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人心 更好的证实大法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四月四日】一九九五年,第一次看《转法轮》不到一半时,就认为是天书,当时本身也在寻找成仙得道的法门,我就这样成了大法修炼中的一员。虽然在大法中修了十几年,做的不如意的部份时有发生,好在从来没有离开过大法,同时在尽心归正自己,并且逐步的走向成熟,回想这几年的修炼历程,写出点滴感受,请同修慈悲指正。

一、协调

“七·二零”后,由于形势发生了变化,原先的一些协调人有一部份没有走出来,我就主动出来做一些联系的事情。当时的压力非常大,也是凭着信师信法,觉的既然我是大法中一员,就应该主动挑起这个担子。

九九年九月,我地组织了一个小型法会(当时是迫害以来的第一次法会),我积极参与组织联系,使更多的同修认识到去北京证实法是应该的。虽然在此之前,我曾两次去北京,那时不知怎样做,只知应该去维护大法,其中也掺杂了怕被落下的心,所以当第三次去北京时(九月底)自然难达到证实法的目地,心想反正都是被抓,这是多大的私啊。后来我经常去各学法点,相互鼓励,分清正法修炼与个人修炼区别,并组织了许多小型交流切磋的法会。

当时做这些事情时,由于掺杂了许多不纯正的因素,结果在二零零零年十月,我第三次被绑架進看守所,受到迫害,由于被迫害的时间长了,许多人心也起来了。但是通过加强学法,在同修的帮助下,我还是走过来了。

记得第一次发资料时,有许多同修有不同的看法,我和一些同修切磋,认为先由少数几个同修做起来再说,并且在本地区同一天做,使众生明白真相,后来同修也都明白了,并且自觉的参与到讲真相、发资料的证实大法的活动中来,就这样我们地区大面积的讲真相,而且做的非常好。

虽然那时做了一些事情,但带有许多强为心态和不理智的因素,在一些事情的参与上,有一种常人形式的维护法的做法。开始的许多魔难是因为没有理性的去做,同时也给本地讲真相带来不利;在一些事情的运作上,经常坚持自己的看法;在与同修的接触过程中,不合自己的观念、口味时,常带有情绪;指责、抱怨成份多,关心、替别人着想的部份少;把别的同修不足的部份放大,轻描淡写的看自己的不足部份。

后来认识到:其实每个同修都是在大法中修炼,是走在修炼路上的神,各自都在发挥自己的作用,因为同修是一个整体,有师在,有法在。我只能用善心去对待他们,在增强自己包容心的同时,放下对同修形成的观念,因此在协调上,我从来没有因人废事,一切以法为重;同修之间有间隔,也相互补充;有些具体事情有不同的看法,同修都能以大局为重,即使有不同的做法,事后都能达成一致。主要是做到了向内找,放下自我,找自己的不足,这样一来,使本地的修炼环境宽松多了,也使大面积的众生能够得度。当然,促成这一系列事情的发生,是同修能够以法为师,共同精進得结果。

二、工作

在常人中,我做的工作是在不断的变动,经常换位置,也给我讲真相带来许多方便。要说讲真相,我从“七·二零”就开始了,当时是自发的,因为我是大法粒子,维护大法是我的责任。后来是系统的,并知道为什么要讲,在各种工作场合,都是我讲真相的机会。当然,开始做这些事情,有许多不理智的因素,例如:二零零零年我多次去两所中学,到各个年级每个班讲大法好,结果被不明真相的教师告到派出所。感谢师尊的慈悲呵护,让我安全回家。

在具体工作过程中,也有许多矛盾,我都严格用大法要求自己,也使许多常人改变了对我的看法,很多人认为我工作负责。在二零零六年、二零零七年两个年度中,我被省总公司评为先進工作者,并颁发荣誉证书。据说全区每年只有一个先進,我多次向本单位工作人员讲真相,人人都知道我是炼法轮功的,把先進发给我,这本身就是他们给自己摆放了一个正确的位置,主要是他们看到了大法弟子的风范。

另外,我利用我工作的方便,从开始发正念到现在,我天天坚持到政府、街道、派出所等邪恶集中地发正念,数年如此,因为这是我应该做的,更主要的也是我的责任。

我感谢师尊对我的安排,使我能救度更多的众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