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坚持集体学法中整体升华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四月十六日】二零零二年,我与附近同修逐渐开始了在我家集体学法。七年过去了,除了节假日等特殊情况外,我们小组每天坚持集体学法,雷打不动。大家深切体会到,在邪恶迫害中,在风风雨雨中能紧跟正法進程,平稳走到今天,越来越清醒、理性与成熟,靠的是师尊的呵护,大法的威力,是长期坚持集体学法的结果。在此写出我们对集体学法的经验与体悟,与同修共同交流、探讨。

一、坚持集体学法,形成良性循环机制

对于集体学法的重要性,绝大多数同修都有较深的认识了,也都很重视了;但一遇到干扰就中断或解散的事却经常发生,本地区自始至终坚持长久的学法小组为数不太多。

我们学法小组自二零零二年以来至今已坚持七年之久,除了年节较繁忙的时间外,每天坚持,从不间断。每个同修都生怕落下,如果偶尔落下的自己一定找时间弥补。这样长期坚持的结果,是形成了一种良性的循环机制。大家发现,每当集体学法的时间,人人能准时出席,家里、外面很少有影响学法的常人的事情出现,往往学完法回家后,该处理的常人事情来了,就自然的去处理。如果谁因为什么麻烦事影响了学法,谁就会主动的向内找找自己心性上的原因了。

集体学法最常见的干扰是来自于家庭。表面上是家人因害怕限制同修间正常往来,实际上是邪恶利用同修放不下的怕心和其它人心在干扰与阻挠我们的修炼与提高,如果能放下人的观念,把学法摆在第一位,正念正行,不仅一定能突破过来,而且会出现柳暗花明又一村的美妙状态。在坚持集体学法的过程中,许多同修突破人的观念与来自家庭的干扰与束缚,为证实大法、救度众生开创了较为宽松的环境。

一九九九年至二零零一年是邪恶迫害很猖獗的两年,当时我对学法比较放松,更谈不到对集体学法的重视。当时的家庭环境也相当紧张。由于我两次遭绑架迫害,牵连家人受苦,导致丈夫与婆婆对大法误解、抵触,怨气冲天。但我从未因此中断与同修来往,没有怕这顾虑那的心。说也奇怪,一个同修经常到我家来,丈夫从不干预,而且对她很尊重、客气。二零零二年开始,我俩经常在一起学法,丈夫也从不理会。后来来的同修越来越多,我家成了学法小组,丈夫也从不反对、干涉。我们集体学法一段时间后,家人对大法的态度发生了神奇的变化,丈夫于二零零三年也走入大法修炼,而且很精進,正念很强,三件事都做的不错。

有一个同修,家里人反对她与同修往来,限制她参加集体学法,她不为所动,天天坚持。后来,家里人由干扰、阻挠变为理解与支持。不仅如此,她婆婆原来天天看电视,后来电视不看了,到时间就催她快去学法,自己也在家里听起了师父讲法录音带,后来一家人相继走入大法修炼。

二零零四年,一个邻居患骨癌晚期,医院都不收了,后事也准备好了。有人劝她信点什么吧,她就跟另一邻居信上了××教,一连祷告了四天也不见效。她主动要学大法,我给她听师父的讲法录音,经常去看她、鼓励她,她天天坚持听法。原来她生活不能自理,上厕所爬着去,听法后不几天能坐起来了,半个月后能给家人包饺子了,一个月后能走路了。从此就开始到我家参加集体学法。半年后,能下楼买菜了,现在身体非常健康,与正常人一样。这件事对周围人影响非常大。

由于在集体学法中深深受益,同修们越学越爱学,越学正念越强,人心越少,证实法,救度众生的事做得越顺、越好。不知不觉中,我们对正法修炼的理解在加深,心性在升华,而且家人在变,家庭环境在变,周围的世人也在变。大法的神奇威力通过我们展现给身边的有缘众生,越来越多的世人从我们身上看到大法的美好从而得到救度。

二、集体学法中整体升华,协调配合变得简单、轻松,高效、神速

经常听同修谈某区某片同修协调配合困难,大家心不齐,形不成整体。其实,如果大家能坚持集体学法,保持精進的状态,人的观念少,正念强,有问题及时在法上交流、沟通,及时向内找,干扰自然就少,协调配合也变得简单、轻松。在我们这片,凡是能坚持集体学法的小组,证实法的事情一张罗就成,协调配合显得轻松自然,很少有拖拖拉拉、磨磨叽叽的事情发生,做事速度之快,效率之高,配合之默契,令很多同修惊叹。

邪恶迫害之初,我们的真相资料主要来源于大资料点。资料送来后,我的几名同修在我家迅速折叠、包装,集体学法时按需分发,而后很快散放给常人,从不误事。

资料点遍地开花后,我家又成立了资料点。由于坚持集体学法,下载、制作资料速度快、效率高,非常顺利,不仅供给自己,有时还支援外片、区的同修。有一次外区同修要二百本《九评》,我们在不影响正常学法的情况下,三天准时完成。还有一次外地要资料,量很大,我们与本地其他几个小组互相配合,条幅、小册子、光碟、《九评》等大量资料,两天全部到位。

二零零五年,本地营救一个被非法关在监狱的同修,协调人通知到监狱近距离发正念,当时有同修对此认识不足,有的有怕心,刚开始去的人很少,我们学法小组是第一拨儿。接到通知后,小组五、六个人一交流,全都没有异议。一个星期去一次,往返路途很远,但大家一直坚持了两年。开始在监狱接院内,由于人数不断增加引起了邪恶注意,大家就来到监狱附近的小树林。冬天就坐在雪地上,夏天无论下雨、酷暑都坚持不懈。夏天发正念时,地上的虫子、大黑蚂蚁往身上,又叮又咬,大家端坐不动,一段时间后,蚂蚁、虫子也不来干扰了。二十几个大法弟子在小树林里一字排开,宁静祥和中透着威严,用大法赋予的神通清除了大量邪恶。

二零零六年,当地很多同修到黑龙江女子监狱、万家劳教所发正念,我们学法小组非常主动的参加。万家劳教所交通不便,地处偏远农村,外来人去那里非常引人注目。我们去时,那里已经引起了村民的注意。如果不在法上,正念不强是去不了的。当时很多同修不敢去,有的走到半路返回。我们小组的同修一个不落的都去了,还带了不少真相资料,发完正念后,又到附近小村子散发资料,而后安全返回。

三、在邪恶迫害中向内找,坚持集体学法金刚不动。

在中国大陆,集体学法最大的障碍是对邪恶迫害的恐惧。有的同修一到所谓的敏感日,或一听到邪恶干扰迫害的消息就收拾东西,停止集体学法,以为这样才能保证安全,躲过迫害。

师父早就讲过:“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

其实集体学法不也是同样吗?集体学法是师父为我们确定的修炼形式,是最神圣的事情,邪恶敢来干扰和破坏吗?如果真的出现了干扰,那么我们不应该向内找招来干扰的心性原因吗?作为助师正法的大法弟子不应该正念清除和否定这种干扰和破坏吗?

我家所在的居民小区安装了不少摄像头,而且有保安守卫。到我家来集体学法的同修每天至少五、六人,特殊情况下达二十人左右。几年前我家又成立了小资料点,往来人数更多,但我们学法小组同修把心放的很正,安全问题该注意的注意,但不是为了怕而注意安全,就做自己该做的事。

我家成立资料点后,事情越来越多,加上几年来三件事做的比较顺,我不知不觉中起了干事心,显示心与证实自我的心,一些同修也对我生出依赖心与崇拜心,大家都认为我很重要,啥事都找我,找我的人越来越多。那时没有意识到这是一种不正确状态,更没静下心向内找,照样来者不拒,大包大揽。不久干扰来了,我几次发现自己被邪恶跟踪,接着远在外地的亲属病了,我去照料病人,整天忙里忙外二十多天,失去了集体学法的环境。我从外地回家不久,正赶上邪恶大规模迫害本地同修,我也不幸被绑架,电脑、打印机等设备被抄走。事情发生后,我们学法小组同修没有怕,照常到我家集体学法,一天也没有中断。没有一个人指责与抱怨我,每个人都真诚的从自身找出现问题的原因,集体配合发正念、揭露迫害,并支持我丈夫与家人去公安、司法部门申诉、要人。我在被非法关押期间也静下心来找自己,正念正行抵制迫害。两个月后,我被无条件释放,小资料点不久后又开始正常运行,我们学法小组以最快的速度从邪恶迫害的低谷中走出来。这次教训,使我们小组每个成员变得更加理性、清醒,我改变以往大包大揽的做法,鼓励、帮助同修自己独立,几名同修逐渐从以往的等、靠与依赖的状态中突破出来,自己独立上网,独立做资料。有的不敢上电脑城买东西,去过几次后,怕心去掉了,现在上电脑城跟走平地一样。回想起来,如果没有长期集体学法做基础,大家要整体上正念正行是很难做到的。

师父在讲法中多次讲到集体学法的重要性,实修中我们悟到:坚持集体学法就是在走师尊安排的修炼之路,是大法弟子快速提高、做好三件事的根本保证,反之则是在走旧势力安排的路。同修们,在正法的最后关头,让我们都溶入到集体学法中来,走出旧势力的邪恶安排,更好的完成我们的史前大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