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四·二五” 还原历史真相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五日】一九九九年四月,北京,一个静悄悄的春天的早上,出现了不仅让中国人叹为观止,也让世界瞩目的一幕景象:在中共最高权力中心的中南海周围,无形中一下子出现了许多从四面八方赶来的人们,有老年人、中年人、青年人、少年人,也有小孩,有男有女,有一家人一起来的,也有三三俩俩结伴而来的,也有自己一个人来的。有走路来的、有骑车来的、有坐公共汽车来的、有“打的”(北京方言:搭计程车)、有开车来的、也有坐火车来的、坐飞机来的。他们来自中国社会的各个阶层,来自中国大地的四面八方。他们中大多数人都彼此素未谋面,不知道彼此的姓名、住址。他们自动汇集到一起,沿街、沿墙排成一条整齐、绵延的长队,情景宛如百川东流,江河入海一样,蔚为大观。晚上九点多,他们又静悄悄地散了,消失在人海中,散得无影无踪。

他们为什么而来?法轮功到底是什么样的一群人?中共说的“四·二五法轮功围攻中南海”到底是怎么回事?在“四·二五”十周年之际,两位当年亲身参与“四·二五”事件的见证人回顾了这一历史事件。

“法轮功在中国普及那段时间,是我经历过的中国社会的最好时期。”

住在费城的北京人王希勤女士,今年五十九岁。在北京时,王女士曾在国营单位工作,家住在北京中山公园附近。一九九九年,王女士已经退休,当时王女士已经修炼法轮功五年多了。据王女士回忆,那时的北京,几乎每个公园、小区都有法轮功的炼功点。那时候早上起来,到公园里去,到处都看到人们炼法轮功。

和很多人一样,王女士也是法轮功的亲身受益者:“我从一九九四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一开始是祛病健身,炼了法轮功后,人变得一身轻,走路生风,骑自行车好象有人在后边推,感觉比年轻时还精力充沛。身心得到很大提高。那时候,很多人炼法轮功,大家都按照法轮功的修炼原则要求自己,处处为别人着想,有了问题都找自己的不是,善待别人,在这个环境下,人和人之间的关系变得非常祥和,社会道德也普遍回升。我非常怀念那个时候——法轮功在中国洪传、普及的那一段时间,是我经历过的中国社会的最好时期。”

法轮功的迅速传播,尤其在中国主流社会,知识份子、党政军中的广泛传播,引起了中共少数当权者的不安和警觉。王女士回忆,在一九九九年之前,就陆陆续续地出现了一些别有用意企图诬蔑法轮功的事端。例如,北京电视台曾经到一些炼功点拍摄法轮功的镜头,说要制作一个法轮功的节目。在拍摄期间,法轮功学员向电视台的工作人员介绍亲身修炼法轮功的经历,当时那些工作人员都表示理解和支持,但是当电视播出内容时,却出现了与当时采访内容大相径庭,完全不符合事实的负面内容。为此,法轮功学员到北京电视台找有关方面的负责人,纠正了对法轮功的不实报导。

“有法轮功炼功场的地方,社会治安都变好了”

王女士说,北京电视台的事件,让她感到好象有一股黑色的暗流,隐隐地、有预谋地伺机向法轮功袭来。当时,王女士家附近的中山公园炼功点上,也出现了监视法轮功学员炼功的警察。当时中山公园的炼功点上,大概有好几百人晨炼,场面非常祥和、美好。当时很多不炼法轮功的人都说,有法轮功炼功场的地方,社会治安都变好了,盗窃啊、犯罪的事都少了,甚至没有了,真有那种“路不拾遗,夜不闭户”的悠悠古风再现的迹象。还有人说,法轮功“佛光普照,礼义圆明”。人们感觉,派出所的警察到法轮功的炼功点上查看,有点蹊跷。王女士记得有一天炼完功后,炼功点的辅导员说要去派出所,王女士好奇地问:“你去派出所干什么呀?”辅导员说:“没办法,派出所非要我去汇报情况。”

据王女士回忆,四月二十四日那天,炼完功后,炼功点的辅导员告诉大家,何祚庥在天津教育学院杂志上攻击法轮功,天津法轮功学员去有关部门反映情况,遭到警察殴打和抓捕。法轮功学员请求放人时,天津公安说,“这事儿我们做不了主,你们要去北京,到北京反映才能解决问题。”辅导员说,“明天你们有时间、有条件的可以去信访办声援一下天津学员。”

润物细无声

“因为我那时刚退休,不用上班或请假,第二天就去了。因为我去得比较早,七点多就到了,八点多,就看到陆陆续续来了很多学员,从南到北,开始排成一条长队,过道都挤不下了。我也没想到会来这么多人,警察看起来也惊呆了。其实很多上班、请不了假的人都没来,来的是比较少的一部份。如果都来的话,那整个长安街都放不下了,那就不是万人上访了,那就是十万人、百万人,甚至更多的人了。”

“大家来了后,有的站在前面,有的在后面打坐、炼功、看书或轻声交流,都非常安静、祥和、静静地等待政府出来对话,解决问题。到了晚上的时候,听说政府同意放人,大家才散开。走的时候也是静悄悄地,地上连一片纸屑都没有。”王女士感慨地说,那时候的中国大陆,因为有法轮功在,社会道德普遍回升,人心自觉向善,社会风气好转。法轮功恩泽中华大地,好象春夜喜雨一样,润物细无声。所到之处,人心归正,重德行善,天地万物苍生欣欣向荣。

如果九九年不发生镇压法轮功……

在镇压法轮功的十年里,中国发生了道德全面下滑,社会问题空前激化、群体性抗争事件一触即发、天灾人祸接踵而至。南方雪灾、汶川地震、奥运闹剧、瓮安事件、三鹿奶粉、杨佳杀警、股市崩溃。在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灾难后,很多人在反思:如果一九九九年不发生镇压法轮功的话,今天的中国会是什么样呢?

王女士因为修炼法轮功在中国受到迫害,于二零零四年来到美国。在辛苦打工之余,王女士把大部份时间都花在了努力向人们讲清法轮功真相上面。她最大的愿望就是法轮功能早日重回中华大地,给中国带来希望,给中国的老百姓再造福祉。

抱着一颗纯善的心

居住在南泽西的龚太太,今年六十五岁。在中共镇压法轮功之前,龚太太住在北京丰台区。龚太太一家是典型的知识份子家庭,先生是工程师,儿子是高才生,女儿是中医师,全家都修炼法轮功。龚太太回忆,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四日,在住家附近的望园小区炼功点听说了天津法轮功学员上访被抓、被打的事情,并得知天津警察不放人,要法轮功到北京上访。龚太太就打电话通知了儿子、儿媳、女儿,全家决定一起去国务院信访办上访。去之前,龚太太准备了很多吃的,罐头、水果、面包。先生开玩笑地问她,“你这是准备去野餐吧?”

龚太太所在炼功点的三十多人中,有二十多人都去了。大家心里都很轻松,坦荡,没有任何压力,就是抱着一颗纯善的心去反映情况的,根本不是中共造谣说的什么“蓄意围攻中南海”“反政府”的行为。到了那里,龚太太看到来了很多人,有很多是海淀区的大学教授,高级知识份子,还遇到一些从外地坐飞机赶来的法轮功学员,其中还有推着婴儿车的年轻的妈妈。

龚太太回忆,当时警察来了很多,并特别注意查问那些看起来比较年轻的法轮功男学员,看到警察带走了几个年轻的男法轮功学员到派出所去问话。

过路人支持法轮功,附近居民提供食水方便

龚太太记得,虽然当时去的人很多,但秩序井然,法轮功学员都自动静静地站好队,还有人主动维持秩序,并把便道让出来,方便行人走路。说话,动作也很轻,大多数人都在静静地看书,或打坐,还有的轻声交流说话,整个场面都非常安静、祥和,住在附近的居民一点也不感到人多嘈杂。一些过路的人都向法轮功学员点头微笑,挥手致意,看到这么平和、友善的人群,警察也变得很放松,不那么紧张了,有的还跟学员聊天,问学员为什么要来上访,并且听得很认真。

到中午的时候,因为很多人没有带饭,特别是外地来的学员,住在附近的居民们就主动给学员提供茶鸡蛋、水、面包,平价卖给学员,表示对法轮功学员的理解和支持。吃完中午饭,有法轮功学员主动拿着垃圾袋,到队伍中收集垃圾,并捡起地上的果皮、纸屑等。排队上公共厕所的时候,因为人很多,学员们主动让附近的居民先上厕所。

龚太太说,那时候,人们对法轮功都有一定的了解,很多人都接触过法轮功学员,知道法轮功学员都是善良的人,都是好人。即使不修炼的人,也普遍对法轮功报有好感。人们很难想象,中共为什么会害怕这些善良的好人,为什么会把这些众所周知的好人看成自己的“敌人”,为什么觉得好人多了就给它们造成威胁了?难道我们这个社会不需要好人吗?不是好人越多越好吗?

龚太太一家人站的地方正好对着中南海的正门,朱镕基出来和法轮功学员对话时都看见了。“后来,听说朱镕基和法轮功学员达成共识,并同意放人,我们才离开。走的时候,大家也走得很快,听不见人说话的声音,只听见唰唰的脚步声。人一下子就走光了,剩下空空的街道,静悄悄的,地上连一片纸屑都找不到。好象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

丰台体育馆里停满了军车,法轮功以善化恶

一些人认为,中共镇压法轮功,是因为法轮功“围攻中南海”。龚太太回忆说,其实,在一九九九年四二五事件发生之前,中共早就开始蓄谋镇压法轮功了,警察早就开始“光顾”她们那里的炼功点了。“有一次,我刚炼完打坐,一睁眼,看到警察对着我们录像。我们炼功从始至终,都有警察的录像机全程拍摄。周末我们去长辛店等地洪法,也有警察在旁边跟着,监视、录像。”

龚太太说,“我们炼功点有一个丰台公安分局工作人员的家属。四二五那天,大家一起去上访,别人都心里很轻松,只有她比较紧张,说,‘我这心里直打鼓,共产党可不是什么善主,它们什么事都干得出来’。可能因为她家里人在中共体制内部工作,所以对共产党残酷本性比较了解。到了那里,果然看到现场布满了警察和便衣,监视法轮功学员。但是找不出法轮功学员的任何茬子。因为大家做得太正了,比如跟政府谈好了,只要同意放人就马上撤,政府说放人后,我们马上就撤了,非常讲信誉,一分钟都没多呆。后来我们才听说,丰台体育馆里停满了军车,随时待命出动,共产党早就阴谋策划血腥镇压法轮功了。中共镇压法轮功,就象岳飞被秦桧诬害一样,是莫须有的罪名。”

龚太太说:“如果四二五那天,共产党找到法轮功的任何不是,或找到任何借口,都会引发一场暴力流血事件。但是因为法轮功学员做得太正了,方方面面做得太好了,没有给共产党找到任何借口发动流血事件。人去了这么多,却没有影响到任何社会秩序,没有扰民,没有对社会造成任何负面作用,学员所到之处,都是那么的安静,祥和,处处为周围的人、为社会着想,是法轮功学员的纯正和大善,化解了中共制造社会动乱的企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