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加集体学法所见所思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五月十九日】最近两个多月,我分别参加了本地几个学法小组的集体学法,有一些感触和想法。由于没有机会与本地同修進行交流沟通,我想把我的所见所思写出来投给明慧网。假如这篇小稿能够刊载出来,假如本地的同修有机会看到这篇小文,就权当是我在与你们切磋。我很希望能听到或看到你们的交流切磋意见。有法理不清的地方还请同修慈悲指正。

一、不注重学法实效,片面追求数量和速度的倾向还比较严重。这个问题明慧网上已有同修文章切磋过了。但我觉的在本地集体学法小组中尚未引起重视。因为多年来,在本地集体学法中似乎已经形成了一个概念,每次学法时间一般是两个小时,最少要学《转法轮》中的一讲。由于发正念和说一些事务性的话加上讲闲话要占去一些时间,所以学法时就会不自觉的赶时间念快了。有时快的让人的脑子、眼睛跟不上,那是名符其实的没有入心(我过去就是这样的)。有的学员以为学法时念的快、念的流畅是口才好,是本事,是法学得熟、学得好的表现,于是就动了显示心,为了求快而不断句,常常把两句、三句连在一起读。还有的句读长了气缓不过来就用唱腔读法。于是读法时漏字、添字、读错字的情况经常发生。有的学员听到念错后提出纠正,但有些读错的学员往往好一会儿还反应不过来,不知错的是啥、错在哪里?就好象有时跑快了收不住脚步一样。待弄清楚了是错在哪儿了,耽搁的时间反而更多了。和欲速则不达是一个道理。于是有的学员怕耽搁时间就干脆隐忍不纠正了。师父多次告诫我们:“学法不要走形式”(《致澳洲法会》)。“弟子:有人说您说的一天半看完一遍《转法轮》太慢了。师:我没这样说!我觉的太快了。(鼓掌)我叫大家抓紧时间看书看书,那么他一下就跑到那个极端上去。看、看、看、看,拼命看,每个字是念什么他都不知道了,那你看什么呢?你不在学法吗?学法、学法那个学你放哪去了?你看的是什么你都不知道了,怎么修啊!你必须得知道在眼下你看到的东西是什么啊!你念的是什么字、在表面上是什么意思你都得知道啊!那怎么叫学法呀?那还念他干什么呀?拿本书这么一翻,那就完了呗。是不是这个道理啊?”(《新加坡法会讲法》)

希望有关的协调人和学员们都要在这个问题上悟一悟。学法时宁可念的慢一点,但一定要入眼、入耳、入心。做到口、眼、耳、心都不走神。片面追求学法数量和速度其实是一种形式、一种人心,也是一种要去的执著。

二、机械的认为集体学法就是学法,不安排或很少安排时间让同修之间交流、切磋。常常是人一到齐或时间一到点就开始学法,一人一段或一人两段轮着念。到整点就发正念,然后散场走人。这种集体学法与个人在家自学几乎没啥区别。而有时所谓切磋切磋也就是协调人有话就说一说,其他同修常常是七嘴八舌交叉乱说一气。谁也听不清谁说的是什么。谁也没有从心性或法理上谈到自己有什么提高和收获,有什么困惑和需要帮助的地方。由于我们每个学员修炼的路不同,自身的根基和业力不同,心性所在的位置和层次不同,因而在修炼中所遇到的关、难肯定也会不同。这就需要我们在集体学法这个环境中交流、切磋,以期互相帮助,互相圆容,共同提高,整体升华。师尊在讲法中也肯定过集体学法时進行切磋的必要。只要不是出于显示心、出于证实自我的心,学员在集体学法时抽出一定的时间進行切磋、交流,对于修炼心性,提升自己,做好三件事,是很有帮助的。可以说有一种事半功倍、磨刀不误砍柴工的效果。可能有的协调人认为,切磋多了耽误学法。我觉的协调人应该适当安排学员在集体学法时進行一些切磋,引导学员在提高心性上下功夫,克服用干事心代替修炼的倾向。

三、不注意、不重视选学明慧网上的优秀切磋文章。据我所知,绝大部份的学员,特别是年岁较大的学员,上不了明慧网。还有少部份学员看不到《明慧周刊》,或者不能及时看到《明慧周刊》。因而对师父正法洪势的推進,学员修炼中的状态,及邪恶迫害的动态信息等,缺乏及时的了解和整体的把握。不利于理智、清醒地修炼自己、做好三件事。更何况每期周刊由于篇幅有限,也不可能把一个星期以来明慧网上的优秀文章都选進来。所以我建议,凡是有条件上明慧网的同修最好天天上。如果发现有师父的新经文发表,有明慧编辑部的署名文章或通知,有关于全局性的切磋文章,或者在明慧网栏目靠前位置上的重要切磋文章且又与本地情况比较贴近的,就应该及时下载、整理、打印出来,推荐给自己所在的集体学法小组念一念,学一学。这样既可以让同修及时掌握明慧信息,又可以减轻资料点的压力。我尝试着在几个学法点上这样做了做,发现大多数资料、信息不畅的学员很欢迎。但似乎有的协调人有些担心,认为这样一来是不是影响或者说干扰了学法呢?我个人认为,集体学法固然是应该学师父的法,但偶尔在其中穿插着学一点明慧网上的重要文章也是可以的。因为这两者并不矛盾,也不会形成什么影响或干扰。如若不然,那师尊和同修辛辛苦苦创办明慧网的宗旨又何在呢?

四、几乎可以这样说:凡是上不了(或不上)明慧网的同修安全意识都比较差。而本地近两年多来,凡是邪悟、妥协、一过病业关就去医院的及先走的学员,几乎都是不能或不上明慧网的(当然也有很多没有条件上明慧网的同修仍然修的不错,三件事做的很好。本文绝没有以偏概全的意思)。我这样讲决不是无地放矢、危言耸听!这是我通过两年多来的观察,先后接触了近十个集体学法小组,了解了数十名同修之后,综合研究了本地的修炼状态而得出的一个无可奈何的负面结论。这种安全意识差主要表现在安全问题上不修心、不谨慎和不注意修口,常常犯“冷热病”、走极端。比如说一旦环境宽松了,就大大咧咧,满不在乎。有集体学法时打手机的;有见面就询问不认识的学员姓什名谁,住在哪里是干什么的;有主动介绍互相认识的;有习惯于高声讲话惊动邻里不愿收敛的;有学法散场时一帮哄往外走,且边走边高声议论学法情况的;有穿高跟鞋、硬底鞋走路就象电视剧中的巡逻队一样“咔、咔”直响的;还有的集体学法点为了给学员方便而不关门,常常是一推就進或一敲就开,甚至不问来人是谁,直接把未亮明身份的便衣恶警,冒冒失失的引進内屋,与正在切磋的学员们“短兵相接”的;还有的学法点人数过多在十人以上出進惹眼的;等等。

有上述表现的学员几乎百分之百是上不了明慧网的学员。他们对网上登载的大量邪恶迫害信息和学员正念正行反迫害的案例,以及一些关于安全问题的交流切磋文章,处于一种浑然不觉的状态,因而就有一种冒冒失失的“不怕”劲头。例如有一位老年男性学员,也是七.二零以前得法的老弟子了。此学员白天做点小生意,比较忙,没空。但晚上出去做资料比较多,也做的快。据他自己介绍,不久前他晚上出去做资料,快做完了(还剩下几份)时碰上了几个警察。他一没怕二没跑。坦然地对几个警察说,我就是某某某,做这个事也有好多年了。这周围的人都知道我,你们派出所、六一零、国保的人都知道我。这些警察听他这么一讲,也没为难他,让他走了。从正念正行、不惊不怕这方面来看,这位学员做的不错;但从显示心来看,这位学员是不是也有应该去的执著呢?师父教导我们要理智、智慧地去证实法,不是要我们莽撞地去证实自己、显示自己啊。与这位老年男性学员相反,有一些平时表现出“满不在乎”、“没有啥怕”的学员,其实内心“怕”的执著心还挺大。主要表现在不能堂堂正正的走出去讲真相、劝三退、发资料。干什么事都需要有人“做伴”。就是有人做伴也不愿开口,只是陪着走一走,或站的远远的发发正念。也就是说这些学员平时所表现出来的“不怕”,并不是提高了心性后的真不怕,而是出于装面子表现出来的一种假不怕。比如说形势一旦有变,有什么风吹草动的,这些平素好象啥都不怕的学员又一个个紧张的不得了,走向了另一个极端:或闭门不出;或避往他乡;或租房另住;或神神叨叨装痴装傻以求自保。甚至有的被邪恶洗脑、转化;有的受邪恶哄骗而妥协,配合邪恶做了不该做的事,使自己多年的修炼成果毁于一旦!

我是觉的一个不修炼的常人,都知道“前事不忘,后事之师”这个道理。都知道要尽量避免在同一个地方再跌跤。而我们作为一个修炼多年、即将圆满的大法弟子,为什么还会出现这些类似“好了伤疤忘了痛”的问题呢?本地去年受邪恶迫害所造成的惨重损失仍然记忆犹新。我们不能低估了邪恶的末路疯狂。某些学员“不长记性”式的浮躁状态应引起重视。因为旧势力邪恶因素会与我们较劲到最后。

“大法弟子直到你走到圆满的最后一步你还在被考验着行和不行,一直到你只差那么一步就完事的时候可能对你都是很关键、很关键的考验,因为每一步对你们的修炼、对你们的考验都越来越关键,尤其到了最后阶段。你们知道旧宇宙的那些乱神,只要它们还在,它们就要左右到最后。你不行了它一定要想办法把你弄下去。”(《洛杉矶市法会讲法》)因此,我们要经常扪心自问:我的言行符不符合一个大法弟子的心性。我的言行对大法、对整体是有益还是有害?绝对不要留空子给邪恶钻!建议我们的协调人要利用集体学法这个环境,经常引导学员進行修口、修心和安全意识方面的切磋。不能象师父讲法中提到的那个人一样,举着大法书在街上一边走一边大叫:我有师父保护不怕汽车撞!我们每个人的修炼路都要靠自己一步一步谨慎地走过去,冒冒失失、咋咋呼呼、莽莽撞撞绝对不是修炼人应有的心态。同时希望有条件上明慧网的同修,要珍惜同门弟子这份缘份,经常给那些不能上网的同修传递一些安全方面的信息,携手并肩,同心向前,做好我们该做的事,圆圆满满的跟师父回家!

所见所思有不当之处或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帮助、指正。谢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