挂真相条幅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四月五日】我今年已经六十六岁了,是一九九八年得法的大法弟子。没学法的时候自己身体有多种疾病。九八年走入大法修炼,几个月中,思想转变、身体变化,都体现了大法的超常。以前严重冠心病、高血压、风湿病、妇科病,修炼几个月,病全都好了。修炼后才知道无病一身轻的感觉。眼睛没修炼前就花了,做活、看书都得带花镜。修大法后,我就坚信师尊、坚信大法,我们大法弟子每个细胞都是真、善、忍粒子构成的生命,几年中我就把花镜摘掉了,现在看书、学法都不戴眼镜,体现了大法的超常。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早晨,听到这么好的大法受到迫害,就带了家里仅有的一百元钱和几位同修在七二零的当天踏上了列车,顺利到了北京,我们几个同修刚走到中南海,就被警察抓送到北京一个体育馆里,一天时间就有几十万大法弟子来北京上访证实法,我们背师父的经文,学《转法轮》书,体育场中“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的喊声此起彼伏,看到体育场上空大大小小的法轮在飞旋,象星星一样,大法弟子喊“师父!”“师父好!”“谢谢师父!”心情无比激动,感悟师父时时刻刻都在弟子身边。两天后,我们被送回家,两天我只吃了四个面包,一瓶水,却一点也不觉的饿、累、困乏。

后来,我们广传真相,救度众生,师父咋说我们就咋做,按照师父要求做好三件事。在二零零一年大法日那天我们挂真相条幅。准备好后,干扰就来了,有同修传今夜全市“邪恶统一大搜捕”,我们小组同修切磋,这种情况还做不做,我们经过切磋,放下一切人心,按原计划做。

那晚我市从郊区到市区,从西挂到东,从南挂到北,主要大街都挂上条幅了。为了半夜行动方便,我在女儿家住下,一大早就听没修炼的女婿说,大街上的人都在议论,大法弟子真了不起,到处都是真相条幅。我手中剩余一个条幅和一个法轮图,有一个同修总不敢去证实法,这时我顺路把那个条幅和法轮图给他,他也要了。这时我本该从小道回家,可我欢喜心一起想到大街上看看满街的条幅,就走了大道。到了公路上一眼望去从南到北挂满了条幅,迎风飘摆,鲜艳、壮观,心里别提多高兴了。走着走着碰到一个条幅掉地上了,我想太可惜了,就捡起来挂上了,第一条顺利挂上了,又碰到第二条掉下来,我又挂上了,满街是人,这时才看到警察已到跟前,叫我跟他走,问我是不是挂条幅的,当时我就想起师父的话,第一念就不配合他、并发正念,我对他说“我不跟你走,我还要回家做饭呢!”他一伸手就把我的包夺了过去翻了翻,什么也没找到,就让我走了。

虽然回到家,这却是一次深刻的教训,真正明白师父讲的法,“在修炼的其它方面和过程中也要注意不生欢喜心,这种心很容易被魔利用。”(《转法轮》)修炼中的事情看似偶然,师父却是时时刻刻保护着弟子。无论用什么语言也无法形容师恩浩荡,惟有听师父的话,精進、精進、再精進。

二零零一年冬季,我们十余名大法弟子去市里挂十米长的大条幅,我负责拿条幅。因为年轻同修多,车骑的很快,我在后面紧跟着,碰到一个人,我怕心就出来了,躲了一下,他们转弯时我没看到,和同修走散了,在市里的大街上骑了四个来回也没找到同修,我一个人真着急,这时我就求师父加持,让弟子找到同修,这时同修也在找我,也求师父加持,正巧就碰到了,我知道这是师父的安排,同修们也深有同感。在师父的呵护下,大大小小的条幅全挂上了,并顺利返回。表面空间是我们在做,实际上每一件事都溶入了师父太多的心血。

得法这十年,有太多体悟、深感大法的超常,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的责任,师父的期望,众生的盼望,每当讲真相中遇到有缘人,他们都在等,并微笑着谢谢大法弟子。在这正法机缘最后的时光里,我会更加努力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不懈怠,不放松,修好自己,救度更多众生。向慈悲伟大的师父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