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五月十七日】昨天晚上,几位同修在一起交流,谈到放下生死的问题,都在感叹放下死容易,放下生就比较难。我在一旁默默的听着,当时没有发表任何意见。过后我想:为何放下生就比较难呢?应该还是为了自己活的如何自在吧。

师父在《澳大利亚法会讲法》中说:“人最难过的一关,修炼必须走出去的那一关,就是放下生死。当然不一定每个人都要在生死面前考验你,但也不绝对排除。每个人面对他自己的最大难关与最大执著能否放下,其实都是在考验人能不能走出这一步。”

我剖析自己,在面对邪恶时,正念坚定的闯了过来,可是在日常生活中,在对一些修炼的关上却过的很艰难,甚至长期停滞不前。在生活中,还想让自己过的自在些,也就是“人在世间养成了许多观念,以至被观念带动着,追求着向往的东西。”(《精進要旨二》〈走向圆满〉)而往往在追求这些向往的东西时,还以证实法为借口,却忘了此生来在世间的目地了,因此就陷在具体的事情中去一个一个的解决,也因此就经常是按下葫芦浮起瓢,常常是很忙。

对邪恶从经济上的迫害,我也还没能突破,常常有一种不知以后如何生活的危机感,总觉得手里没钱心里不安。也知道这是穷怕了的观念在作怪,也是不信师信法的一种表现,可是还是时常翻出来。表面上就是自己工作的不顺利,本来能用大法弟子的公司应该是有福的,可是自己所在的公司总是越来越差,甚至破产。自己做生意却总是怕赔了本。当同修指出并且自己也认识到了这是穷怕了的心时,可是好象还是去不掉那个根,还时常在其中打转转。自己也常常苦恼为何放不下。

我是一个大龄未婚弟子,自己也好象感觉在色欲上没什么了,好象结不结婚也无所谓了,可是在面对家人时(家人现在还未修炼)总是怕他们提到婚姻,在朋友、同事面前、甚至找工作时,也最怕人家问起自己的婚姻,因此也想有一个名分上的婚姻,可是始终不能如愿,毕竟同龄的异性同修大都已经成家。这其中还隐藏着一个依赖心,成家后就有了经济上的后盾了,就不怕生活的危机了。自己日常处理事务时总是优柔寡断,做什么总想问一下别人的意见,自己没主意,成家了就可以有人帮自己拿主意了。

总之,执著心总是找出一大堆,可是好象有个根一直在那里,总是放也放不下。两年多了,一直在这些问题上打转转,就象修炼中遇到了“鬼打墙”,每次觉得自己终于走出迷茫,找到了根本执著,可没几天又回到了原地。

今天,就在我琢磨放下生为何这样难时,突然一个问题打到脑中:我此生的目地是为什么?是为了活的如何自在吗?答案是很明确的:为了修炼,为了返本归真,为了助师正法,为了随师把家还。

我问自己:当我在为经济、婚姻等等“问题”发愁时,还记得自己此生的目地吗?一个走在回家路上的游子会为了这一段路面上的坑坑洼洼而那么上心吗?是啊,路上再不好走,游子的目地只是回家,不会为了那路面的不平而烦恼,只是会更努力前行,因为家才是自己的目标。

想到这里,才明白什么经济上的烦恼、家庭里的压力、同修间的矛盾,那都是为我修炼而来,都是我回家路上的坑坑洼洼,都是让我体会回到家中的幸福。修炼这么多年了,自认为也是很坚定的老弟子了,可是今天才象真正明白了为何修炼。真的很惭愧,愧对师尊啊!

明白这些后,当我与同修之间的同样问题、矛盾再次被提出时,我的心很静;而经济上的拮据也想不起来了;家庭的压力在自己观念的转变下感受不到了。因为我知道了,在我返本归真的这条路上,这些都不应牵住我的心。

晚上回到住处,在看《忆师恩》,当看到一同修在遇到师父时,师父笑笑对他点点头,同修“心中一阵激动,无法用语言表达”时,我没有象以前一样去羡慕这个同修,而是在心中体会到他的幸福、他的喜悦,仿佛是师父从我的身边过去时对我在笑,仿佛是我在参加师父的讲法班。在那一刻,我明白了我的幸福,那就是能在大法中修炼的幸福,是人间的任何事都无法让人拥有的幸福。

也就在那一刻,让我消沉、徘徊了两年之久的那个物质(姑且叫它物质吧),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我感到我的世界无比的明亮,我的众生在欢呼,在庆祝我从迷失中走出。我兴奋的对一起住的同修说:“我好幸福!”

是啊,这是我此生中从未有过的幸福,那一刻正是第十个世界法轮大法日的凌晨;在师父传法十七周年的凌晨;在我们伟大的师尊五十八岁华诞的凌晨。

我想要和所有同修分享我的幸福!也想告诉所有还在消沉中、在迷茫中、在麻木中的同修:能在此生得到大法,能在大法中修炼,能助师救度世间的众生,还有什么比这更幸福的呢?精進吧!同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