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那憎恨之心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四月三日】我是96年得法的大法弟子。象所有能够走到今天的大法弟子一样,都是经历魔难、千辛万苦才走到今天的,要说的话可能几天几夜也说不完。这里我只想谈一下修炼中我是如何修去“憎恨心”的。

古往今来中华民族素有尊老爱幼的传统美德。我的父亲虽然没有什么文化,但他经常讲一些古人的各种故事给我们听,教我们如何做人。当我长大出嫁时,父亲对我说:“要孝敬你的公婆、爱护弟妹,如果我听说你做的不好,不允许你踏進我们家门。”我记住了。并抱着一颗与他们家人修好的心踏進了他们家的门。

结婚后我们单过,住的很远,也不是常回去。每次回去,我们从不空手,尽管那时俩人工资加起来只有60多元。去除房、水、电费,每月还得给婆婆5元生活费,这是婚后公婆给定下的。如果再有随礼之事,真的成“月光”族了。

婆婆不是个节俭的人。她就觉的我们很有钱,拐弯抹角的向我要东西。开始我抹不开情面,就尽量满足她,可慢慢的我发现她只進不出,以至我丈夫回去吃顿饭也不情愿。至今我还记得婚后第一个年过的我心寒意冷。我和丈夫拎着东西回家过年,大年三十婆婆给我吃的是没有肉的大白菜馅饺子。只有大年初一早晨的饺子才放了肉。不贴对联,不放鞭炮,丝毫没有过年的味道。初一这天我丈夫要走访,那时我在避孕,口服避孕药,反应比较强烈,恶心呕吐。一个人在院子里蹲着,很久也没人出来看一看,后来还是小姑子递给我一个板凳。我坐在那里眼泪流了出来,想起我的妈妈和家里人。我们家5个孩子,父母上班,那年月大家都很穷,可父母总是想方设法让我们吃饱、穿暖,我想此时他们一定很热闹,全家围坐在桌子旁,吃着父亲烧的菜。父亲很会烧菜。我小侄女那时一岁多,长的很可爱,一家人其乐融融。贴对子、放鞭炮,年味浓浓,亲情浓浓。越想越难过,也直到此时我才懂得父母的爱是多么的温暖和珍贵。心中埋怨父亲怎么把我嫁给了这么一家人,没有一点人情味。

从那以后我的心中就留下了阴影,每次回婆婆家都很不愉快。每次和丈夫吵架都是因为他们家。后来丈夫就跟我说:回家对你来说那么痛苦,以后就不要回去了,过年过节回去看看就行了。直到我们有了孩子,这种状况也没有改变。每次回家婆婆最多花一毛钱给孩子买根冰棍,家里其他人要给孩子买点什么东西,她也不让,说“她有爸有妈,让他们自己去买”。

当孩子要上学的时候,我很犯愁,我娘家附近学校不是很好,自家附近不错,可家里没人照顾。就跟丈夫商量能否上她奶奶家。他说:“算了吧,我妈那人,你又不是不知道。”一次孩子跟她爸去奶奶家,她自己跟奶奶说:“奶奶我要上学了,爸妈接不了我,我还是上你家来住吧,你送我上学,接我放学,行吗?”她奶奶说:“你还是上你姥姥家,可以经常看到你妈妈。”这是孩子回来学给我听的。当时我这个气呀!我告诉孩子就在咱家这上学,你一定给妈争口气,好好学习。当晚孩子睡了以后,我对丈夫发誓,她现在不管咱们,等她老的时候我也绝不会管她。我这个人外柔内刚,那时心里那个恨无法形容。十几年的寒来暑往,与婆婆之间的关系越来越冷淡,一提她我心就堵的慌。

直到九六年三月有我幸得法,修炼中明白了人与人之间是缘份所至。这年七月公公得了脑血栓,住在我家附近的医院,婆婆住在我家里,照顾起来方便一些。这期间发生了许多给我提高心性的事。那是得法不久,只是从感性上认识大法,炼功人要善良的对待,没有从理性上升华上来,那一关过了两个月。

一天早晨我炼功回来,看到婆婆把衣柜里的衣服堆了一地,她说“我给你收拾一下”,我心里明白,她是在找钱,因她知道我在里面放了两千元钱。前两天她翻过一次,翻完把衣服叠得很整齐,我没动心。这次再翻,可能是医院又催交费了。师父说:“可是往往矛盾来的时候,不刺激到人的心灵,不算数,不好使,得不到提高。”(《转法轮》)这一下我的心就受不了,心想:“太过份了,除了医疗费三方分摊外,所有的吃住我都包了,这样的付出,你还私下来翻我的钱。”肺都要气炸了,表面却忍着,走过去什么也没说,翻开衣服拿起装钱的信封就走了。上班路过银行,把钱存入银行。“你爱治不治,不管了。”可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紧接着下一难又开始了。公公要出院,婆婆不让回家,她说自己伺候不了,必须挨家轮流去住。我丈夫老大,从我们开始。丈夫没办法,接回来了,可麻烦也就开始了。我把南屋让出来给他们住,我们三口挤在一张双人床上。大夏天屋子小,又闷又热,穿少了不好看,穿多了热的难受,尤其是夜间上厕所更是不方便。那些天我很烦,下班不愿意回家,连孩子都说:“妈妈他们合起伙来欺负你。”心里就觉的特别的苦。还好我仍然坚持学法炼功,晚上一到小组学法,就什么都忘了。

师父在说:“在修炼中,在具体对待矛盾的时候,别人对你不好的时候,可能有两种情况存在:一个是你可能生前有过对人家不好,你自己心里头不平衡,怎么对我这样?那么你以前怎么对人家那样?你说你那个时候不知道,这一辈子不管那辈子事,那可不行。还有一个问题,在矛盾当中,牵扯一个业力转化的问题,所以我们在具体对待的时候,应该高姿态,不能象常人一样。”(《转法轮》)学法似乎明白了一些,可一回到家看见他们,心里还是想不通。

一天早晨三点多钟醒来,心想打坐吧,坐了一会,挺闹心,又躺下。似睡非睡中,从前额处飞出一个淡绿色的圆圆的东西(后来我想那就是元神吧),来到了一个大沙丘,看见有人在挖沙,就继续往里走,進到了一个很深的沙坑里,头蒙上很厚的一片沙土,不断的往下流沙,沙坑随时有坍塌的可能。这时我想我不能在这呆,会有生命危险,就顺着来的路回家了。醒来一看,快五点了,赶快起来去炼功。一路上想着那个梦,心想师父在点化我呀。在抱轮时,我在心里对师父说:“师父呀,我不是不孝顺,如果有三居室,我就不让他们走了。”至此希望他们赶快走的心放下了。回家吃早饭时,丈夫告诉我说:“爸妈他们要走。”我一听有些着急,还有两天就到八月十五了,就说过了节再走吧,丈夫说:“要走就走吧。”婆婆也执意要走,并说她要拿一些东西,我说:“要什么你自己拿吧。”当天丈夫就把他们送走了。折腾了两个月的家平静下来。

一天晚上做了一个梦:在我的家里,婆婆背着小叔子告诉我丈夫,“把她撵走,让她走!”于是我只身骑了我妈妈给我买的那辆自行车回我妈家。一边走一边想,回娘家去住也好,离炼功点近,上班也近,毫无怨言的走了。醒来为自己在梦中顺利过关而高兴,同时也明白了师父说的一个理,前世欠下的,是要偿还的。

从那时起,逢年过节,我就在自己家,把菜做成成品或半成品带到婆婆家里,全家人一起分享节日的快乐。只要家里有事,丈夫在家,就让丈夫去,丈夫不在我一定到场。凡事高姿态,给老人看病,我主动去交费。小姑子见我这样很感动,说什么也不让我交,她常对她的同事说:“我嫂子做的比我好,我得向嫂子学。”

2005年公婆嫌6楼太高,要买房子,又没有钱,最后商量决定,每家拿出三万元来买一处房子,等现住房卖了,再退钱,根据行情,最多能退回两万元。当丈夫跟我要三万元时,我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我们自己也刚买房子不久,孩子还在上大学……,刚要发火,好象听到师父说:“我们是借常人这块地方修炼。”就觉得提起的心马上又落下了,火也不知哪去了,平静的说:“那就都取出来吧。”当时我们只有三万元的积蓄。去看房子的时候,小姑子说:“嫂子,我真不好意思让你拿钱,从你進了这个门,你一分钱好处也没有得到过,你那份我拿吧。”我说:“那怎么行,养育之恩不能不报,我们是老大。”她说:“平时你就比我们给的多,那你就拿五千吧。”我还是三万元一分不少的拿上了。我心里很坦然,从中体悟到,如果舍弃那个利益之心,有和没有是一个样的。

也正是这样一步一步走过来,用自己的正行证实着大法。开始劝“三退”以来,我几次劝婆家人,可他们都不退。后来我就跟公公说:“爸爸,如果我不学大法,我绝不会拿钱给你买房子,也绝不会与你们相处到这种成度,是我们师父教我们与人为善,对谁都要好,退党不但可以保命,还会有一个无限美好的未来。这几年我所做的一切你看得见的。”他听后想了想,点点头说:“你说的对,那就退了吧。”后来,小叔子、小姑子一家全都同意退了。

现在家里很和睦,老人有什么事,谁有时间谁跑(还是小姑子去的时候多),相互理解、包容。

大法修去了我的憎恨心,随之也改变了一家人。这正是师父所说的“佛光普照,礼义圆明”。

一直以来以为修去了这种怨恨之心,当我在写此文时,才发现这颗心并没有完全的去除干净,在内心深处仍有残留,因为我一边写,一边回忆那些往事,我的泪水还会一次又一次的流出来。师父说过:“你能把心里放不下的东西带進天国吗?”(《精進要旨》<真修>)

看来去人心还真不容易,但我一定要彻底干净的去掉这些人心。

所悟有不妥之处,请慈悲指正。

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