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主角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五月十七日】中共暴力夺权后,在中国的舞台上,中共不只是作为主角而存在,在一定的程度上,时隐时现的幕后的导演也是它,而配角则只能是广大的人民群众。导演还别有用心的把主角与配角的身份做了调换:称配角为国家的主人,称主角为人民的公仆。中共的这场戏始终伴随着血腥与暴力。中共指向哪,老百姓就不得不扑向哪。中共叫斗地主就斗地主,叫打右派就打右派,叫放卫星就放卫星,叫炼钢铁就炼钢铁,叫破四旧就破四旧,叫打老师就打老师,叫批孔子就批孔子,叫打越南就打越南,叫改革开放就改革开放,叫批资产阶级自由化就批资产阶级自由化……只要主角提出,配角就不得不配合。从中共的党魁永远是舞台的核心;老百姓被迫围绕着核心,把中国搅得天翻地覆,而且个个还都慷慨激昂、义愤填膺。

有人说六四的主角是学生。当然站在学生运动的立场上看,大学生是那场学潮的主角。从一个角度说明国家的主人也不永远就心甘情愿地充当配角的角色,他们也渴望着做真正的主人。要是站在历史的角度上看,结合中共的本质来看,六四学潮就注定是一个悲剧,因为导演和主角始终没有放松手中的权力,也没有给配角串演主角的机会。

中共的极权本质决定了它的政权不可能与任何人分享,也容不得任何人的参与,包括最起码的与学生平等对话,那都是不可能的。加上大学生与民众意识中中共党文化因素的作用,也根本摆脱不了受支配的地位。中共为了自身的生存所谓的开放后,意识形态的放宽是必然的,民众自我意识的恢复也是必然的。然而,极权的中共在不能重新收紧意识形态的情况下,用武力对配角的僭越行为进行无声的训诫就成为中共必然的选择了。

由此看来,中共的主角地位是和它贪婪、血腥的独裁本质紧密的结合在一起的。在中共治下的中国社会,主角好象只能是中共的了。

然而,一九九二年五月十三日,法轮功的出现却改变了这一事实。

法轮功真的有这么大的威力吗?回答是肯定的。尽管当时的参与者和随后的得法者,还没有那么明确的认识,但他博大精深的法理和再造人类辉煌的魄力,从传出那一天起,便具有了划时代的意义。法轮功直接揭示了宇宙最根本的特性真、善、忍,明确指出了做人的真正目的,并且教导人事事处处向内找。看似平和的法轮功却能从根本上改变一个人,加上法轮功修炼者遵循大法的指导在修炼实践中的验证,和法轮功神奇的祛病健身的效果,法轮功修炼者从内心深处把他当作一个真正的信仰而坚守着。

中国人有天人合一的宇宙观和生命观。就象中国的国粹中医一样,对人疾病的调理用的就是阴阳五行的辨证施治;国家治理的最高境界就是老子说的无为而治。而战天斗地又以整人杀人为能事的中共,本身就是一个宇宙的叛逆者。所以,中共邪灵在对中国人统治的过程中掌控最紧的就是意识形态。中共搞阶级斗争也好,搞经济建设也好,看的最重的就是中共的意识形态了。可想而知中共的意识形态是一个什么货色了。它用暴力和谎言构筑起了属于它自己的意识形态,并强加给了中国人民。中国人的悲惨命运也就几乎是注定的了。

然而,法轮功的出现,真、善、忍大法的传出,却成为中共意识形态的最大威胁。所以,大法传出四年后,中共的喉舌便开始了对法轮功的诬蔑,国家新闻出版署也以“散布迷信”为由禁止出版发行法轮功书籍。

短短七年间,已有上亿人修炼法轮功。李洪志先生亲自教功传法也就是两年的时间,法轮功的洪传完全靠“人传人、心传心”的方式传播。大都是一人炼功受益后,便介绍给自己的亲朋好友,如此传播开来。法轮功的修炼人数一度呈几何级数的方式增加。修炼大法的人严格要求心性的提高,用大法的法理对照自己的言行,不断的提高着自己。特别是在社会世风日下的现实中,法轮功学员的高境界行为起到了一种引领社会道德回升的作用。法轮功这面无形的道德旗帜,一度成为人们效仿的榜样。

中共的本性决定了它不可能容忍法轮功这样的影响群众。从另一个角度说,谁是社会的主角?该如何定位?显然,能影响他人的人就是社会的主角。不要说影响他人了,就是修炼者个人来讲,他不随着社会的波动而起伏,甘愿遵从大法的教导修心向善的行为,就已经表明他是一个有头脑有思想的理性的人。这样的人,他虽说处于配角的地位,实质上他已经能主导自己了,不受中共意识形态的约束了,他是不是主角呢?特别是当这些人的道德品质越来越高尚的情况下,这些人的人数又越来越多的情况下,当惯了主角的中共就坐不住了。

就一个人来讲,他能有自己的思想,能真正的主宰自己的命运,那他就是一个主角,他在社会上就能起到主角的作用。虽说法轮功不参与政治,法轮功学员又都有自己的工作,只是普通的社会一员,他们更无意于成为社会的主角,但是,法轮功学员的道德的力量却是不可限量的。被中共的历次运动摔打出来的中国人,见惯了太多的暴力、血腥和欺诈的中国人,还不太可能相信善的力量能改变社会。然而,法轮功的出现,给了人们一个认识善的力量的机会。

十年前的“四·二五”万人大上访震惊了世界,也震醒了国人。不只是来自社会各个阶层众多的法轮功修炼者能一夜之间奔赴北京,更有这些修炼者高境界的行为。上万人的场面,大家规规矩矩,互谦互让;来自不同的地区,却都一见如故;默默地不发一言,却有一个共同的指向;代表提出的几点诉求还都是那样的通情达理。学员离去时,地上不见一片纸屑,连警察吸的烟头也都被他们捡了起来……

这样的场面是中共历次政治运动中都不可能见到的,也是绝大多数人想象不到的。当然也不是中共能够左右得了的。

中共要是有一点起码的人性,对法轮功采取“顺其自然”的姿态,修炼人的高品质行为必将带来社会的稳定和繁荣,那中共就是最大的受益者。但是骄横惯了的中共,把中国视为自己独家的舞台,它狭隘的心胸丝毫没有他人的位置,妒嫉的本性使它作出了置法轮功于死地而后快的选择。前党魁江泽民说:为什么法轮功说话,群众就跟着走;而我们共产党的话,群众就不听,我们共产党是否已经面临执政危机了?中共最具代表性的一句话就是,法轮功与中共“争夺群众”。很明显,在中共和江泽民的眼里,群众只是一个工具而已,好象广大的人民群众天然的就是中共的奴隶一样。

其实,大法选择在中国传出,是中国人的福份。而中共对法轮功的镇压却又成了相当多的中国人的悲哀。站在整个人类文明发展的立场上看,法轮功在不在中国传出,以什么样的形式推广,有没有中共的迫害,都阻挡不了他走向世界的必然。法轮功及其修炼者注定是当今人类社会的主角。

中共选择了迫害,从它作出选择的那一刻起,便也注定了它为自己选择了最邪恶的丑角来反衬法轮功这个主角走向世界。迫害的野蛮与凶残超出了人类历史上所有的罪恶,使用的手段集古今中外邪恶之大全,一次次的冲破人对邪恶所能想象的极限。造谣、栽赃、劳教、判刑、毒打、上绳、强奸、轮奸、毁容、剥夺睡眠、老虎凳、约束衣、性虐待、投入精神病院、活摘法轮功修炼者的人体器官……种种罪行、斑斑血迹,中共狰狞面目的背后隐藏着发自本性的怯懦。

只有怯懦者才能使出如此灭绝人性的手段。在历史上,中共的这些手段确实为它奴役中国人民起到了很大的作用。但是,这一切,对于大法修炼者来说,根本不起作用。中共是在用自身本性的邪恶和大法修炼者的慈悲在比拼,那么,胜败也就不言而喻了。

以中共极权之暴之威,况又处导演之位,竟未能动大法分毫。大法及其修炼者,面对邪恶不怯不惧,稳稳的走在修炼的路上。大法弟子只是在向世人讲述大法的美好、揭露邪党的伎俩而已。

老子曰:夫唯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法轮功及其修炼者赢得世人的敬佩,走向世界舞台的中心,走的就是一条同化真、善、忍的路。与真、善、忍为敌者,其下场可想而知了。

二零零四年底,《九评共产党》横空出世,直点中共的死穴,把中共的画皮剥了个精光。中共的本质一旦被揭露,认清了中共的人士纷纷走向了解体中共的道路。“三退”(退党、退团、退队)数字日益增多的事实,使历史上不可一世的中共看着灭亡的日期一天天的逼近而无可奈何、回天乏术。

从法轮功修炼者给世人讲清真相中,越来越多的中国人明白了,是大法弟子给了自己走向新生的希望。大法弟子巨大的付出,原来不是为了他自己,是为了救被中共谎言毒害的中国人啊,只有大法弟子才配称这个时代的主角啊。短短十几年的时间,法轮大法传遍五大洲、一百一十多个国家,获得两千多项政府部门的嘉奖;法轮功的书籍被翻译成三十多种语言。世人正以惊异的目光看着大法弟子是如何主演正法这出戏的。宋朝邵雍先生的预言诗《梅花诗》的最后一句说得明白:“寰中自有承平日,四海为家孰主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