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光呼和浩特市女子劳教所罪行 【明慧网】

曝光呼和浩特市女子劳教所罪行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四月三十日】内蒙古呼和浩特市女子劳教所关押着二百多人,以吸毒人员居多,约三分之一左右是法轮功学员。虽然打着“现代化文明劳教所”的招牌,背地里却干着许多邪恶的、见不得人的勾当。在那里不但剥夺了人的身体自由,还妄图剥夺着人的思想自由。平时面临着强制性的管理措施,超强度的奴役劳动,严厉的惩罚制度,让人的精神时常处于高度紧张状态,承受着不该承受的身心压力,而且随时都面临着加期的危险,足以让人感到心疲力竭。劳教所特别是对新劫持去的法轮功学员,更是加紧迫害

(一)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法轮功学员被非法送去后首先到医务室做个简单的“体检”,量量身高,测测体温,没有任何医疗仪器,很不正规。甚至有的劳教所因身体情况差而拒收的,如高血压、心脏病、肺部疾病、肝炎病、性病(吸毒人员)等疾病的,在那照常收。

收下后分到各大队,共三个大队。一入队,法轮功学员就被严密包夹到监控室里,(不住人的屋子如库房、活动室等),由吸毒人员日夜跟踪、包夹,不许随便走动。监控室十分阴冷,四季不见阳光,空气也不好,天很热了还让穿着棉衣。晚上睡眠很少在水泥地上放个木床板,铺上行李,还要将头朝向门,门有时整夜大敞着,很冷,风也特别大。一日三餐都是凉饭(由其他学员吃完后收拾完了才端回来)。白天几名“转化”人给法轮功学员整天灌输着邪恶言论、看邪恶录像、读邪书等。吸毒人员不时地作着笔录。队里的大队长每天关注着强制洗脑情况,对于坚定的法轮功学员还不时地施加压力,如罚站、剥夺睡眠、利用吸毒人员辱骂、虐待、殴打法轮功学员、加期等。

有的法轮功学员被迫站了二十多天,大小便都便在自己的洗脸盆里,早上没人时倒一次,不让洗涮还说法轮功学员脏、臭,罚站时睡很少的觉,后来根本就不让睡了,由吸毒人员轮流看着,腿肿的很粗,无论年龄多大、头发多白都不放过。一次半夜正睡觉听到喊叫声说:“打人了”,听的很清楚,好多人都听到了,快天亮时又听到了几声。后来得知是法轮功学员图晓敏被几个吸毒犯毒打时喊的,当时大队长路俊卿就在跟前还说叫捂嘴。法轮功学员指问吸毒人员,凭什么打人?吸毒人员马上说:“共产党让打的,我打你就不怕。”队长告诉说打人时用毛巾把嘴捂上。

劳教所对于时间长不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还要加期迫害,每月都加,每月至少加5天,还有单项加期2——3个月,其中呼伦贝尔盟法轮功学员张学庆判三年加了一年,陆玲判二年加了四个月。

(二)强制超体力奴役

那里的奴役劳动强度很大,大多是所里从外面包来的活。无论年龄大小、身体状况如何,队里都给下了定额,甚至用钱来计算,每人一天定额为25元,很不合理,很少人能完成,还得竭尽全力地干,完不成就扣分,扣多了就加期。据说挣到的钱到年底给所里、科里、局里的队长发奖金,按级别发。

二队、三队有包筷子的活,据了解可能是直接从筷子加工厂拉出来的,无任何消毒措施的情况下,直接插上插套,插套上写着“已消毒,本酒店欢迎您”,无视人民的身体健康,直接运往各处销售。筷子也有等次,次一点的筷子要用一种专用纸包,纸上面印有“卫生筷”,这种纸必需阴湿了才能包上,所以头一天晚上要用湿抹布裹上,有的抹布特别脏,用水投投,蹲在水泥地上就裹。有时筷子掉的满地都是,还有的踩在脚底下了,很脏,捡起来一样包,有一次发水,筷子被淹湿了,队长让拿到外面水泥地上晾干了再装。

为了让人们多干活,有时上厕所都要限制。很多人员生病了,并且很重的病,也不能得到及时医治,不是特别严重的,医务室没开假条的还要带病干活,队长还说是装的。

生病了要去请示队长,要等队长有时间和同去看病的人多时才行,有的人请示晚了没去上,经常要拖上几天,到医务室只给开两三天的普通药,得不到治愈,稍贵一点的如消炎药都得自己花钱买,有时生一次病要去开几次药。法轮功学员李玉芬,一次身体出现感冒症状,队长领到医务室开了消炎药(阿莫西林),本人不同意吃,说是药物过敏,不能随便吃,队长强迫她吃了,结果第二天出现严重的过敏症状,发高烧、心慌、无力、全身起满了红疙瘩,在所里观察了两天,又打了针,情况越来越严重,被送到了二院(给劳教、劳改人看病的医院),到专家那儿去检察,据同去的吸毒人员讲,专家看了后当时说:“人都这样了怎么才送来?快用好药”。因为她以前得过肺结核一侧肺失去功能,所以给拍了肺部片子,当时大夫说:“这样的人怎么能适合劳教?”在医院住了二十多天,送回来后身上还是烧的厉害,心慌、无力,并且全身像扒了一层皮一样,从头到手、脚、浑身上下全部蜕了厚厚的一层皮,很吓人,据她讲这好多了,头一段时间在医院里身上、头上肿的很厉害,头肿的老大,更吓人。回来后恶警让吸毒人员看了她很长一段时间。

(三)其它迫害

在那里主要以奴役为主,所谓的学习也只是应付,很多时候所里要求上课,在没有外边来人给讲课的情况下,经常只是找一些干活慢的,多是老太太充数,年轻的很少参加。有时外边来人,叫什么“爱心大使”,要求全所人员都参加,回来后有时还要加班把耽误的奴役时间补回来。

呼和市女子劳教所在这样阴暗的环境下根本就教育不了什么人,有的吸毒的在这里待了三年,头一天出去,回去后没回家又去抽,第二天又被送进来,打电话告诉家人又加了三年的期。有的出去后待了三个月,又进来了,还笑着说“就等于出去旅游了三个月,反正该干的都干了”。还有的进进出出连续了四次,还说改不了。

所里有个小卖店,专门买吃的、用的,价钱非常昂贵,比外面要贵上2、3倍的钱,什么都得自己花钱买,连吃饭的饭盆、勺子都得自己买,而且都是统一的,一套饭盆、勺子要花十七、八元钱,连两个洗脸的塑料盆加上一个塑料凳子都要花40元,走时还得留下再接着卖给别人。吃的东西更贵,方便面、辣椒油、肠、烧鸡、猪蹄、牛肉、水果等,什么都能买到,只要有钱就行。都是统一定货,想要什么自己写货单,因所里的伙食差,油水少,有的一次就能买上千元的货。

有的人没钱赊帐吃,临走时让家人带钱付,有的欠了几千块钱,家人直骂说:“这是什么劳教所?怎么欠这么多钱,难道让抽烟?是坐牢来了还是来享福来了?”还有的开玩笑说:“这年头连坐牢都坐不起了”。有时外边来人在所里吃饭,剩下的饭菜装到饭盒里还能卖出去,而且买的很贵,一条鱼就能买上20多元,都是吸毒人员买去,来不及问价钱,去晚了还抢不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