炼就金体了洪愿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四日】

悲愤离家,因祸得福闻佛法

得法前,我是一个多灾多难的人,身体不好,脾气暴躁,好生气。动不动就和公婆吵架,有时在大街上就大骂公婆的不是。每次都觉的自己很有理,在别人看来是很小的事,我都要吵出个里表来,非得要别人向我赔礼道歉不可。

我越是这样,别人越不理睬我,最后闹的丈夫要和我离婚,嫌我不孝顺父母。我觉的委屈,向亲朋好友诉苦,可他们都不愿理睬我,并有意疏远我。我心灰意冷到了极点,有苦无处说,觉的周围的一切人都不理解我,也不同情我,我越这样想,身体状况越差,丈夫又非要与我离婚,我连病带气的实在无法活下去了,一气之下,带着八岁的儿子去了东北姐姐家。

在姐姐家,我又向姐姐哭诉我的委屈,并说要与丈夫离婚。学大法的姐姐笑着对我说:“你带着孩子能上哪去呀?那可能是你上辈子欠人家的。你跟我一起学大法吧,大法能善解这一切的。”我说:“我脾气不好,爱骂人。”(当时我也奇怪,我还能认识到自己的不足?这可是头一回。)姐姐说:“大法能给你改变这一切呀。”我说:“如果真能把脾气给我改好了,我就相信,跟你一起学大法。”

就这样,姐姐给我放了师父的讲法录音,我就这样得闻佛法了,那是一九九八年六月份。可惜当时我没有真正的去修炼,后来就回了家,回家后又没有与同修接触,就这样,我与大法擦肩而过。

不修心性,回归路上步姗姗

回家呆了几年后,我与公婆的矛盾还是不断,二零零四年春,我与孩子又去了东北姐姐家,姐姐劝我好好学大法,我也答应了,但还是没有真正的去修炼。后来,姐姐买了楼房搬進城里去住了,临走前把房子和扫街道的工作也让给了我,这样,我就和儿子住下来了。

半年后,丈夫因想孩子,也来到了东北看孩子,要和孩子一起生活,我就和姐姐给他找了一份工作。开始还挺好的,后来他就想让我跟他一起回家。由于人的观念障碍着,我不想跟他回去,还找出一些理由来。

后来他就开始跟我吵架,可每次吵架后,我都要他跟我道歉,越这样,他变的越凶,变本加厉的和我打架。

当时我似修非修的,并没有真正的去实修,只知道是过关,提高心性,并没有真正的去向内找自己,找也是为自己的执著找借口。和同修交流自己遇到的家庭烦恼。同修说:“你就跟他一起回家吧,他家里有老人,赡养父母也是他的一片孝心呀。”

其实,通过修炼,我也知道丈夫人挺好的,我以前对待公婆也太离谱了,是自己弄的无法收场。只是我人的面子放不下,不想再回去看公婆的脸色,就没有同意。丈夫见我不跟他回去,就气冲冲的回老家,然后又外出打工去了。

丈夫走后,我也后悔了,后悔没跟他一起回老家,一切只能随缘了。就这样,一晃二年多过去了。

由于自己不修心性,工作中也是魔难重重。扫街道的工作是姐姐让给我的,由于我的工作名不正,言不顺,领工组长总想让别人干,顶替我。在扫街道的工作中,领工组长总是无缘无故的找茬和我吵架。一次组长又把我训了一顿,我委屈极了,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觉的自己的命太苦了,自己的人生之路怎么这么难走呀。

炼就金体,一朝得法了洪愿

晚上回到家,我拿起了师父的新经文《洪吟二》看了一遍。当看到“悠悠万世缘 大法一线牵 难中炼金体 何故步姗姗”(《洪吟二》〈神路难〉)这段法时,我一下悟到:这是师父在给我炼金体呀!这就是我要找的真正的佛法呀!

这一晚,我才第一次真正的拿起了《转法轮》这本宝书看下去,从此我也真正的走上了修炼的回家之路,那是二零零四年十月份。

通过通读大法和炼功,不到半年的时间,我身体上的所有病都不翼而飞,全身轻飘飘的一身轻。

有一次,组长又和我大吵大闹,不让我工作,要把我赶回家,我善意的和她讲理,她却象疯了一样往我怀里撞,让我打她。我没有为其所动,我一下悟到:我是修炼的人,要按照宇宙“真、善、忍”特性做一个好人,师父说“作为一个炼功人首先应该做到的就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得忍。”(《转法轮》)我守住心性,没有和她一样去对待,走开了。到下午上班的时候,她找到了我,并向我道歉,说她自己错了。遇到矛盾向内找,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呀,我第一次尝到了向内找的甜头。

我不断的学法向内修,心性也提高上来了,能量场越来越大,周围的一切也都充满了善的能量。我所管辖的路段,交叉路口多,以前是事故多发地段,在我学大法后工作的二年时间里,没有发生一次事故,而其它路段出事故就比较多,工友们都觉的很神奇,其实,这一切都是大法的威力。

我虽然九八年就听到了师父的讲法录音,但那时并没有真正的去实修,不久迫害就开始了。而我真正走入修炼是二零零四年十月份,我个人修炼的魔难可能就大一些、多一些,但都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走过来了。

有一天骑自行车去上班,路过一座立交桥,后面上来一辆摩托车,飞驰而过,一下把我和自行车挂住向前拖出两、三米远,“啪”一下摔在地上,车大梁砸在我的脚脖子上,疼的我直冒虚汗,我从地上爬起来一看,车链子也掉了,衣服也磕破了。骑摩托车的人吓的够呛,赶紧说:“摔的怎么样,咱们上医院拍个片子看看吧?”有师在,有法在,我知道我没事,就对他说:“没事,我是学法轮大法的,不会有事的,你走吧。”那人一听我说没事,马上骑上摩托车跑了,我望着他慌慌张张远去的背影,笑了笑,心里说:别骑那么急,我不会赖你的。

碰巧,后边过来了几个同事,看见了刚才发生的这一幕,同事们都说我傻,不跟他要钱,如果骨折了怎么办?我说:“我是个修炼的人,不会讹人的,师父会保护我的,我不会有事的。”通过学法炼功,三天后我的腿伤全好了,同事们都见证了大法的神奇。我深知,是师父帮我还了一条命,不知师父为此给我承受了多少呢!

有时我就想:师父给我净化了身体,帮我度过了那么多难关,我难道就不能把大法的美好带给世人吗?在大法蒙难的时候,我难道就不能让世人明白真相吗?那时,虽有时也向世人讲真相,但还没有救人的责任感和紧迫感。通过学法和与同修交流,以及学了师父的新经文《向世间转轮》,和奇书《九评共产党》后,认识到救人的紧迫和自己肩负的责任重大,更加认识到自己学法,得法,炼就金体的目地,就是要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完成自己的史前洪愿。这时,我萌生了要回家的念头,助师正法,救度那一方众生。

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神路宽

萌生了回家的愿望,我就后悔自己以前的所做所为,下决心回去后,我要平心静气的向公婆赔礼道歉,今后和公婆好好相处,和周围邻居、亲朋好友和睦相处,展现大法的美好,救度那一方善良的有缘人。

有了这个愿望,心性符合了大法的要求,师父就给我安排了回家的路。表现上是婆婆外出时,在一个下坡的马路拐弯处,骑三轮自行车翻到沟里去,医生说是跌坏了神经线,婆婆躺在医院里疼的哭天喊地的需要人照顾,丈夫打电话让我回去。我爽快的答应了,并让丈夫来接我拿东西回家。

整理东西时,丈夫不让我拿大法的书籍,说火车上查的很紧。我知道这是旧势力的干扰,就发正念解体它,并善意的对丈夫说:“什么东西都可以不拿,只有大法的书我必须得拿,这是我生命的全部。”丈夫没说什么,把所有的大法书都给我拿回家来。

回家后,婆婆看到我也很高兴,不几天就出院了。出院时大夫嘱咐,还需要针灸来帮助康复。碰巧邻村的小医院里就有会针灸的大夫。

经过打听,我知道那大夫也是学大法的,我很高兴,知道一切都是师父在安排,刚回家就接触上了同修。第二天,我早早的就陪婆婆去针灸,我直接问大夫(同修):“如果我婆婆学大法的话,病能好吗?”那大夫(同修)笑了笑说:“相信吗?相信就会有奇迹发生的,什么奇迹都会出现的。”和我同去的弟妹指着我说:“她就是学大法的。”大夫同修知道我也学大法后很高兴,与我交流一会儿后,我俩就共同配合向我婆婆洪法,讲真相,并劝婆婆三退。婆婆听的入了迷,并不时的询问真相,我们都一一作了解答,最后婆婆明白了真相,当时就起了化名三退了。

婆婆退出邪党组织后,当时身体就好多了,身上所有的汗毛孔都出了汗珠,脸庞红润润的,就象初生的婴儿一样,她高兴的说:“我从来都没有这么舒服过。”并不断的向大夫(同修)夸儿媳妇好,我知道又一个生命得救了,是师父与大法给善解了这一切,我们又一次亲身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自己做正了,一切都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归正,善解。

我转变了对公婆的看法,和婆婆的关系处的很好,婆婆住院花的钱,我家给的比姐弟们还多,我也不计较。还不时的向婆婆洪法讲真相。婆婆对大法也有了正确的认识,还拿我以前和现在比较做例子,帮我洪法,逢人就讲:人家学的都是好事,你没看见我的儿媳妇,她和以前真的就象变了一个人一样。

我和婆婆的关系好了,人也变善了,说话也和气了,街坊邻居,亲戚朋友看在眼里,喜在心里,也转变了对我的看法,开始接近我。我趁机向他们讲真相,劝三退,他们明白真相后,大多数都同意三退了,给自己的生命选择了一个美好的未来。

我到本村委干部家讲真相,虽然他们暂时还没有退出邪党组织,但也都明白了法轮大法好。

有一次我站在街上,碰巧有一家信仰别的宗教的人家盖房卸大砖,砖卸完后,拖拉机车却怎么也开不出来。原来那小巷很窄,车是倒过去的,车很重,卸完后,后车轮底下被压下一个大坑去,而车的前边靠墙处碰巧又有一棵大树,车一开一倒的怎么也出不来,向后倒是墙,倒不过去,上前是墙和树也开不出去,车子好象嵌在那里了,越折腾越深,急的司机和那家信仰别的宗教的人又是往车底下扔石头,又是用棍子撬的。半个多小时了车子就是开不出来,司机和旁边帮忙的人都急出了一身汗,累坏了,也没办法,除非拆墙或杀树了,旁边引来很多看热闹的人。

这时我想,这应该是大法弟子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的好机会了。我走上前跟司机讲:“你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车子就能出来。”那司机张口就念了一遍“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此时我暗暗的请师父加持,表面上在我的指挥下,车就象明白了什么似的,不到五分钟就出来了。

围观的人和信仰别的宗教的人都说,还是人家学法轮大法的有办法,这么多人都不行。再一次让周围的人见证了大法的神奇,明白了大法好!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师父给做的。

师父给我们留下了集体修炼的学法环境,走师父安排的路是最好的。我从回家后就开始参加本地每周一次的一个集体学法小组。在学法点上,有什么问题,集体讨论,马上解决,谁有做的不符合法的地方,就会有同修马上善意的给指出来。当然也有争论的时候,但当争论不休的时候,就会有法理清晰的同修给及时指出来:那是由于人的执著心不去,证实自我的心不去,被另外空间不好的因素加强了这种执著,才造成的这种争论不休,妄图间隔大法弟子形成整体,这时,争论的双方和在场的同修认识到后,都会及时向内找,并倡议全体同修集体发正念解体那些不好的因素,一切也就归顺了。集体学法太好了,那是邪恶最害怕的,那是整体提高圆容的保障。中间虽然有几次波动,但我们都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走过来了,一直稳健的走到今天。

当然,也有做的不足的地方,也有守不住心性的时候,但我牢记自己是个走在神路上的修炼人,是个“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一切不足都会在法中归正。

通过修炼,我才知道,一个人就象一粒土,一粒沙,一滴水,放在人间的大染缸中去搅拌,你很难找的出哪是土,哪是沙,哪是水,再加上人的执著,粘在一起,真是太脏了。如果不是修炼了大法,很难分的清哪是好,哪是坏,哪是善,哪是恶。到现在已经修炼了四年了,如果没有师父的慈悲呵护,我很难走到今天,如果不是大法改变了我,我还不知道现在是个什么样呢?

难怪丈夫在看到我的变化后,也捧起了宝书《转法轮》来看。当看完一遍《转法轮》和奇书《九评共产党》后,送给我四句话,作为此文的结束语:

我是天上一位神
为了救人下凡尘
提高心性无执著
凡事做到真善忍

以上是个人层次所悟,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