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自己遭受的迫害写出来 曝光邪恶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五月九日】看了《明慧周刊》刊登的同修文章“曝光就是否定,不曝光就是承认”后,深有感触。九八年以前,由于病魔的困扰,我几乎心灰意冷,常常想去死,这样一了百了,省得遭罪。九八年以后有幸得法,一身的病在炼功一个月后不翼而飞。我更加相信大法。

我按照师父的要求做三件事,自以为是很不错了,自从看了同修的文章,我突然感到自己很没长進,离大法和师父的要求差得很远。想起来确实惭愧。由于学法不深,对揭露邪恶没有清晰的认识,认为自己承受的迫害比起文章里的同修们小得多了,不值得上网曝光。还用自己文化太低,文章写得不好作为借口,现在想起来这都不是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的思想。这样只能让邪魔钻空子加重迫害。所以我决定把自己承受的迫害写出来,曝光邪恶。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当中共铺天盖地的诬陷大法和大法弟子的时候,邪恶压顶,真的象天塌下来一样的感觉。那时我心痛无比。但是凭着对师父一颗坚信的心,同年十一月底我和城里的同修一块到北京上访。刚到天安门广场,一群恶警蜂拥而至,把我们拉上了警车。我是一个老百姓,只想对政府说明情况,我们就为做个好人,没有任何的政治目地。谁知道就这也不行,一个政府,在光天化日之下对手无寸铁的老百姓如此蛮横无理。车上大家在喊“还师父清白,还大法公道”,我口里也在喊,但心里却不由得发抖,这时我告诫自己,大法弟子不该这样,我们没做错事,为什么要害怕。我来这里是为了证实大法。不能这样什么都没做,就被他们关起来。于是我伸手掏出口袋里的真相资料,用力打开车的玻璃窗,撒向街上的人群。

过了一会我被拉到了一个地方,只见到处都是警察,后来又分别把我们送到各处,我同样被送到了一个不知名的派出所(因为天黑看不见),到了房间,恶警让两个女的扒下我的衣物進行搜身。我说你们太过份了,他们却恬不知耻的说:“对你们法轮功就得这样。”她们问我到北京来干什么,我说:“证实法,告诉你们我们只是在做好人。”她们逼我说出地址,我不说,她们就把我的外衣脱了,用手铐把我铐在一棵大树上,直到后半夜,才放我回到房间。

后来她们再次逼问我是哪里的?我想,我没犯法为什么不敢说出自己的地址。即使你们知道我是哪里能把我怎么样?于是我告诉了他们我的地址。他们连夜通知所在地派出所所长把我弟和我儿子带到北京,第二天让他们把我接回去,路上,他们威胁我说,“你回去了不能说你的病是炼功炼好的,只能说是炼坏了。”

这样我转回了当地公安局关押几天,期间他们逼我儿子到处借钱,连同到北京的小车费用和说不出名的押金共计七、八千元,才放我回家。但却不出示任何的手续。后来我去公安局索要,他们谁都不肯承认。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