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的眼睛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日】

  • 孩子的眼睛

  • 迷途知返

  • 孩子的眼睛

    文/大法弟子

    去年十月的一个星期六早上,一觉醒来的孩子睁眼四顾,猛然大叫起来:哎呀,我看人怎么变形呢!我问:怎么变形?就象哈哈镜看人一样,一只眼看人还模糊。

    头天晚上,孩子从学校回来,就说眼睛疼,现在看人变形,视力还受到影响。我和他妈商量一下,决定带他去医院查查。孩子正在市内上大学,每星期五晚上回家,在我们半规劝半强制下,他多少能和我们学点法。

    因我不知他是否真心学法、真心修炼,对法理解到什么成度也不知道,征求他的意见后,我们去了医院。当交完各种检查费后,发现收据上的名字不是他的。他妈和我更明白是师父给他消业了,就提醒他:儿子,上面的名字都不是你的,你得想一想,这是师父给你消业啊。我和他妈启发他,看他还是犹豫,我就说查一下看看再说。

    检查结果出来了,医生大惊,这是什么呀?我们也着急的了解病情。医生向我们介绍说,他行医十多年,没见这种病。孩子的两眼底多是孔洞,同时慢慢渗血,最后要影响视力。我们问这种病医院如何治疗,医生回答,只有先会诊,然后再拿出治疗方案。听到这话孩子一脸沉重,焦虑担心,害怕。我和他妈商量,马上回家好好学法。

    回家的路上,我们边走边切磋法理,孩子在法理上逐渐明白了许多,同时我也找到了自己的心。孩子眼底有漏洞,即是孩子个人的业力,也是我修炼中有漏啊。带孩子学法,其中夹杂太多的亲情,使这件事打了许多折扣。

    而另一颗不好的心也更明显的暴露出来。三年前,我堂弟出了车祸,当我赶到时,他还在弥留中,我太想帮他,想到周刊上同修如何帮危难中的常人摆脱死亡,见证大法的伟大师父的慈悲,我也想照样做。但各种人心阻碍最终没有开口。堂弟故去了。此后我又是不断的懊悔自责,心想:堂弟毕竟隔了一层,要是自己的家人就能做主。先前的不敢开口是不真信师信法,再到想要证实自己能行,再到求心。众多的漏洞才是导致孩子眼睛出事的真正原因。

    我找到了人心,孩子也把自己的许多人心,肮脏的东西向我们倾诉出来。回家来我和孩子一同学法,转变人的观念,真正把自己交给师父,交给法。

    十来天的时间,孩子的眼睛完全恢复如常。发生在孩子眼睛的故事更使我由衷感到“度众生 观念转”(《洪吟》〈新生〉),修炼中要真正的转变了人的观念,真用法去衡量一切,真的就是天宽地广。


    迷途知返

    文/河北大法小弟子口述 妈妈整理

    我是一名大法小弟子,今年8岁,听妈妈说,我在她肚子里就开始听师父讲法了。

    没上幼儿园之前,我和妈妈每天学一讲《转法轮》(妈妈念,我听),还跟妈妈一块去发真相资料。自从上幼儿园以后,我就开始懈怠了。白天去一天幼儿园,晚上5点才回来,写作业也不抓紧,边写边玩,甚至写到八九点,还写不完,再听妈妈读法就困了。

    在幼儿园这个大染缸里,很快就混同于常人,所以有一段时间,都脱离了大法。妈妈总督促我学法,按大法的要求去做,我还是我行我素的。妈妈说我什么都不听,我就顶她一句,给妈妈气的够呛。

    2009年5月10日星期天,我休礼拜。整点,妈妈发正念,跟我说:“你也一块发吧。”我说:“好。”妈妈和我盘腿打坐,结印。妈妈先清理自己思想中一切不好的思想念头、业力、不好的观念和外来旧势力的干扰,清理自己空间场范围内外的一切邪恶因素,无所不包,无所遗漏,就这样想它们死。这时我天目看到“死”字是黑色的一尺见方,“死”字下面有一个大油锅,里面有一堆恶人在火上烧(恶人穿的都是黑衣服)。

    我天目又看见一尊大佛盘着腿,头发是蓝色的卷卷发,金色的袈裟单手立掌。整点立掌时,念完“法正乾坤,邪恶全灭,灭”,我看见“灭”字是金色的一尺见方,“灭”字下面也有一个大油锅,里面同样有一堆恶人在火上烧。

    变莲花掌时,我又看见有大大小小的莲花从天上飘下来,粉色的,特别漂亮,妈妈前面也有。

    我以前是什么都看不见的,这次是师父看到我这么不精進,特意点悟让我跟上正法進程。

    师父还没有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小弟子,我今后一定按“真、善、忍”的标准去做,好好学法、炼功,遇事向内找,和妈妈比学比修,一定跟师父回家,谢谢师父的慈悲苦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