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同修的梦向内找的体悟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四日】前段时间我回老家,跟家里人再次提起法轮大法,他们已经没有以前那么怕邪党迫害了。我给他们听师父的讲法,他们都觉得很好,并开始想要学炼。

于是我约了一个认识的同修,到她家里拿师父教功的光盘。到了她那里,发现她气色不是很好。她一直都是自己一个人带孙子,非常劳累,但以前每次见她都是精力充沛。这次看起来却满面倦意,我就跟她说了。她说你说对了,我昨天做了一个梦,醒来后我捶胸顿足。她说:梦里有邪恶的人正在打一个大法弟子,打得很惨,打完那个同修后,他们就要来抓我,我一着急,就脱口而出:“我不是”,可是邪恶还是不放过我,我就跑,他们在后面追,后来马上就追上我了,我又说了句“别抓我,我不是”,可是邪恶还是要抓我。这时正好有一群装修队的工人过来,我赶紧走進他们的队伍里说“我跟他们是一样的”(意思是:我也是装修队的)。这时我看见我周围的人都在笑话我,我就醒了。

刚听完她的梦,我也笑了起来。这个梦师父点化得太清楚了。“装修,装修,那就是说不是真修”。可是说实话,这个同修平时还是很精進的,她每天自己一个人带孙子,每天早上都坚持早起炼功,每周有2次学法交流都是在她家進行。平时有空她就跟老伴(未修炼)出去到各个小区发真相材料。即使这样,她在梦里还是没有通过考验。我鼓励她说,只要还没结束,我们就都还有时间做真修弟子。

离开她后,我沉思起来。由她的梦结合我自身的修炼,我想到了这么两点:

一、修炼是严肃的

师父一再强调“修炼是严肃的”。大家都知道我们大法弟子目前的任务就是做好三件事,用自身的条件证实法。可是这三件事是否真的都做好了?学法是否入心?炼功是否每天都能坚持?发正念是否认真对待?讲真相是否全身心投入?这样一想,就发现了自己的很多问题。每天晚上跟妈妈(同修)读书,读困了就睡了,好象很随意,觉得读到哪算到哪,困了读也没有效果。每天都这样,读的效果就很差。自己也没重视起来,以至周末白天读法也读一会儿就犯困。以前觉得晚上读法犯困很正常,因为白天工作一天,比较累了。现在发现这都是人的观念,都是自己不重视法而造成的。你承认了它,觉得正常,那它就“正常”起来了。

想起来真是惭愧,正法進程都到了现在,还犯这种初级错误。炼功虽然每天坚持,但经常没按时起床,能炼多少算多少,觉得其余的有时间补上就行了,结果最后也没补上。就这样懈怠。发正念虽然基本4个点都能保证,但好象都是完成任务似的,没有真正意识到发正念的严肃性和重要性。讲真相,目前自己还是局限在用纸币的方式,和跟家里人及朋友讲;对于陌生人,还是不敢面对面讲真相。

说到底就是不精進,没有意识到修炼的严肃性。再深挖,就是信师信法的程度不够,对修炼圆满没有信心。想起那个“金佛”的修炼故事,如果现在真的有那么大的考验,我能行吗?“信”是通过长期扎实的修炼,一步一步通过过关提高心性而自然而然达到的,不是强为的。

二、修炼人要堂堂正正做事

因为我几年前在一家工作单位由于讲真相,被发现后,担心被迫害关洗脑班而离开了那家公司,从此就不太敢跟工作中的同事讲真相,而且越不讲就越无法开口。在工作的单位,不敢说自己是法轮功学员。甚至在自己做不好时,还庆幸别人不知道自己是大法弟子。可是我的修炼环境基本都是在工作中,因为自己是单身,和母亲(同修)一起生活,在家庭中基本没有什么关和难。我的考验都是在工作中体现,可是自己又不去主动开创环境,总是在外围上下功夫,给一些认识的不是同事的人讲;给亲戚朋友讲,但这样的毕竟有限,因为每天与我朝夕相处的还是我身边的同事,自己还以安全为理由,觉得没必要跟他们说,而是把他们的电话和邮件寄到国外的同修那里,觉得让国外的同修通过打电话和发邮件的形式就可以了。还给外地的同修把公司的地址和姓名给他们,让他们在外地通过信件的方式给他们讲真相。总之,把跟同事讲真相的事做得很间接很隐晦,复杂。工作中经常出现矛盾和人际关系紧张的现象,其实都是因为自己没有堂堂正正修炼造成的。

我在工作中的业绩和为人还是很受领导和同事的认可的,可我却没有把这作为证实法的有利条件。师父曾经点化过我,有段时间,眼前总是有个“正”字,可是这个“正”字的横和竖都是波浪的。字还是那个字,可是这个字本身就已经不正了,就已经与这个字的本意背道而驰了。由此悟到,要从心理的阴影中走出来,(我属于那种任何事都想尽善尽美的人,总是对自己犯过的错误无法释怀,其实这都是常人的观念和习惯)既然我已经改正了,自己为什么还不能放下,从而陷入另一种执著,影响了证实法和助师救度世人。跌倒了就应该爬起来,如果我能从内心深处放下包袱,堂堂正正的证实法,那将是我修炼中的又一个提高和進步。我现在就要让这个“如果”变为“现实”。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