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稀老人 兑现誓约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五月十六日】

一、简要经过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六日下午,湖北广水市大法弟子彭新华,在师尊“时间不等人哪!”(《再一次祝欧洲法会圆满成功》)的激励下,在自身责任意识下,也是在头疼百日、头晕目眩、天旋地转、脸色蜡黄、精神憔悴,闯过生死大关初愈时,在“讲真相、救人急”的紧迫时间里,顶着压力,冒着严寒,天胆独行,带着一颗证实法、救度众生的心愿,离开了生于斯、长于斯、得法于斯的故园,奔赴第二故乡——新疆。

驾长车,乘快巴,于十一月三十下午,抵达首站目地地原新疆农四师昭苏管理处,即现在的昭苏垦区七十七团团部。原计划返程中,在伊犁市、奎屯市、乌鲁木齐等地再更多的救人。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六日早上,因给昭苏垦区七十七团团部的杨建春(治安专员)讲真相救度他,却被其构陷,现被迫害关押于伊犁市昭苏垦区七十七团看守所。

二、兑现誓约

师尊点化弟子:此次来新疆证实法、救度众生,是史前时期下世之前在师尊面前立过誓约,也就是“军令状”,而且此事“清清楚楚”。这是入看守所一旬内的事情。师尊此一点化意义非常,对于身处异乡边陲、多民族复杂地区、且是三千米高原冻寒地带的弟子的安慰、鼓励极大。恰在此时,恰好其时啊。

在上一个世纪的六、七十年代,弟子热血支边,把自己人生最壮丽的韶华年代,献给了这片荒凉、沉睡了千年的黑土地。于上世纪八十年代初调动回乡。弟子在这里生活了二十个春秋,交结了很多亲朋好友,也教过了大量的初、高中学生。行文至此,弟子悟到:当年来新疆是偶然的吗?后来回乡又是偶然的吗?都不是!返乡是为了得法呀!得法后今天来新疆正是为了完成历史使命,救度这一方百姓众生呀!都是师尊苦心有序的安排啊!

三、“全国通缉”

弟子在被抓于边防派出所时,恶警们非法搜身,搜夺走了居民身份证、银行存款“龙卡”,以及一些救人的真相资料。恶警马上上网查寻,一阵子后,议论开来,说弟子为“全国通缉”对象,并且立即层层向上级汇报,迅速蠢蠢行动,如临大敌,忙乎哉。弟子过去确实不知道此消息,此时此地,听此如何反应呢?平常,平淡,反而更增添了做好三件事特别是救度众生的强大正念。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迫害发生后,弟子同当地许多大法弟子一块進京上访,且以亲身受益的经历,主笔写了“致江××的一封信”,为法轮功讨还公道,为师父讨还清白,被非法劳教一年六个月。二零零二年六月,又遭构陷,被判刑三年。二零零五年六月出狱后,弟子继续紧跟师父正法進程,在法中精進不停,一直处在邪恶分子的虎视眈眈之中。

四、向内找剜心透骨,漏洞教训莫大焉

此次弟子被抓,马上悟到:自入疆以来奔波于长途跋涉中,到达首站后,又穿梭在七十四团、七十六团、七十七团的亲朋好友家中,看望与“讲、救、退”中,尤其出事前夕,因情重与一位声望颇高的友人交谈过长,翌日清晨,又早起扫雪等牵扯,确实根本就没有学好法、发好正念。这是浅表的原因。

大约在过年前的半个月,我突然听到一个消息,说是邪恶把弟子已经救度的人关押到昭苏县看守所里去了。弟子一下子剜心透骨了!我又想到了那个小本,一直牵挂着的日记!那上面记载着新疆友人的地点、人名和没有加密的电话号码等。过去同修们也曾严肃的提出过我不注意自己安全、也不注意别人安全的大问题。其实,师尊曾谆谆告诫过弟子安全方面问题,但我都没有真正触动、真正重视起来。这说明弟子在安全方面是劣根性很强很深的严重大问题。这下噬脐莫及!虽然真正触动了,可是太晚了!这是比流多少血还要严重的问题呀!宇宙中再也不能容忍此类事件的造次发生哪!

五、我是师父的弟子

师尊,在宇宙中是至高无上,最有威德,最具神威,连旧势力都佩服的五体投地。做师父的弟子,其荣耀,可见其了不得。笔者的意思,是指对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要求之高,要求之严,是要达到“最”字的标准哪!

“尊师,敬法,走师尊安排的路,走到底。”这是弟子在自己写的文章中的誓词。弟子自得法新生以来,深深体会到,这是与这个生命与之俱来的一种本质,是谁也改变不了的一种本质,是无论什么魔难都改变不了的一种本质,是千年不死、万年不化,永远永远、永纯永存的一种本质!

做好三件事,要把法与学法摆在第一位。“因为法是基础,是大法弟子的根本,是一切的保障,是从人走向神的通途”“学法不要走形式,要集中念头去学,要真正自己在学。”(《致澳洲法会》)《转法轮》是根本大法,其中《论语》是总纲,“目录”是总目。这是弟子天天肯定要背颂的,当然还有其他许多师父的经文、法。

师尊《大法行》最后三句云:“反迫害 救度众生 神道行”。这是弟子目前在看守所的所作所为的指导思想--反迫害。每当昭苏垦区公检法机构的邪恶分子来干扰与迫害的时候,弟子均能让它们所干的都是一个“丑事”、一个“败事”,包括其上级单位伊犁农四师公安处国安支队来的三个家伙也无例外。所有的“审讯笔录”完完全全都是一个“失败”的记录。“审讯笔录”的前面部份,邪恶问的什么,弟子均不答,或“不知道”,或“你明知故问”,或“无可奉告”。而“笔录”的后一部份,那都是弟子的侃侃而谈,告诉他们真相的话,真心本着救度他们而讲出的话。这就是“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天要灭中共,三退保平安。”“善恶有报是天理,善待大法弟子得福报。”如遇要签字,弟子都不给签,或签“彻底否定旧势力,包括它本身的存在。”或签“我在做着宇宙最正的事,救度众生呢”,或签“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在大法弟子从大法中修炼出来的功的散射能量制约下,邪恶者们只有招架之功,而无还手之力。只有听或看的份儿而根本开不了口。检察院来人补充所谓“起诉书”的材料,却不敢来见弟子的面,而叫别人越俎代庖。它们的丑态、败状,弟子不用形容,信手拈来一句古词:“无可奈何花落去”,何其相似乃尔!

师父讲法中说:“你们为什么不去唱这个主角?”(《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弟子就在所有突如其来的正邪较量的舞台上,天胆独行,唱好每一曲主角戏!“大戏谁是风流主 只为众生来一场”(《洪吟二》〈下尘〉)。

弟子尽量做到“平时保持很正的心态”(《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常处于道中。

六、震撼震慑邪恶鼓舞鼓励弟子

三月下旬的一天,昭苏垦区国安大队来人告诉弟子,国内外打来了很多电话到我们公安局来了,叫我们不要迫害你。约在二零零九年二月中旬,一位警察告诉弟子,可能要把你押送回去(湖北广水市)。又,三月下旬,那位大队长告诉弟子,“跟你保外,因为毕竟你的年龄摆在这里了。”说明他们得到真相电话后,是有所震撼震慑的,有的可能还在明白真相之中。弟子闻得此信,深深感受到亲人们送来的慈悲力量,同时也感激感谢亲人们的无私无我和遥远且近的帮助。

七、难中遇同修精進不懈怠

在看守所里,弟子遇到同修谭以苏。他是伊犁农四师六十六团的大法弟子,也是一位古稀高龄的弟子。他夫妻俩得法真正是幸运、可喜,是一九九四年在师尊成都传法班上双双得法的。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也多次被迫害。二零零五年被迫害判刑四年半。二零零八年因“奥运”抓人太多,农四师监狱人满为患,而转到此偏远高原看守所兼监狱里来。谭、彭两弟子在监狱中是一个整体,互相帮助,共同精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