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强向内找 不让旧势力钻空子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四月七日】我们所在城市附近的农村地区,有一位同修,他的具体情况我不是很清楚,据说他的天目开的很好,打坐入定的时候另外空间包括神佛的世界都看的很清楚。前一段时间,他所在的地区同修之间发生了一场争执。

争执的原因主要在两个方面。第一个方面,这位天目开的好的同修利用功能给人看风水、算命。按他自己的说法是他在学大法之前就是给人看风水算命的,这个本身是他的职业。同时他是在利用这种方式讲真相。由于他看的比较准,所以很多人都比较信服他,而他自己认为自己能够把握得住。从实际情况来看,他确实劝退了不少人,还有的人因为他的介绍开始学大法。对于这种情况,同修当中有的人支持他,也有的人有不同意见。第二个方面是这位同修认为自己看到了许许多多另外空间的真实体现,同时也看到了许多在常人空间看不到的法理。许多人包括一些修炼人对他都比较推崇,他就把许多东西讲给这些人听,还写了一些文章,传给一些人看。也有一些同修认为这种情况很不妥当。

因为这两个方面的问题,后来就发展到有一些同修上门去批评他,又有一些人维护他,他自己也不接受这种批评,就形成了两个方面的争论。以至于到后来逐渐言辞激烈,有人说他是魔,干扰同修、破坏法。他说这些人假修炼,层次低嫉妒心强。双方都说了一些很难听的话。这些偏激的言行甚至影响到本地同修们讲真相。有一个资料点的同修也参与了这次争论,来来往往的,造成资料点被注意,差一点暴露,后来因为及时迁移才没有造成损失。

在矛盾激化之后,事情的双方都不同成度的认识到了自己的不对,后来双方都就自己的态度和激烈的言辞向对方道歉,认为作为修炼人,不应该如此。天目开的好的那位同修也表示再考虑一下自己做的是否妥当。尽管双方都有不同意见,但是不再有常人式的那种争论了。

以上情况我是听当地一位同修进城来交流的时候谈到的。在他说了这件事情之后,我想起了自己以前所经历的一件事情。我是九五年开始学大法的,我们所在的地区普遍得法时间比较晚一些,我开始修炼大法的时候,本市城区还只有一百多人修炼,到九六、九七年才成千上万的增加起来了。所以我们一起开始修炼的人后来基本上都成了当地的骨干和辅导员,大家相互之间也比较熟悉。就是在这些老学员当中,当时也有一些对法的理解并不深刻。我认为自己学法还是比较严肃认真的。当时洪法、组织炼功点、教功都是我们这些人在做。在工作过程中,我看到了一些问题。比如,有的辅导员在教功的时候没有按照师父教功的说法去教别人,自己创造了一些新名词,像“做动作要指尖领着手臂走”等说法,有的辅导员自己的动作也不准确,还有当时还没有统一的炼功音乐带,许多炼功音乐都是自己复录制作的,有的炼功点使用的磁带不合格,如把“叠扣小腹”的时间缩短为几秒钟,等等。对照当时师父的经文,我认为这些都是比较严重的问题。我就把这些问题和自己的见解在辅导员会议上提了出来,认为大家一定要改正。我在辅导员会议上提了两次,感觉没有人重视我的意见,心里就很着急,总是想着,这些问题不解决怎么行呢?就找到相关的辅导员去说这件事情,结果感到还是没有人听我的意见。

当时我真的着急呀,心里想,难道是我错了吗?于是回家认真去看师父的讲法、经文,反复看、反复想,还是认为自己认识的没错。于是,我就又找到其他的辅导员去谈这件事情。可是,得到的结果更糟,简直没有人听懂我说的是什么意思。比如,我找一个功友说录音带的问题,他听了之后说:“不要紧,你刚学,炼功坚持不下来是正常的,坚持一段时间就好了。”一下子把我搞的又气愤、又是莫名其妙。心想,你说哪儿的话呀,我炼的比你还早呢!

就在这个时候,师父的经文《再去执著》发了下来,其中的一句话一下子震撼了我:“当你心里为什么事过不去的时候那不是执著心造成的吗?”我看着这句话,有些发呆,是呀,我心里为什么一直过不去呢?后来几天,我没有再去找其他人去说这件事情,自己对照师父的讲法,反复思考,最终认识到,我对法的理解并没有错,但是我自认为自己理解高人一等,显示自己的心并没有放下,并用维护法当作借口把它掩盖起来了。尽管我以为自己一直在用一种平和谦虚的语气和别人交流,但是在我急切的心态当中还是掩盖着许许多多执著。认识到这些之后,我暗下决心,一定要把自己的心放下,一定要达到真正的心态平和。

接下来几天,心里觉得很难受,我努力去克服着,同时也感觉到有一些东西在发生着变化。几天过去后,终于,我感到自己一下子轻松了。也感到自己可以平和的去劝告、处理这些事情了。就在这个时候,炼功点拿到了统一的炼功录音带,再去看那些我原来认为教功有问题的辅导员,那些我原来指出过却感觉没有人听的问题,也都已经纠正过来了。我什么也不用再说了。当时,我一下子感到了师父的慈悲,大法的洪大。

回过头来再次去学师父的经文《再认识》的时候,一下子就有了更加深刻的理解。

进城来的同修听我说起这一段经历之后,也是深有感触。我们又继续谈起他们那里所发生的那件事情。感到他们那里这一次发生矛盾,中间矛盾激化,带来干扰和损失,关键还是在事情发生的过程当中,大家缺乏向内找、向内修,使自己魔性的一面起了作用,同时也使旧势力的因素钻了空子,造成了损失。但是随即他又提出了一个问题,他说,当时也有同修指出,我们不应该一味的看到别人的问题,应该向内找。但是有的同修认为,现在是正法时期,我们不能一味的向内找,那是个人修炼时期的状态。他破坏法,我们一定要去制止他。不能因为修自己而不管不问,这样做对法、对自己、对他都是不负责任的。而另外有一些同修说,他们(指争论的对方)认为只有他们自己是按照法的要求在做,只有他们自己是最对的最正的,认为别人都不如他们。我就是要刺激刺激他们,暴露暴露他们的魔性,如果他们真的能认识到,能提高,我就算当一把魔也无所谓。认为自己的出发点是帮助别人。对于这两种认识,究竟应该如何去理解呢?

谈到这些问题,我们感到这其实也就是我们在具体事情当中应当如何去把握、如何走正、如何破除旧势力干扰的问题。后来就这个问题,我谈了自己的一些认识。我想,对于他们的具体情况不说,因为真正的情况我也并不了解。就假设说,如果一个人由于不能真修被旧的势力钻了空子,或者是一个常人受邪恶因素的控制,做出了一些破坏法的事情,那么,作为一个大法弟子,我们应当如何做才能维护法、才能破除旧势力的这种干扰呢?如果我们只是采取一些常人的办法,去劝告、批评、去阻止他,那么,就形成了一种人中的对立,甚至是会针锋相对。如果把握不好,个人的执著和魔性的一面也会被旧势力钻空子,从而激化矛盾,带来更大的损失。这样做的结果,岂不是成了嘴上说我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其实却还是被旧势力钻了空子?如果说,我们首先用一个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首先查找自己的原因,想一下我为什么会遇到这样的问题,是不是我自己有什么执著造成的?在查找自己的同时,不管对方是一个常人还是一个修炼人,我们对表面的人都应该用和善的态度去对待。善意的去阻止他、劝告他,都是可以的,关键的是用正念去清除背后的干扰因素,这样去做才能更好的破除旧势力的干扰。

从这个对比当中,我们看到了一个情况,就是说,不是正法时期我们不能一味的向内找,而是正法时期相对于个人修炼时期对向内找有了更高的要求。对于个人修炼时期来说,向内找是为了发现执着,更快的提高,隐含着一种为了个人圆满的因素。而正法时期,对于真修的大法弟子来说,师父已经明确的告诉我们,个人的圆满已经不是问题,那么这个时候的向内找是为了不让旧势力钻空子,为了破除旧势力的干扰,更好的救度众生,完全是一种无私的因素。再者,个人修炼时期如果放松了向内找,可能造成的后果会使自己的提高变慢,但是在正法时期如果放松向内找,就有可能会使旧势力钻空子,从而对救度众生带来损失。所以我们更应该严格要求自己,从而才能更好的助师正法,不负我们的史前大愿,不负众生对我们的期盼。

通过对这件事情的交流,我们思想里更加明确了许多,所以把这件事情和交流的内容写了下来请同修们参考。不对的地方请大家批评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