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都不配合邪恶 闯出魔窟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五月十七日】我读了《明慧周刊》三百七十九期〈正念否定非法劳教迫害〉,及三百八十期〈零口供、零签字〉的文章以后,受感触颇深。我也把自己最近发生的反迫害经历写出来与同修共勉。

二零零九年二月五日上午九时,我正在家中学法,突然警察及社区书记闯進我屋,并叫来其他警察及联防队员等十多人,把我绑架到派出所,并抄走了电脑、打印机、真相材料、现金、生活物品等。我逐渐冷静下来,不断的发正念,解体邪恶迫害;查找自己漏洞,找出这些执著的人心,解体清除它,不让邪恶继续钻空子。我心里对师父说:无论发生什么情况,弟子都要正念、正行,生死无执著,给恩师一份合格的答卷。

第二天下午,恶警把我送到市看守所非法刑拘,他们认为破了个大案,向市“六一零”及省“六一零”请功,说我是重点人物,家是资料点,集会点。我被送到看守所非法刑拘期间,正念抵制邪恶,一切一切都不配合他们,向警察与犯人讲真相,劝“三退”,不作任何有损人格的低下动作,拒绝穿号服,拒绝背监规,拒绝照像。在非法提审时,我拒绝戴手铐,不坐犯人坐的椅子。背法炼功,发正念一切照常。起初他们阻挡,以后看挡不住就要求到厕所背着别人炼,我不听他们的指使,就在摄像头那炼,堂堂正正。“作为一名大法弟子,为什么在承受迫害时怕邪恶之徒呢?关键是有执著心,否则就不要消极承受,时刻用正念正视恶人。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当放下一切时,真是心静如水,人心无存,真是感觉师父就在自己身边。当用神念对待迫害时,他们反倒恶不起来了,都说这老头真好,是好人,反倒关心起来。甚至号长经常以手势提醒发正念,有的管教还说这老头炼功动作真好看。

另一方面就是抵制非法审讯。大法弟子是走在神路上的人,是最好的人,我们做的事,反迫害、救度众生是最正的。我们决不承认所谓审讯,我们不是被告。有了这种正念,我们就会理直气壮,底气十足的抵制这种迫害。首先对着非法提审人员发正念,铲除其背后的邪恶生命与因素;然后讲真相,讲大法的美好,讲大法洪传世界形势,讲善恶有报是天理;讲冠冕堂皇的宪法规定信仰自由,言论、出版、结社自由等法律规定;讲迫害是违法的,是不得人心的,注定失败的,三退能保命、保平安。有的提审人员就说:“听你这么一讲,我回去也炼法轮功了。”当然,也不完全是这样,他们急于形成所谓材料,加重迫害,决不能让他们达到这个目地。保持强大正念,清醒的头脑,全面予以抵制,否认。不被任何伪善诱惑,不被任何威胁所动心。回答他们所要的问题都是不知道,无可奉告,或保持沉默,或据理反问,使他们无隙可钻。甚至他们问我的名字,什么时候退休的我都不予正面回答,根本形不成他们任何所要的东西。最后连签字、按手印一概拒绝。

当然在那种环境中要保持正念正行,不被任何邪恶牵动,也不太容易,一有不正念头就立即解体清除它。如有一次非法提审,邪恶说可以找律师辩护,判你五年你上诉吗?当时我说当然上诉。但回监室我就想:如果我上法庭,我不找律师,我如何如何自己辩护,转念马上感到不对劲。我是神,“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我马上立掌解体它、清除它。我一直有一个坚定信念:我一定能正念战胜邪恶,闯出魔窟。看守所、监狱不是我呆的地方,它也绝对关不住我。就这样在师父呵护下,在同修加持下,我堂堂正正的走出了看守所。

在邪恶迫害大法弟子这些年,我和一些同修一样被多次抄家,抢走了电脑、打印机、真相材料、现金及生活物品,甚至被非法罚款、勒索交保证金等。过去还误认为是去自己为物之心,是对自己心性的考验。这次闯出来后,看到家里又被抄走现金及生活物品等,我觉得自己所悟偏离了法。随着正法進程急速推進,大法弟子不断的清理邪恶,另外空间邪恶生命已所剩无几,为什么邪恶那样猖獗?除了旧的邪恶因素维持到最后所谓考验人心外,最大动力就是物质利益驱动,非法抓捕绑架大法学员可以得到经济利益。如果大法学员及家属都能根据邪党冠冕堂皇的法律,个人财产不受侵犯,依法追要非法抄走物品,并逐级控告他们,他们是害怕的。

我出来后清点家中财物,列出清单找他们追要,指出他们执法犯法,贪赃枉法的强盗行为,并正告他们,如不解决,我会逐级上告,直至公安部,并上网曝光。他们听了非常害怕,一改气焰嚣张面孔,连口赔礼道歉,并返还了部份能找到的现金及物品,起到了震慑邪恶的作用。如果被迫害抄家的同修及家人,都能索要被抢财物,找有关部门追究他们的责任,曝光他们的邪恶,就会灭掉他们的嚣张气焰,他们的邪劲就会有所收敛,也就失去了迫害的动力,会减少、减轻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我们修炼人是要放下为我、为物的执著,但是我们也不要让邪恶之徒抢夺、盗窃大法学员财产而不受追究,阻止他们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就是在救度他们。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