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岁学员信师信法显奇迹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四月四日】我是1996年得法的弟子,到现在已经修炼十三年了。回想这十二年,正象师父说的,我是跟头把式的走过来的,特别是1999年去北京证实法被抓之后,一个跟头就两年多没有爬起来。虽然我还认为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可是由于怕心、图安逸心、惰性等人心,使我一直没有走出来证实法,甚至学法炼功都没坚持,甚至还认为走出来的大法弟子把资料送到住户的门缝里不是堂堂正正。那时我已完全没有了正念,都是在用人的观念看待一切。

可是慈悲伟大的师父不想落下一个弟子,让我看到了一个患有癌症的病人学大法后好了,可“七·二零”以后邪悟不修了,就死了;还看到,“七·二零”以前我市的一个辅导员在大法遭迫害后邪悟了,竟站到恶人一边作恶去了。这让我想到,他们脱离了法,让旧势力把他们拖了下去。那么我这么长时间不学法、不炼功,长此下去他们的路不就是我的路吗?想到这些真是太可怕了。因此我又拿起了《转法轮》并且主动找同修要师父在这段时间的讲法、经文以及各种资料,认真学了起来,并和老伴(同修)自己动手做法轮大法好不干胶到外面贴。

那是在2002年5月。是师父在我跌倒后把我拉起来的。我按师父的要求做三件事。有一首大法歌曲叫“师尊的手”,其中有一句歌词是这样的:“在污浊的深渊中您把我拉出洗净,扶我们从跌倒中爬起走正”。我特别爱听这首歌曲,每当我听到这首歌时都泪流满面,并决心象歌词中唱的那样“紧紧抓住师尊的手,用正念正行回报您给予的所有”。

我是一名“老年”同修,再过两个月就80岁了。对老年人来说坚持正念正行保持一个健康的身体对证实大法很重要。下面就这方面的体会写出了与同修切磋、交流。

1996年得法时我已经67岁了。修炼前我在单位是个有名的老病号:神经性疾病、胃溃疡、冠心病、痔疮等,常年被病痛折磨不能正常上班,所以年仅54岁就退休了。退休后炼了各种气功,可病却越来越重,又增加了脑血栓先兆。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看到了《转法轮》这本宝书,觉的这个法轮功与我以前学的那些功法都不同,于是决定炼法轮功。

1996年2月我有幸参加了一个学法班,看了师父在济南讲法的录像带,学了五套功法。九天班过后,我感到身体和以前完全不一样了,什么病都没有了,除了99年被抓后在停止学法炼功期间,因牙痛吃了一次消炎药、二次止痛药外,已十三年与药无缘了,现在医院大门在哪也想不起来了。

修炼起初,我的背部有所谓皮肤病,就一直在擦肤轻松药膏,因为不擦就痒。大约在学法两个多月后,有一次老伴在给我往背部擦药时说:我们没有病还擦这东西?我说对呀!不擦了,不擦了。不擦药了,没几天皮肤病好了,也不痒了,背上光光的。真是一念之差后果不同。

大约在我学法半年后,一天突然整天咳嗽不止,因为我原来肺经常好感染,为此也经常吃药打针甚至住院。这次咳嗽的这么重,产生了是否又是肺内感染的想法,其实这就是没有了正念,因而越咳越重,持续30多天后连觉都不能好好睡了,就想吃点药顶一下吧,就叫女儿把我原来吃过的止咳药拿来,当把药拿到我面前时,突然感到特别难受,想吐,我马上悟到不能吃药,这不是病,是消业,赶快把药拿走。药拿走后,我不知不觉的睡着了。第二天我和女儿说今天我没咳嗽。女儿说不是今天你没咳嗽,从昨晚把药拿走后就没听到你咳嗽。我又一次体会到了人神一念之差。

这之后女儿得法了。

还有一次,那是在我学法十个月左右,妹妹从外地来我家看我。她来时我还好好的,第二天突然发高烧,骨头都疼。妹妹起床后看我烧的这么厉害,又不去医院看,就着急了,问我老伴怎么回事?老伴说:“没事,这都是好事。”妹妹不理解就来问我,我也告诉她:“没事,这是好事。”在这种情况下妹妹待也不是,走也不是,很着急。次日早晨她起床后见我正帮老伴准备早饭,和好人一样。她说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于是我们向她洪法,她明白了并得法。

当时我和老伴确实感到是好事,因为这一下消去了多少业呀。

再谈一件近年的事。2006年秋,突然接到几个原单位同事打来的电话,但我拿起电话来,对方都说“没事”就挂断了。后来打过电话的同事告诉我是因为“听说你死了”,打电话看看是否这么回事。就在同时,我又接到在外地上大学的孙女的电话,她说她梦见我死了。当时我想这不是偶然的,是不是由于我不精進天年已到?不久感觉嗓子不对劲,好象有异物感,后来又感觉食道有异物感,越来越重,特难受,后发展到疼痛,甚至不能弯腰,吃水果都疼。虽然没上医院,没吃药,但正念不足了。也想到是旧势力迫害,但发正念却不好使。这样持续了十个月左右。这其间人的念老往上返:能不能死呀?是不是该死了?被旧势力迫害死了以后能不能圆满呀?那对常人会有什么影响啊?食道里到底是什么东西啊?虽然它没有影响我做三件事,但精神不振,做三件事几乎是在走形式,正念少之又少。

直到2007年一次集体学法时学到“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感到很震动。晚上睡觉时就想,这几个月我的正念哪去了,这么多的人心,情绪能好吗?“病”能好吗?从现在开始再不想这件事了,我的路是由师父安排的,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一切就听师父的安排,我就只管去做好三件事就行了。这样想着情绪好了,精神也放松了,高高兴兴的睡着了。第二天一早醒来什么嗓子异物感、食道异物感全消失了,一切都好了。当时我热泪盈眶,师父啊,师父,您又为弟子承受了多少啊!我一定要用正念正行回报您给予我的这一切,紧跟您向前走。

由于我有了一个好的身体,为我讲真相打下了一个好的基础。2002年5月以后,一直坚持学法炼功,按师父的要求做好三件事,对师父的新的讲法、新经文认真学习和同修集体切磋。2006年在我家成立了学法小组。

在讲真相劝三退方面除了在本地区坚持常年的做,还去外地向老同学、亲朋好友讲真相,向来家的警察、原单位的党委书记、党委成员等讲真相。由于自身变化很大,这本身也在证实法,讲起来效果也比较好。我送《九评》、真相资料、贴真相不干胶等都很轻松。除资料点来的资料外,有时也自己动手制作,如“法轮大法好”和劝“三退”不干胶,真相气球,真相币等。

我做的还很不够,今后要继续努力做好三件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