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恶每天都在马三家劳教所发生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四月五日】前两天有位同修问我说:“明慧写的迫害大法学员那些残酷事实是真的吗?”我听后大吃一惊,同修为什么有这样疑问呢,我的心情很难受,马上给她讲了我被迫害的亲身经历和我在黑窝点亲眼看到邪恶队长怎么迫害大法学员的实例。

她走后我一直在问自己,为什么同修到今天还有这样的疑问,为什么她又在我面前提出这样的问题?我想既然让我听到这样的问题决不是偶然的,因为我是当地地区首批受到邪恶共党政府部门的迫害,而且我也是辽宁省马三家邪恶黑窝迫害大法学员的见证人之一。可我却因许多执著心的阻碍,一直没写揭露邪恶黑窝怎么迫害大法学员的文章。今天听到同修的提问,把我问醒了,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学员,为什么不快点揭露这种邪恶本质呢?是我的私心导致耽误同修了解这场邪恶迫害大法学员的真相。现在我要把我看到马三家邪恶黑窝怎样迫害大法学员的残酷手段揭露出来。

我在二零零零年到二零零三年间,多次遭到当地拘留所、看守所、教养院的非法关押,经济迫害达上万元。

二零零零年春,我被非法劳教一年,被劫持到马三家女子教养院。当时马三家有一座三层楼,上下楼都非法关押着全省各地的大法学员,分了几个女子大队。我被非法关押在第一大队第一室。队长姓方,二十八、九岁,我们被关的牢房有六十来人,有七十多岁的老年同修,也有十六、七岁的花季少女同修,邪恶队长利用各种办法“转化”每一位同修,每天播大量污蔑大法和师父的录像,每天逼大法学员劳动十四、五个小时。环境十分恐怖。

邪恶队长方某表面对大法学员非常伪善,可如果大法学员不听她的、不“转化”就会受到残酷折磨,如:不让睡觉、让人蹲着不让站起来、两手背到后背弯腰长时间、让大法学员在便池长期盘腿不让拿下来、用电棍电脖子动脉处和阴部、让犯人随便毒打等。

和我同牢房有位大连大法学员,叫李丽丽,那年四十一岁,因她坚持炼功,坚修大法不“转化”,邪恶队长对她进行长期的残酷折磨,几乎每天都用电棍电她,让吸毒犯人毒打她,她身上经常看到青一块紫一块,在脖子上经常看到动脉处被电棍电的伤痕和红肿的泡,有时恶犯还电她的阴部,使她站不了坐不下,她坐下时会发出撕心裂肺的尖叫声。我们只能看在眼里疼在心里,那时我们还不知道发正念,就这样忍受着这种红色恐怖的残酷迫害。李丽丽因长期的残酷折磨,最后被迫害的精神失常,丈夫也和她离婚了。在我出来那时,她依然被关押在邪恶黑窝马三家教养院一大队一室。

另一位大法学员名叫王小东,十八岁,不知哪个地区的,在她坚信大法,不“转化”。有一天恶警队长方某把她叫了出去,不一会儿就从方某的办公室传出一声声惨叫,那撕心裂肺的声音回荡在整个走廊里,让每一个大法学员默然泪下。她还是个孩子,是一个正常人最美妙的花季少女时期,可是,只为她坚信真、善、忍,却遭受着惨无人道的邪恶迫害,回到牢房看到她满脖子都是刚刚电棍电的伤痕,没有一个好地方。看到小同修遭受着这么残酷的迫害,痛心的心情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写到这里我还是忍不住泪水夺眶而出,因为这是发生在我身边的真实例子。

这样的例子举不胜举,马三家的每一个大队每一个牢房里都有此事情发生。我所说的只是冰山一角。邪党对大法学员的迫害真是罄竹难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