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否定非法劳教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四月十四日】二零零四年,由于自己有漏,被邪恶钻了空子,在讲清真相、救度众生中,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五月的一个下午,我正在给孙子洗澡,十几个恶警闯入我家,非法進行抄家,并强行将我抬上警车劫持到派出所,铐在凳子上。值班恶警不让我睡觉,不让我上厕所。

第二天下午,他们给我照相、让我按手印。之后十几个恶警把我拖上警车拉到拘留所。他们宣布非法拘留我,让我签名。我不配合他们。警察交代拘留所的管教把我关到最恶的仓去,我就被强行关進了常人说的“老虎仓”。

救度黑窝中的众生

仓头问我怎么進来的,我说炼法轮功被非法关進来的。仓头让我上鞋底,说先学会怎么上,过两天就有任务了。我说眼睛不行,看不清线,仓头说明天让管教给你配副眼镜。我想:我是被恶警绑架来的,我不能配合,于是就起来炼功。她们看到我炼功,一帮人说要打我,我说:“你们打死我,我也要炼。我不是坏人,也不是犯人,我是被江氏流氓集团绑架来的,不是我愿意来的。你们管不了就别管我,或者反映上去。”她们叫管教来了,管教叫她们不要打我。管教走后,我继续炼功,仓里的犯人说:“你再炼就推你到厕所,不让你睡觉。”我说:“不是我自己要来的,你们把我推出去吧。”她们又叫管教来了,管教说:“不能打法轮功阿姨,这对你们不好。你们不能让她蹲厕所,一定要让她睡觉。”

第二天早上,我一起床,她们就让我洗厕所,我不洗,她们骂我,我说:我是学法轮功做好人的。是邪恶把我绑架進来的,是他们在犯罪。”不论犯人怎样对待我,我都不出操,我就是炼我的法轮功。八点多钟,管教又来了,找我谈话,她对我说:“我知道你们都是好人,我也接触过法轮功,因为上面打压,我的孩子才几岁,很多东西放不下,所以……,现在身体搞的很不好。你说怎么办呢?”我说:“师父不承认邪恶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迫害,过一段时间,全民都要反迫害,因为江氏集团太邪恶了,人不治天治。你管好犯人的生活就行了。”她给我一瓶粒粒橙饮料。

过了一会儿,“六一零”非法提审我,一个男管教要给我戴手铐,我挣扎,说:“我不是坏人,也不是犯人!你们再犯罪是有报应的!”他们就不给我戴手铐了。到了提审室,我就给警察讲真相,讲大法的美好,告诉他们抓大法弟子是犯罪的,告诉他们不要再作恶了。他们听了点点头。

他们问我:“你为什么说大法是你的命根子?”我说:“大法是救人的,只要相信大法,就有未来。修炼者按照大法修炼,可以返本归真,道德回升,也可祛病健身。按照大法修炼是利国利民的,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我让他们把我的大法书和电话本还给我。

他们说:(大法)书放在他们那里,他们也可以看看。又问我是否在人前讲过真相,我说,因为我修了大法受益无穷,我要把大法的美好告诉别人,叫他们受益。告诉别人好事,这不犯法。

后来他们叫我签名,我签了。第二天他们又来了三个“六一零”恶警非法提审,在门岗处要给我戴手铐,我拒绝戴手铐,大声背师父的法:“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洪吟二》〈正念正行〉)恶警马上把戴上的手铐解开了,手一点都不痛。一个恶警扶着我的肩膀,我挣开说:“别动我。无论如何,我都坚修大法到底。证实大法到底。救度众生到底。”

到了提审室,他们重复昨天的问题,这次我坚决不配合,说:“你们尽编造黑材料,昨天我对你们讲了大法的美好,叫你们不要再做恶了。以前×××恶警骗我照相,按了手印,现在我不承认了。”

他们大声的骂我,看我不怕,转而又做出很和善的样子,骗我说:“你要好好配合,这样对你有好处的。”我说:“我决不会配合你们,再也不上你们的当了。”他们灰溜溜的走了。

下午又来人非法提审我,没给我戴手铐,也没去提审室,叫我去了接待室,搬了把椅子给我坐,叫我“好好配合他们”,说:“××比你学的好,最后还是配合了。”我说:“修炼没有榜样,××背叛了大法,背叛了师父,我决不跟她学。”此后,无论他们说什么,我都不配合,在心里背师父的法:“作为一名大法弟子,为什么在承受迫害时怕邪恶之徒呢?关键是有执著心,否则就不要消极承受,时刻用正念正视恶人。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这样做,环境就不是这样了。”(《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他们没办法,只好叫我回去。当我出来时,管教也没跟着我,看守所大门是打开的,我没有悟到自己可以走出去,心里想的是让她们送我堂堂正正回家,结果自己走進了监仓去了。

几天下来,他们没再找我谈话。我天天给仓里的犯人讲真相,讲大法的美好,处处关心她们,她们很快转变了对我的看法,改变了对法轮功的看法,多数人都相信大法好,而且都很理解我、支持我,有的还想炼功。我在里面修炼环境变的很宽松。

我天天炼功、背法。有一天,一个巡逻恶警看见我炼功,就命令死刑犯把我泡進水池里,死刑犯说:“人家炼法轮功的阿姨很好的,她又没做坏事,我不干。”仓里的人齐声说:“我们不干。”我知道她们明白了真相了,有救了。我多么感恩师父啊!是师父救了我,也救了他们。

有一天,所长来开仓门,我趁他们不注意,走出仓外,坐在草地上发正念。所长发现我不见了,到处找我,发现我在发正念,就叫全仓的人都出来,很多在外面劳动的男囚犯也围了上来。所长叫男囚犯拿来了手铐和脚镣,威胁说要把我戴上手铐脚镣吊起来。我马上喊:“师父!邪恶迫害我,快来救我。”我心里一点也不害怕,结果他们不敢动我,也不敢打我。所长叫男囚把我抬進仓里了。

过了几天,两个警察叫我去接待室,说是司法方面的人来了,骗我说是为我申诉的,要我好好配合他们。我信以为真,就把自己上北京的经历、在派出所被虐待的经历都告诉了他们。他们说:“你回去写写材料,下次我们来拿。”

回到仓里,我跟仓头说了此事,仓头说:“哪有这么好事,别写,他们骗你的,别上当。”果然,第二天,就来了个恶警叫我照相,我坚决不配合他们,不肯照,跑到大门口草坪上发正念,他们就偷照了一张我发正念的照片。

过了两天,恶警送来了一份劳教两年的非法判决书。仓头递给我,我说我不要,不承认。转念一想,以后作为迫害我的证据,我要好好保管好,就接了过来。

劳教我的阴谋最终失败

六月的一天,邪恶把我送進了劳教所。在路上,我一直背法,到了加油站,我就对加油站的人说:“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不是犯人,也不是坏人,我是学法轮功做好人的,他们硬要我去劳教,他们在犯罪。”

到了劳教所,他们叫我量体温,我不配合,在办公室门口坐着发正念,他们不让我发,我一直坚持发正念。劳教所所长叫我去办公室,我说:“我没有错,是他们硬把我送到劳教所来的,他们在犯罪。江泽民是个邪恶之徒。现在我有两条路,一条是死路,一条是活路,江氏集团硬把我往死路上推,我能听他们安排吗?我要走师父指引的修炼之路。”所长听了,大声说:“我今天不收你。如果真收了你,我就不相信劳教所这么多人整不倒你!”最后劳教所以我没体检为名拒绝收我。

送我去劳教所的恶警叫我上车,说是去吃饭。我说:“如果你们送我去体检,我坚决不去。”他们向我保证是去吃饭。在饭店叫了一桌子好菜,我不吃。一个恶警在走廊打电话说:“叫他们快点拿材料来。”我马上坐在凳子上发正念,他们阻止我,我不理。后来又拉我到劳教所,劳教所还是不收,我就被送回了看守所。

去看守所的路上,我说我要回家,恶警说:“我一个人说了不算。(我的)上级都说就不相信本地几十万人整不倒你。”

回到看守所,他们先拉我去市医院体检,我不配合,他们七、八个人把我抬進医院,戴上手铐脚镣,七、八个人踩在我身上,我拼命挣扎,等他们松手,我就坐在走廊上发正念。几个医生过来说:“你是不是犯神经病了?”我说:“我是学法轮功的,我没有病,我没做坏事,我做好人,他们却送我去劳教,硬拉我来体检,他们在犯罪。”几个医生在一边议论,只听一个说:“她一定能修成。”我一直不配合,他们就搞了一个假体检,所有项目是他们自己写上去的。

八月又一次送我去劳教所,在车上,我一路背师父的法,到了人多的地方,我就说:“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讲自己被迫害的真相。到了劳教所,一下车我不肯進去,坐下来发正念。转念一想,里面有很多我要救度的人,進去吧。到了劳教所医院,我马上坐在地上发正念,值班的恶警很年轻,也很邪恶,大喊大骂,还用脚踢我,但是她连踢了几次都没踢到我身上,我知道是师父在保护我。送我去劳教所的女管教说要把我身上的衣服剥下来,我不管他们,他们几个人踩在我背上,把我手脚铐上之后体检,量血压很高,劳教所依然不收。

送我去劳教所的恶警叫我上警车,想把我拉回看守所,我不配合,他就将我的手铐上了沉重锁链,把我丢到车上。有点痛,我马上叫:“师父救我!”锁链越来越松,一点都不痛了。恶警回头看我,发现我虽然带着沉重的手铐和锁链,可是人却好好的,他惊呆了,说:“我今天遇到鬼了,从来没送过这样的人。以后再也不送了。”我笑着说:“不送就好,法轮功学员都是好人,你还配合江氏集团做坏事,要遭报应的。”两个非法押送我的女管教非常邪恶,说回去要给我坐老虎凳,拿电棍电我。我没动心,说:“你们在犯罪。”

到了看守所,一个姓黄的女管教骗仓里的犯人说我在家里做饭,在饭里放了毒药,毒家里人,叫犯人不给我饭吃。仓里的人不听她的谣言,都说这管教是疯子。

不久,市里专门迫害法轮功的特务机构来了几十个人,要押我去劳教,我依然不配合,说:“你们已经送我两次劳教了,劳教所不收,你们硬送,你们在犯罪。你们说劳教所好,那你们就自己去吧。”

他们说:“劳教你两年,你不去劳教,你去哪里?”

我说:“看守所和劳教所都不是我呆的地方。”他们无言以对,继续把我非法关押在看守所。

过了几天,“六一零”多次来找我,连哄带骗,想把我弄到劳教所去,我看透了他们的阴谋,就是不配合。后来他们跟司法的勾结,说不去劳教就不让我的儿子、儿媳上班工作。我坚定的说:“你们在犯罪,如果你们这样干了,天马上报应你们。”

他们又说:“你再炼,你的退休金也不给你。”我说:“我的退休金是你给的吗?连你的工资都是天给的。”后来他们什么也不说了。

十几天后的一个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在寺院里,寺院门口有人卖东西,寺院里的人去买,他们都卖,就是不卖给我。醒来后我悟到这是师父点化我,这不是我呆的地方,外面有很多人需要我们救度,我必须正念闯出去。

第二天,我绝食了。所长找我叫我吃饭,我不配合。他们又说叫我孙子和儿媳来看我,我说,儿媳打工,没时间;孙子太小了,天又热,都不用来。叫我老伴和女婿来吧,但是有两个要求:一不能打他们,二不能骂他们。如果做不到,我不见他们。

由于自己有漏,他们第三次还是把我关進了劳教所,而且没有体检,直接关進了劳教所的监仓,叫四个吸毒人员监控我,逼我穿劳教服。我不穿,她们把我按在地上强制我穿。我拼命反抗,她们没办法,就算了。劳教所不让我炼功,我照样炼功、发正念。后来恶警叫我去量血压,血压很高,劳教所还是不收我。

可是我所在地区的“六一零”恶人说劳教所的血压计不准,硬拉我去大医院检查。到了医院,检查后依然是血压很高,他们强行把我四肢绑在床上,鼻子和下身插管,给我打针。我请求师父救我,整个晚上没睡觉,心里发正念解体他们背后的黑手烂鬼。第二天早上,劳教所派来监视我的管教都走了,只剩下看守所派来的两个女恶警。看守所所长打来电话,叫她们把我送回家去。这两个女恶警不敢这样做,看守所所长说你打电话和他们(六一零的)商量商量,把人接回家去吧。到了下午三点钟,两个六一零的开警车来把我接回我所在的市区。他们说:“现在好了,不用你说一句话,也不用你写一个字,明天就放你走了。”就这样,我回到了家中。

以上是我修炼中的一段经历,不当之处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