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吁营救被非法判刑10年的弟弟解运欢(图)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四月四日】我叫解运华(博林光弘),是日本静冈县藤枝市的一名会社员,也是一名法轮功弟子。从1996年开始我的家里有6人修炼法轮功。但随着1999年7月在中国 江××政治流氓集团对法轮功的残酷镇压开始以来,生活在中国的5个亲人都遭受了不同程度的迫害,而只有我一个人定居海外而幸免于难。

现在最令人担忧的是我的四弟解运欢,34岁,原静冈日本语教育中心的学生,2000年2月回国为法轮功讨公道,却被中共邪党非法判重刑10年,长期遭受迫害。


解运欢回国之日(摄于2000年2月1日)

非法关押在狱中的解运欢

弟弟解运欢被非法判刑10年

解运欢1999年4月来日留学,2000年2月毅然放弃日本的学业回国为法轮功上访。弟弟刚刚回到国内就受到了黑龙江省鸡东县公安局的非法通缉。从那时起就一直流离在外。2001年3月,四弟突然音信全无,不知去向。直到5月末,家里收到了四弟几经辗转而捎出来的一封短信,才知道四弟已于2001年3月12日被北京国安特务秘密绑架,因他手中有几位国外弟子的电话号码而被当作日本特工调查,调查证实只是普通的法轮功学员而已。中共当局这样兴师动众,投入大量人力物力,采用高级特务手段对付法轮功学员的事情比比皆是。

后来四弟被送到臭名昭著的团河劳教所洗脑,经受了长时间不让睡觉、暴力殴打等一系列精神和肉体的折磨。并且在团河劳教所关押期间染上了疥疮,情况严重。直到2001年7月末遣送回鸡西市第一看守所,也未通知家里。 在这个所谓讲求法制的国家,江氏集团采取黑社会的绑架手段,将本国无辜百姓任意抓捕折磨,而不向家属做任何通知说明,让人难以置信中共是一个多么可怕的流氓集团。

四弟被遣送回鸡西市第一看守所不久,就被刑事拘留,同各种恶性刑事犯、严重经济犯关押在一起。据传刚开始时20平方米的监室最 多关押40几人,将修炼“真、善、忍”的好人和凶恶罪犯同关在这样狭小的空间里,其结果怎样让人不敢想象。正因为其迫害的非法性,手段残忍,所以一直不允许家里人探望,家里只能从四弟想方设法捎出的只言片语中了解情况。每月去看守所给四弟存入200元生活费和必要日常用品,但每次都是通过狱警、牢头的层层盘剥,最终拿到手的已是所剩无几了。

在四弟被非法超期关押的一年多时间里,鸡西市国家安全局的邪恶警察及公检法的不法之徒趁机敲诈,称只要拿出足够的钱来,打通各个关节可减缓刑期甚至可以释放。有一次我求一位归国探亲的亲属想办法去看守所看望四弟,结果鸡西市国家安全局的不法警察谎称将四弟领出来了,约定在乌七八糟的娱乐场所见面。亲属对这种做法深感疑惑而没有上当。这些人只想敲诈勒索。中国豢养一大批国安人员,名义上是维护国家安全,实际上是采用秘密绑架、跟踪监视的恐吓手段迫害百姓。

因家里人不配合邪恶,不法之徒们觉得捞不到什么油水。就通过酷刑折磨、威逼利诱、十几天不让睡觉等卑劣手段,搜罗整理了一套虚假捏造的所谓证据、证人与2002年8月15日在鸡西市鸡冠区法院,在无自聘律师、不通知家人庭审旁听的情况下,只以制作1400余张法轮功真相传单、刻制90余份蜡纸和参加了几次法会的荒谬罪证,无视中国的宪法、法律判处四弟10年重刑,并剥夺上诉权利。

2002年10月四弟被送到鸡东县哈达岗监狱。因四弟是近视眼。按照监狱的规定视力不好的人是不允许到矿井里从事劳动的,但对于法轮功学员,一切法律规则都已失效。唯一起作用的是“对法轮功学员怎么处理都不过分”的邪恶规定。就这样四弟每天被强制到危险的井下从事装运煤炭的重体力奴役。身后是挥舞着皮鞭、棍棒的牢头,稍有怠慢就会招来抽打和谩骂。在中国这种奴隶式的强制劳动,在每个劳教所、监狱都是公开的秘密。

2003年5月,为了统一管理被判刑的法轮功学员,四弟及当地10几名大法学员被转送到牡丹江监狱。在这所监狱虽然没有装运煤炭那样的重体力奴工,但每天强制奴工劳动达16小时之久。中国当局所说的对法轮功学员“春风化雨”般的关心帮助,就是通过高强度的紧张奴役劳动剥夺你自己思考的时间和权利,从而麻木人的大脑,使你成为唯命是从的工具。

对于学员家属的接见也控制严格,每月只有30分钟的严格监视下的探望。如有狱方认为的敏感话题出现,就会被立刻中止会见,几个月甚至半年不允许见面。就因上一次家里看弟弟时说了几句有关大法的话,已有几个月不允许探望弟弟了。这证明依靠暴力、谎言强制洗脑的脆弱性。

从2001年到现在,四弟解运欢经历了无数次精神上的洗脑和肉体上的折磨,本来就瘦小的他更加瘦弱,据家里人讲已到了皮包骨头的程度。在 他这个年龄的年轻人本应处在生活上无忧无虑,事业上有所作为的时候,可是只是为了追求“真、善、忍”真理,维护自己受益匪浅的人生信仰,就遭受不白之冤。

我弟弟解运欢现在被非法关押在牡丹江监狱十监区(之前曾被非法关押在黑龙江省鸡东县哈达岗监狱三监区一中队半年之久,每天被强制下井采煤,劳动强度非常大),已经被非法关押八年了,在这八年中仍被限制探视,家人每次费许多周折才能看到,且有狱警和包夹不离左右,前一阶段在网上看到有关他的消息,因为拒绝劳役,被酷刑折磨。

从1999年7月开始,在中国象我弟弟这样被违法判重刑,遭受牢狱折磨的年轻人有成千上万人,象我们家一样被拆得四分五裂的家庭何止万千。 我们家的经历只是法轮功人权迫害中冰山的一角。更有甚者,已知姓名的3000余名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只为维护自己的信仰被折磨致死。而这对于法轮功学员种种灭绝人性的残酷迫害归根到底是因为江泽民出于个人妒嫉、权欲熏心而做出的错误决定,这本身就违反中国宪法和世界人权宣言的镇压暴行该到结束的时候了。

其他亲人受迫害情况

母亲战清敏,现年67岁,从2000年1月先后被鸡东县公安局非法拘留6次,关押时间合计半年左右,几次都是绝食闯出,所在单位鸡东县红少年小学三年多未发给退休工资。至今流离失所近七年才回家。然而在2008年12月1日,鸡东县国保大队又以处理2001年的流离失所为由又罚款2000元,且不给任何收据。而且奇怪的是,竟然在本人不在的情况下被鸡东县公安局定两年劳教。恶警们听点风声就到处抓人,各种费用擅自从母亲的退休金中强制扣除(合计16000元,还不算各类罚款和保证金)。2001年国保大队恶警孙作恩和第一派出所片警柴立明到山东青岛追捕我母亲,三天就花掉5000多元,这些费用都从母亲工资中非法扣除。这跟明抢有什么区别!

我的嫂子赵玉梅,45岁,家庭主妇。2000年末同母亲去北京为法轮功上访。被黑龙江省鸡东县拘留所超期关押长达4个多月,2001年中国新年是在看守所中度过的。也是从那一年起我们家一直未能过一个中国的传统的团圆年。后来被勒索罚款6000元人民币后释放。2002年8月,当地不法警察借口搜捕我的母亲而抄了哥嫂的家,只因查出几本法轮功的书籍就将嫂子关入了鸡西市第一看守所,在那里嫂子目击了鸡西市的邪恶警察采取恶毒下流的流氓手段对待女性法轮功学员,警察用电棍电击女性的胸部及下身等卑劣方法。嫂子本身也承受了莫大的屈辱和折磨,一周后经过亲属的多方活动,被勒索了1700元罚款而释放。要不是亲耳听到我真难以相信中国的警察已堕落到这种禽兽不如的地步。中共这样的一帮人渣管理社会治安多么可怕!2003年7、8月份,常来骚扰嫂子的恶警发现一张法轮功真相传单,就又拘留了嫂子一周左右,勒索罚款后释放。

姐姐解明娟,42岁,先后被鸡东县公安局非法拘留4次,其中三次绝食才被释放,总共被勒索罚款6000余元,2000年同母亲流离失所半年左右。2001年末去天安门请愿在火车上被抓捕,非法关押、监视居住几个月,被单位停发一年工资。接着被劳教两年,在所在单位鸡东县供电局的担保下,监外执行,一年当中,每个月只发210元生活费。

三弟解运杰,38岁。2000年1月去天安门打横幅,被抓捕,由工作单位所在地黑龙江省宾县公安局非法关押39天,后由单位作保释放。因为他是单位技术骨干,无论去哪里,都由单位派专人看管,不离左右。

我们家6人修炼。在中国国内的5人都不同程度地受到迫害,只有我因侨居海外而幸免于难。这就是邪党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将和睦幸福的大法学员家庭拆得七零八落、四分五散的真实写照。

在这里我呼吁世界上所有有正义有良知的人们,关注中国的人权状况,呼吁中国政府制止江氏一伙政治流氓对本国人民、对真、善、忍的迫害。早日恢复法轮大法的名誉,释放所有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弟子,尽早结束这场对人类善良本性肆意践踏的浩劫,严惩邪恶、匡扶人间正道。

在这里劝告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警察,不要再随着江氏政治流氓集团作恶而断送了自己的未来。目前人权恶棍江泽民已被海外法轮功学员和人权机构告上了法庭,各种司法程序正在顺利进行中,相信在不久的将来会将人间邪恶之首绳之以法。“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也正在收集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责任人的名单及迫害证据,以在适当时机送交国际法庭追究其罪行,并已将一万余名责任人的名单送交联合国人权组 织。为了你们自己的将来、也为了你们的家人一同免遭历史的唾弃,请幡然醒悟,善待法轮功学员。

邪党犯罪团体: 北京团河劳教所
黑龙江省鸡西市第一拘留所
黑龙江省鸡西市国安大队
黑龙江省鸡西市鸡冠区法院
黑龙江省鸡东县公安局及国保大队
犯罪人员: 鸡西市610办公室 杨大仁
鸡西市政法委书记 孙华平
鸡西市国安大队 姓宋的一名警员
鸡东县公安局政保科 李清华 孙作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