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家难回谁之罪?

中共再现流氓本性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二日】我于一九九七年初以移民身份定居加拿大。之后,我平静的工作、学习,并于二零零四年获得博士学位。自一九九七年底开始,我修炼法轮功至今。

我出国的原因之一是:看到国内贪腐现象蔓延至高等学校并且愈演愈烈;深思、求索之后,我认定根本原因是信仰缺失的问题,而在国内我没有找到答案。在加拿大有幸了解自中国传出的法轮大法,知道了人应该按照“真、善、忍”做人的道理,并且通过炼功,祛除了长期困扰我的好几种慢性疾病(如肩周炎、胃炎等)。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开始的对法轮功的迫害,让我看到了中华民族面临的灾难,也看到了自己作为受益者、知情者的责任,当然我也看到了坚持真理面临的危险。我尽自己的能力,利用可能的条件向人们介绍法轮大法美好的事实、在大陆发生的对修炼者的迫害真相。

一九九九年底,我在圣诞节假期间回国探望父母。在深圳海关,我得知自己上了黑名单,我被以“携带违禁书刊”的罪名拘禁两天。返回加拿大前,我计划先去北京到信访办公室递交一封我自己起草的呼吁信,然后再南下深圳出境。但是,在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早上八点左右,我在一个没有标志的平房前问路时,被里面出来的警察拘捕——仅仅因为我承认自己修炼法轮功。

之后,我被转至河南省郑州市住北京办事处地下室关押十二天。后亲友多方打听,才找到我。警察通过我父亲和亲属对我施压,要我写保证。经过两天的艰难过程,他们没有达到目的。后来我被所谓的驱逐出境,他们并通过我父亲告诉我:不得回国,否则亲人负全部责任。

二零零二年,我的中国护照延期申请被中共驻加拿大使馆无理拒绝。

我母亲告诉我,我离开父母后,警察抄了他们的家。之后“政府的人”经常到家里来,要他们劝我在外面不要做对不起“国家”的事,等等。这种情况一直没有变化。十年来,生活在高压下的父母,一直担心中共的黑手在海外加害于我,所以每次联络时总是叮嘱我注意安全。因为我坚信迫害不会长久,常以“团聚为期不远”宽慰父母。

由于中共始终没能得逞,不知是为了垂死挣扎还是什么原因,在二零零九年四月底,他们改变了手法,由中共信阳市政法委出面,派人到我父母家,声称所谓的“保障竹学叶回国的人身安全”,要求我父母劝说我回国。我父母以“多年来没有儿子任何消息”应对后,中共信阳市政法委的软硬兼施没有得逞。

中共政法委派人骚扰我父母之事发生几天之后,大陆突然出现对我的造谣污蔑,把中共迫害造成的骨肉分离说成是我的不孝之举,欺骗一些不明真相的人,煽动对法轮功的仇恨。很明显,整个事件是在中共政法委或“六一零”特务的操控之下的流氓无赖行径。所幸很多同胞已经明白这场迫害的邪恶,有人说我“必有隐情”、“可能是怕给父母添麻烦”,有人干脆说“炼了法轮功当然不让回国了”,把家庭不能团聚的根本原因——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说的很清楚。

在此正告中共特务和中共帮凶:你们永远无法改变我对真善忍的信仰。同时,我为那些明白真相、能火眼金睛识破中共造谣的人们祝福并在此表示感谢。

(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一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