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修炼中不断成熟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六日】我是一九九七年走進大法修炼的。我自幼是一个爱学习、爱思考的人,就在我觉的所学习到的所谓真理都不再是真理的时候,就在我苦苦思索人生却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我遇到了大法。初读大法,我的所有迷惑一下子解开,我知道,这就是真理,这将是我永远追求,永远都不会怀疑的真理。

一、在法中洗去浮华

从小在我的内心深处就有一种对美好与高尚的渴望,我也极力的按照我内心那个美好的标准塑造着自己,所以什么事都要求自己做到最好。渐渐的,形成了强烈的虚荣心:别人认可了,心中就沾沾自喜;别人有微词,心里就不舒服。为了保持自己的美好形象,我不允许自己说错一句话,做错一件事,一旦有什么自己没有做好的地方,就会心里放不下,老是想着如何才能把不尽如人意的地方弥补或掩盖。

得的荣誉越多,我自己活的就越苦。这些所谓的赞美与荣誉就象一根无形的鞭子,驱赶着我前行,我不知道这个所谓的优秀有没有尽头,它让我苦不堪言,却又让我苦苦追求。我的心却总在问,人究竟为什么活着?我已经明确的感到,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我决定要换一种活法。也就在这个时候,我遇到了大法,从此,我走上了返本归真之路。

反思过去,我追求的优秀,不过是一种表面的华丽,我所谓的追求高尚最终却成了一种摆设而毫无内涵可言。做事就想求得别人的一个好字,而这个好字很多时候是完全背离宇宙的特性的。“真、善、忍是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转法轮》)。我尽管在追求做一个好人,可是我的脚步却是背道而驰。这就如同“南辕北辙”的故事告诉我们的道理:做事情,如果方向不对,条件越是优越,背离目地就会越远。

当我明白了这个理后,发现自己豁然开朗,无比轻松。我不再为了别人好坏评说而患得患失,我不再为了表现谦虚而谦虚,我不再为了一点矛盾而耿耿于怀,不再为了风度而表面潇洒内心苦涩……想一想真、善、忍,就知道应该怎么做了。以前的我锋芒毕露,现在平和了、宽容了。大家都说我的变化太大了,而我深知,那是一种生命的升华,不再是表面的浮华。

二、在背法中走过魔难

二零零二年,我被邪恶非法关進了看守所,后又被非法关進了监狱。刚开始的时候,内心充满了无奈,恐惧也不时的笼罩着我(尽管我知道我不应该怕),那时我常常会看着那些表现很坚强的同修,在心里默默的对师尊说:师父,这才是您真正的弟子啊,我太不争气了。我努力的让自己正念起来。

当时被非法关押在同监室的还有三个同修,我们就互相鼓励。我开始努力回想能背下来的法,我就一遍一遍的背,渐渐的心平静下来了。这期间,不时的传来被非法关押在其它监室中的同修的问候和鼓励,让我们更增添了信心和力量。后来,由于其他室中的大法弟子共同抵制迫害,震慑了邪恶,邪恶恐惧,就把她们分开,其中有两个就被调到了我们这儿。

她们已经被非法关押半年多了,但她们的状态很好,能背好多经文。于是我开始跟她们一起背,由于环境恶劣,大多时候我们连话都不能说,所以只能在极有限的时间一句一句的学,然后互相教。

我记的很清楚,我背的第一篇经文是《走向圆满》,是一个同修一句一句教我背的,我居然很快就背下来了。(写到这里,我很想念那些共同扶持走过那段时间的同修,愿大家一路走好!)再后来,我们想办法弄到纸笔,把经文背写下来,互相传递。随着法背的越来越多,我的无奈没有了,恐惧也少了,不再消极的承受,敢于正视邪恶了。

大家法学的好了,环境也就开创出来了。在那样狭小禁锢的牢笼里,大家抵制着迫害,讲清真相,在朝夕相处中,让周围的常人明白了真相,有的还跟着学法,背法。有一个十八岁的女孩,在离开监狱前,还辗转给我捎来一封信,她说:“我一定按照法轮大法的要求去做一个好人。我要把你们的故事讲给我的亲人听,让他们都知道法轮大法好!”其间,我们同室的几个同修在法轮大法日还成功的开了一次法会。

在不断的背法中,我看到了自己以前在学法上的不足,在此之前,自己竟只是背了《洪吟》和屈指可数的几篇经文,法到用时方恨少啊。“在恶毒的破坏性检验中所有会出现的问题,事先我都在讲法中讲给了你们。没有真正实修的,走过来是很困难。现在大家也更清楚了我为什么经常叫你们多看书了吧!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背法的决心已定,一年时间背熟了二零零零年到二零零三上半年的所有经文与讲法。如果不是背法,我真不知道自己怎样才能走过那段有甚于地狱般的日子,堂堂正正的走出魔窟。

接下来的日子,我开始背《转法轮》,这之前,由于用人的观念看待,觉的自己是无法把《转法轮》这么厚的一部书背下来的。后来在网上看到那么多同修的背法交流心得,我下定决心,并告诫自己:不带任何观念,背的慢时,不急不躁,背的快时,不沾沾自喜,不管要背多长时间,决不放弃。终于用了四个月的时间背完了。其间,有时一连四五个小时才背下来三小段,有时能背下来几页。但无论怎样,我就告诉自己,排除一切干扰背法的念头,让自己溶于法中,这是唯一应该做的。

三、从写作中走出自我

人千百年骨子里形成的观念,尤其是根深蒂固的为私的一念,它如影随形,你不努力去找它,挖它,就永远都不会找到它,甚至它会披上美丽的外衣,让你欣赏它。

在常人中,我的文笔不错,曾经也很引以为自豪。当我遇到大法的那一刻,一下子认识到了自己的渺小,觉的所谓的文笔不过是雕虫小技,不值一提,从此罢笔。

一直到二零零三年在狱中时,因为大家要写讲真相的文章,就写了一篇,一个同修看后说:你应该多写写,你有这个能力,你为什么不写呢?是啊,我为什么不写呢,仅仅是因为把它当作雕虫小技吗?是因为怕人说我写的不好达不到那么的美好与神圣,所以我不敢写了。听上去冠冕堂皇,谦虚有加。而它的根却是怕别人说自己写的不好,却忘记了这天赋的一切,都是为法而存在的,那是我的义务,是我应该做的,是史前的大愿。

其实拿起笔,不只是写出来与大家交流的问题,很多时候,我写着写着,就发现了自己的问题。言为心声,用笔写实际就是在和自己交流,尤其是一个人的时候。每当我在什么问题上陷入困扰,或者有什么情绪明显占据内心又难以抑制的时候,我就会把自己当时的所有想法象意识流一样(就是一思一念象记账一样)的写下来,然后一点一点的对照法理,找出原因,找出其背后的执著。每次这样做之后,我都能立刻清醒起来。我感到,我这样做的时候,就好象用一个真我去审视一个陷入执著的我,真是一目了然;也就象一个同修去看另一个同修的不足,看的清楚。

也许写与不写并不是问题的根本,但从这件事上,我能够看清自己一直以来固守的一点:证实自己,表现自己。以此类推,在做有些事情时,有时总觉的自己的方法好,自己一旦有点什么经验时,就沾沾自喜,希望能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总觉的别人哪里有不足等等。那时我想起了师尊说的:“当一个神提出来一个办法的时候,他们不是急于去否定,不是急于去表达自己的、认为自己的办法好,他们是去看另外的神所提出的办法的最后的结果是什么样。路是不同的,每个人的路都是不同的,生命在法中证悟到的理都是不同的,可是结果呢很可能是相同的。所以他们看其结果,他的结果达到的,真的能够达到要达到的,大家就同意,神都是这样想的,而且呢,哪块有不足,还要无条件的默默的给予补充,使它更圆满。他们都是这样处理问题的。”(《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

明白了这个理之后,再有什么事情,就不再固守我能不能做好,或者是我的做法如何好了,而是需要我做什么,需要我怎么做,我就应该那样做。在讲真相时,也就不再总是考虑自己如何了,也就少了许多借口。

其实这个问题,早在二零零零年《北美大湖区法会讲法》中师父就明确说过,但是,自己却不能时时事事对照,做到。

四、在修炼中坚定正信

风风雨雨中走过这么多年,对大法,我从来没有怀疑过。但我知道,不怀疑是远远不够的,真正的正信,那是知道、悟到、做到。

无论是个人修炼,还是救度众生上,看似山重水复疑无路,只要能正念对待,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记的当初修炼的时候,哪儿一不舒服,心里就很踏实,知道那是在消去生生世世所积累的业力,是好事;有了麻烦事,就在心里不断的提醒自己:我是个修炼的人,这是好事,这不正是提高的好机会吗。这样一想,由于麻烦事带来的懊恼、烦躁、气愤、无奈或是忧虑等等就会烟消云散。可是在这些年的被迫害当中,由于对安逸之心的放纵,以至于哪不舒服,就想休息一会吧,有时有一些情绪乘虚而入的时候,明知要严肃对待,却也要听之任之那么一会儿,造成有些魔性长时间不去,潜意识中把生活中的苦当作对自己的不公,怨别人的心总是往出冒。每当这个时候,我又总是恨自己不争气,怎么修来修去的越来越差劲了呢?冷静下来想一想,实际是自己的正信不够,也就是心不正,不能总是把自己当成一个修炼的人,遇到问题时,先用了人心。

作为修炼来讲,师尊的法理已经讲的再明白不过了,悟不到,那是因为我们用了人心,做不到,那是因为我们缺少正信。最起码,我知道,我走到今天,如果每遇到问题时,我能守住“我是一个炼功人”这一念,或者“这是一件好事”,或者“我要用超常的理要求自己”等等,我都会做的比现在更好。而自己在证实法,讲真相中做的比较顺利的时候,都是自己能够把自己当作一个堂堂正正的修炼人的时候。

不足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