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师父放心 我能走好回归的路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四月三十日】我是九九年四月走進大法中来的,从此告别了我二十几年的风湿性心脏病,现在我的身体非常健康,是大法给我们全家人带来幸福快乐。回想这几年来修炼过程中的点点滴滴,我不知道从何说起对师父的感恩,我觉得只有做好师父交给我们的三件事、抓紧救人就是对师父最好的报答!

我的修炼环境各方面都比较好,我本人有个最大的特点:见谁都是笑容满面,老的少的都能接近。为了讲真相,我会主动和别人说话。讲真相、发真相资料、《九评》都是面对面的给,并且告诉他们看完后你传给你们的亲朋好友,会保你们幸福平安的。我讲真相、劝三退大多数都是党员、干部,讲真相时我就遵照师父的法做,没有怕心,首先想到自己是一个大法弟子,救人就是我的使命。

在讲真相、劝三退中有很多故事,但到现在为止,最难忘的是两年前的一次讲真相的过程。一天晚上九点多钟我正在学法,儿子给我来电话,我一听带点哭腔,就问怎么了?儿子说他的女朋友和他吹了,就因为我们娘儿俩是炼法轮功的。她叫儿子放弃炼功,放弃了她就和儿子继续交往。儿子没有答应她,结果就分手了。

那时我儿子刚学法不久。我对儿子说:不要紧,那是缘份,咱们师父在法中经常说:“是你的东西不丢,不是你的东西你也争不来。”(《转法轮》)放下电话后,我觉的这不是件小事,我要亲自去给这个姑娘讲讲真相。

第二天,我就坐火车去她的学校找她。第一次见面,我第一句话就说:“我今天来不是为你俩的婚事来的,婚姻是缘份,我主要告诉你炼法轮功的人都是些什么样的人,你能和修炼大法的人在一起是你的缘份。对法轮功,你不要听信中共的那些诬陷宣传。”我就什么是法轮功,为什么炼法轮功,并把天安门自焚的真相资料拿给她看。我说,“你妈妈不是常犯咽炎吗?即使犯了咽喉炎说话都很困难,那个自焚割开了气管的刘思影怎么说话那么清晰,还能唱歌,你分析分析看,合理吗?”我又给她讲了“三退”的意义。我说你看,现在满大街都贴“天灭中共,‘三退’保平安”,小名、化名都可以。你是不是也应该退了?她表示要用小名退。

最后我说:现在大楼是很值钱,但如果有人给我十座大楼叫我放弃学大法我都不会干。我问她明白我的意思吗?她脸红了(她现在也学大法了)。

回程我乘的是长春发出的慢车,上车我就发正念,求师父帮我找到有缘人面对面给他们讲真相,结果一路上劝退了八个人。其中有一对老夫妇坐在我的对面,在闲聊中得知他们住在公主岭市,他们原来是做邪党党务工作的,现在已经退休。我抓紧时间讲真相、劝“三退”。我亲切的称呼他们叔啊、姨啊,他们对我也很亲切。我往正题上拉,说:“你们夫妇俩真幸福啊!家住在公主岭。”他们说:“这是个穷地方。”我笑了笑说:“这地方可了不得,出了一位伟人。”他们问:谁?我说:“法轮功的创始人啊!”他们夫妇俩说:“你学法轮功吗?”我就笑着点头。我说:“没学法轮功以前我有风湿性心脏病,炼功炼好了。您刚才还叫我‘小媳妇’,其实我比您俩小不了几岁,我炼功以后没有病了,也就显得年轻了。”老先生小声说:“现在上面对法轮功还挺严。”我说:“那只是表面现象,他能控制了人,但他控制不了人心。现在到处可见‘天灭中共’的标语,你们看过《九评》吗?”他们说看过,但有一点不理解,最后又问怎么用小名、化名“三退”?我给他们解释:有的人明知道邪党不好想退,但又怕邪党整他,所以用小名、化名退是为了破除他的顾虑。其实名字就是个代号,神看的是人心,不看别的,但必须自己从心里认可才能起作用。马上到站了,我说:“你们还没退,快把名字给我,我替您俩去办。”大姨顺口说:我叫某某,他叫某某。下车时,我们互相招手表示敬意。

两年过去了,我还时时回想起他们的音容笑貌。现在我讲真相劝“三退”更有经验,每天都能劝退几个。

请师父放心,我能走好回归的路,跟您“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