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足本职,走出自己的修炼路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四月八日】我在邪党政府机关工作,属于半公开的弟子。近些年,明慧上很少见到在邪党机关工作的大法弟子的修炼交流文章,这部份弟子的修炼状态基本不为同修所知。然而这部份弟子也不在少数,而且由于他们的特殊身份与位置,在正法中所起到的作用也是不可替代的。为了加强这部份弟子间的交流,启悟这些身处特殊位置的弟子在师父正法的最后时刻把三件事做的更好,发挥好自己独特的作用,我就自己在如何利用所处环境及便利条件正念除恶与大家做一些交流,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发正念是师尊赐予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佛法神通。师尊在讲法中告诉我们,九九年七二零以前的弟子,师尊都已经推到位了。也就是说,无论是开着修的还是关着修的弟子,都已经具足佛法神通,只要心性到位,完全可以如意展现神通,助师正法。但是,由于自己是关着修的,受常人“眼见为实”观念的影响,总是怀疑自己是否也有那么大的能力,相当长一段时间里对发正念的作用与效果半信半疑,不大重视发正念。虽然四个整点、其他整点以及出现一些情况时也发正念,但因看不到明显的效果,往往使发正念流于形式,为发正念而发正念,而不是抱着清除邪恶维护宇宙大法的坚定正念。

与同修交流此问题,同修十分坚定:师尊告诉我们发正念,我们就听师父的,一定管用!

今年初,遇到一件小事,让我体会到了发正念的作用,也让我坚定了发正念的信心。

一天,南方一吸费电话打進了我的手机,虽然看着电话号码不对劲,还是接了。接通电话后没有声音,我忽然想起前些日子报纸上报道过不法分子用吸费电话恶意吸取话费的事儿,意识到这也许是吸费电话,立刻查询话费余额,结果是零。而当时本应有四十多元话费。我一阵心急与气恨。但立刻我又想,大法弟子的手机是大法弟子的法器,话费是证实法用的,岂能让邪恶说弄去就弄去,不行!回来!!我坚信吸走的话费一定会回来。再次查询话费,结果是四十几元几角。也许是对方发现煮熟的鸭子又飞了,又打过电话来,我当然没有理他。通过这件小事,我体悟到大法弟子只要基点站的对,正念足,完全可以心想事成。此后,我注重了发挥正念的作用。

身处邪党机关,最容易做到最应该做到也是最方便做到的,就是近距离发正念。每一个在邪党部门工作的大法弟子都应该把近距离发正念作为自己证实法的最重要的形式,切实重视起来,坚持不懈的多而集中的发正念。

发正念重点主要包括三个方面:一是对场所发正念,这些场所包括邪党部门如邪党党委、政法委、六一零、公安局、派出所、法院、检察院等等;二是对邪恶的活动发正念,好大喜功、爱搞形式的邪党的各种会议、活动很多,这往往是集中除恶的绝佳时机;三是对邪党部门的工作人员,特别是对重要的邪恶份子发正念。

近年来,特别是今年以来,除了平时坚持每个整点正常发正念及遇到一些情况随时发正念外,我主要是利用参加邪党举行的各种会议、活动的机会,加强发正念,清除了大量邪恶,充份体现出了大法的威力。这里仅举几个正念显神威的事例说明问题。奥运会前,本地邪党召开会议部署安全保卫工作,会议内容通过电视转播。会议期间,我请师尊加持,集中精力持续不断的发出强大正念,同时汇聚本地所有大法弟子发正念,清除邪党安保会议背后另外空间的一切邪恶生命及因素,决不允许邪恶肆意迫害大法弟子。会议進行到约三分之二时,电视屏幕上出现一个对话框,刚好遮挡住了讲话者的脸,先后讲话的本地两个主要邪党头目都是只闻其声,不见其面。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会议结束。

残奥会邪火传递仪式,本地主会场转播实况的电子大屏幕在仪式進行到一半时信号中断,无法修复,只好关掉。现场讲话者的话筒失声,讲话者好似讲哑语,引来一片嘘声。

另有邪党部门会议放国歌时,音量放在最大,与会者都吓了一跳;邪党部门知识抢答赛,抢答器屡屡失效,抢而不答,引起观众哄笑;坚持长时间发正念,使邪党的活动意外取消,等等。

作为大法的一个粒子,正如同海外大法弟子在国际上大量的讲清真相清除、抑制了邪恶,有效的减轻了中国大陆大法弟子的压力一样,身处邪党行政机关的弟子,今天所处的位置也不是偶然的。一切都是有序的安排。只要有时间,有条件,就应该随时随地发正念。只要正念足,堂堂正正、理智智慧的做,就能做的到。当然身处邪党机关也有许多不便的地方,但是世间的一切都是为法而来的,舞台是为我们而搭的,我们应该唱主角,不能把自己置于被动的地位。在哪里都能证实法,都能证实好法。环境靠我们自己去开创,只要我们做的好,哪里都是展现大法弟子风采的舞台。因此,每个人都应该充份利用好身边的环境和自身条件,稳健的扎扎实实的做好三件事,只有这样,在正法结束的时候,才可以毫无愧色的对师尊对自己说:“我做了自己应该做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