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院门前的感悟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五月十四日】我是沈阳市的一名普通大法弟子,现在想就沈阳市皇姑区邪党法院和和平区邪党法院,对大法弟子非法开庭迫害一事,我们大法弟子整体配合发正念的亲身体会,谈谈自己的一点感悟:

一、皇姑区法院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我们接到同修通知,明天(二十二日)皇姑区法院,对大法弟子陈新野、赵湛波两位同修非法开庭迫害。因为我们对皇姑区法院的地理位置不清楚,接到通知后,我便和孩子(大法弟子),马上赶往皇姑区,通过他人指点,我们找到了皇姑区邪党法院,在那里我们发了四十分钟正念就回家了。第二天,我们八点刚过来到了皇姑区法院,刚一進门,屋里已经来了很多大法弟子了。我觉得一楼人多,便直接上了二楼,二楼上也已经有很多人了。我们找了个地方开始发正念。这时我听到身边的人议论着,我得知他们都是同修,因为他们提到的人名都是被绑架同修的名字。为了能看到被非法庭审迫害的同修一面,我们又来到了一楼,这时一楼里的人更多了!屋里已经站满了人,楼梯上也是,南边有个小走廊也都是人。一看法院门前与门外两旁也站有大法弟子,我们找个角落面对墙开始发正念。过一会儿同修被带進来了,警察喊着“靠边”“靠边”,推着同修往前走。认识他们的同修和他们亲人都喊着他们的名字,很多同修都落泪了。我伸手抚摸了一下同修的胳膊和衣服也落泪了(我们的情都没有放下)!虽然我不认识他们,但这半年来,通过真相材料上的照片,和他们的经历,我对他们已经很熟悉了。那天同修出现的场面真的很令人吃惊,是九九年“七·二零”以来所从来没有过的,对邪恶是个极大的震慑,是它们所无法意料到的。我心中的震撼也是无法言表的!

遗憾的是那天的场面令有一部份同修太激动了,话太多了。

下午一点多钟,我有事离开了法院,刚一出门,停着的警车门拉开了,下来一个警察,笑着对我说:你走啊?我也笑着答应了一声,我看到车里还坐着几个警察,他们都在打盹,其中一个警察睁开眼睛,向我点了点头又闭上了眼睛。在大法弟子的强大的正念场之下,这些警察已经没有了邪念了。我想劝那位下车的警察三退,他正在接听手机,他见我看他便向我摆了摆手,示意再见。我等了他几秒钟,心想算了吧,这是个特殊的地方还是注意点吧,便走了。回想起这一念之差,却错过了一个生命被救度的机会。

二零零九年二月六日,皇姑区邪党法院对吴叶凤等六名大法弟子(后来得知赵国良等三名大法弟子没在其中)進行非法开庭迫害,通知要求:大法弟子这次不要進到法院里面发正念,要求在法院外围发正念。不管在哪里发正念我们都是主角,早上我们来到了皇姑区法院,邪恶这次也做了充份的安排和部署,法院门前站着好几个警察,他们驱赶着来往的行人,不准靠近法院门前,还有“六一零”等人员在门前走动着。因为皇姑区法院没有院,大门口就是马路,两旁都是商铺饭店等,这次大法弟子来的更多,听说连抚顺、苏家屯等地的同修也参与了。大家三三两两一群一群的来回走动着,说话的人少了。看得出来还有很多农村同修也来了!天气很冷,看到他们心里很感动,大家都在默默的发着正念,互相之间传递的就是眼神和微笑。到了下午走动的大法弟子都定下来了,法院门前路两旁,站满了大法弟子,人们不再走动了,大家站在那里,面对法院,形成了一道神圣的风景线。大法弟子一个个象巨神般站在那里,真是一副神画!此时好象空气都凝固了,都被大法弟子的正念之场所抑制了。邪恶没有了藏身之地,受不了了。恶人叫嚣着:不审了,明天大搜捕……等,一帮一帮的窜到了法院的北面,真是黑压压的一片。这场面引来了很多围观的群众和附近的居民。人们询问着:出了什么事了?怎么来这么多警察?警察躲闪着人群,他们在归堆,不敢面对人们的询问。我们大法弟子开始向围观的人们讲真相,告诉他们今天法庭上发生的事情(法院非法开庭审判迫害大法弟子,而且不准大法弟子家属旁听、不准律师到庭为大法弟子做无罪辩护等),并且向人们讲述大法洪传全世界的形势,告诉大家天灭中共就在眼前,三退保平安的天理……大法弟子讲着、补充着。邪恶已经受不了了,顾不了这些了,纷纷上车逃跑了。

几天以后,赵国良等四名大法弟子被免除一切刑事责任无罪释放了。十位律师也联名将皇姑区邪党法院以安检为由剥夺律师辩护权一事提出控告,并强烈要求依法查处责任人。

这是师父的大慈大悲,大法的威德,也是同修整体配合的威力(当然也包括很多同修长期坚持发正念的结果),更是恩师对弟子们的鼓励和呵护。

二、和平区法院

二零零九年三月二十三日,下午一点,和平区法院对古春英等四名大法弟子進行非法开庭迫害审理,我和孩子中午十一点来到了和平区邪党法院,有很多同修早上就来了,听说有很多抚顺同修也来了。和平区邪党法院整栋大楼面临大马路,这座大楼和居民楼是一体,所以它的后面是居民楼,我们围着和平区邪党法院走了一圈,找个地方开始发正念,十二点刚过,邪恶开始行动了,几辆警车围着法院停下来。还有很多警察带着协勤人员在四处巡查,监视、看守。法院附近的十字路口、饭店、招待所、棋牌社、居民区大楼顶部平台等都安排了人员看守。连报亭也要進去看看!还有的警察指挥协勤人员到附近的居民楼栋查看,他们显得很恐惧、胆怯,有点象热锅上的蚂蚁。对邪恶的这些虚张声势,我们已经司空见惯了,用“视而不见”都不足为过。大家都在默默的求师父加持发出最强大的正念,解体这里的一切邪恶,捣毁邪恶的黑窝……。

我们一直没有得到被非法开庭迫害的同修的消息,直到六点整体发正念结束,我们也结束了针对和平区邪党法院发正念。我们错误的认为六点以后法院不可能继续审理了,可是让我们没有想到的是:六点以后到八点,邪恶对李闯同修進行了非法开庭迫害审理。得知这一消息后,我陷入了深思,深深的为同修的孤独无助和每时每刻都在痛苦的煎熬中感到难过,也为自己没有对同修负责感到愧疚。回想自己身边的同修被恶警绑架时,自己能连夜发正念一宿不睡,把同修的事情当成了自己的事,那时是因为同修的一切材料都是我送去的,我怕牵连到自己,才不惜一切的去做。而今天,邪恶对同修非法开庭审理迫害,没有任何结果我却不能把同修的事当成自己的事负责到底,我感到自己是那么的自私那么的狭隘和为私为我,想到自己的距离、境界和过失,心情沉甸甸的。

二零零九年四月十六日,和平区法院对大法弟子杨淑卿、李芳芳母女俩進行非法开庭迫害审理,法院附近邪恶依然是部署严密、如临大敌。对于邪恶的这些丑剧,我们大法弟子早已见怪不怪了,因为它们什么都不是,它们是在为我们存在,是在为我们没修去的人心、执着在表演在存在。我们大法弟子又一次聚集在一起,心中是那么的充实,正念是那么的强,真有“捣毁宇宙中所有邪恶、唯我独尊的气势”!在这里我见到了几位老年同修,我问其中一位同修:大姐,你有多大岁数了?他微笑着用手做了个“八”字说:八十多岁了。他还告诉我他是从很远的地方倒了几次车才来到这里的!她的眼神中透着神圣和自豪,我还看到了有的同修抱着孩子,神气十足的行走在法院附近、门前,在这里,从每个同修身上,都能看到大法弟子的威严和神圣。

当我再一次行走到法院门前,看到警察、警车、和协勤人员时,我心中突然升起一种感觉,我突然觉的他们很可怜,心中升起一种慈悲和责任,一种救度他们的责任,觉的他们也是在被利用、被迫害之中,这里也有我们没有修去物质的因素,我知道是慈悲的师父在点醒我、点悟我,这时我才察觉到这些年来,我从来没有把他们当作可救度的人、可救度的众生。尽管是身边认识的警察也给他们讲了真相做了三退,也尽可能的收集司、法、派出所等人员的名单、电话,但都是形式上做的,没有真正的慈悲于他们,甚至任何场合看到他们都觉得很讨厌、很反感,心中生出一种恨,一直把他们当成邪恶,这也是导致大陆邪恶一直嚣张,大法弟子被迫害严重的一个因素,想到这些我一下子悟到了一层理,我的身体一下子轻松了,一种物质去掉了,我站在那里发正念,心是那么的平和,真是象一潭净水,是我从来没有感到过的。

今天我把这些点滴感悟写出来,也是想提醒所有还没有走出来的同修(不是指在法院附近家里发正念和上班、有特殊情况的同修)都走出来、参与進来,在这里你会感受到师父的慈悲呵护,大法的神圣威德,大法整体的威力,你的思想会得到熔炼,得到升华,也是我们整体在提高、在升华,你也在其中,这是不可错过的神圣机缘呀。

个人体悟,层次有限,如有不对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