功推向了世界舞台,让全世界为之惊叹;那么,历史也从此记住了一群没有口号、没有标语的和平修炼者的身影,以及铸就他们善良行为的真正道德规范-- 真、善、忍。面对中共八年来灭绝人性的迫害,他们坚守着“真善忍”,为人类树立了永恒的丰碑,这也是“真善忍”所铸就的一座道德丰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