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保定市蠡县赵丽梅受迫害情况补充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五日】赵丽梅自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因为不放弃信仰,受到河北省蠡县610、教委、电大领导的各种骚扰和迫害。教委、电大领导三天两头的给她的前夫打电话骚扰,给她和她的家人造成巨大的精神摧残和经济损失,尤其是电大领导张永春、李海良等人曾进驻她家十几天,吃住都在她家,晚上他们就和赵丽梅的前夫睡一张床上,给他造成巨大的精神压力,也给赵丽梅的家庭生活造成严重干扰,最后导致夫妻离婚。

赵丽梅曾依法控告自己受到的各种迫害,这本来是《宪法》赋予每个公民的基本权利,可是蠡县电大校长李海良却指使电大总务主任王立军给610打了举报电话。2007年4月7日,蠡县公安局的王军昌、610的王建英、徐永刚、田利辉等人到赵丽梅单位绑架了她,然后直接送到保定小白楼洗脑班。在那里赵丽梅心脏病复发,医生检查之后要求立即送医院抢救。公安局、610人员向他们的上级请示,上级告诉他们:自己看着办。可是公安人员也好,610人员也好,面对他们自己造下的罪恶,谁也怕出人命,谁也不愿意承担责任。就这样,他们给电大领导李海良打电话,要求他立即把赵丽梅接回去,可是李海良就是不接。几次回合之后,公安和610火了,出了人命谁负责?最后,没办法,电大副校长崔五奎带两个教师孙浩然和王秀敏还有一个小司机开车来到了保定洗脑班。

公安和610打了几个小时的电话才把电大领导催来了,可是崔五奎等人并不是来接赵丽梅回家的,而是来迫害赵丽梅。企图在洗脑班看管她几天之后,把她送进劳教所。据一县委内部人士讲,对赵丽梅的非法劳教书已经开出来了,只等关押几天之后就直接送进去。所以李海良和崔五奎等人千方百计的阻止赵丽梅回家。被指派一同跟去的两个教师,在她们给家里通电话时就说要去几天之后才能回来。这时,赵丽梅的手机响了,崔五奎竟然拿起她的手机,问,这个号是谁打来的?赵丽梅要求接听电话,崔五奎却不让。听到这里,我们不禁要问:满屋子很多人因为看了赵丽梅的控告状,都同情她的遭遇,不愿继续迫害她。赵丽梅的手机也响了几次,谁都没有问这个号是谁打的。而崔五奎作为赵丽梅的单位领导,不但不同情她们母子的遭遇,也不顾及同事情面,不但问是谁打的电话还不让她接听自己的电话,这是谁给他的权力?赵丽梅的手机使用权只能属于她自己,谁也没有权力侵犯。崔五奎有什么资格拿着赵丽梅的手机却不让她接听自己的电话呢?这是侵犯公民人身权利和公民的信仰自由权,是违法犯罪。

因为赵丽梅根本不配合崔五奎的各种问话,崔五奎万般无奈,最后也只得送赵丽梅回家。车走到半路,崔接到电话,他和司机还有两个教师都下车接听电话。因为在洗脑班,恶人们两次企图抢走赵丽梅手中自家的大门钥匙想非法抄家,但都未成功。这次崔五奎等在车外(不让赵丽梅听到)密谋好半天,不知又要耍什么阴谋。车到蠡县后,赵丽梅要求回家,崔五奎等人不理,车开到电大单位,接李海良上车一起到赵丽梅家。车到门口,赵丽梅知道恶人密谋的肯定不是好事,拒不打开大门,这时很多邻居围拢过来,恶人的阴谋才没有得逞。

此后,教育局和电大领导严密监控赵丽梅的一举一动,并千方百计的搜集、罗列赵丽梅的所谓的“材料”上报,想加重迫害她并企图停发她的工资。电大领导李海良在单位会议上说:“谁加了一天班,可抵一天假期。”可赵丽梅一个暑假(50多天)都被强行侵占,每天被要求到单位与领导见面。李海良不但不给她补假,她因为有事向崔五奎请了一天假,他们还向教育局法制股汇报,法制股又立即向610汇报。赵丽梅回家后发现门锁被撬,以后恶人又用万能钥匙多次打开她的家门偷偷搜查。自2008年1月5日起到新年前的一段时间,恶人频繁打开赵丽梅的家门偷偷搜查。有一段时间,几乎天天都进去。电暖气被打开,本来已锁好的门锁被打开。严重侵犯了公民的住宅权和公民的人身权利。使公民的人身安全和生命财产受到严重威胁。赵丽梅把自己请假后家门就被撬的事向校长李海良说了,李海良不但没有受到任何良心的谴责,也没有半点同情心,竟然大声说:“你别对我说这个,这与我没有关系,你出去。”

2007年7月18日,电大领导李海良、崔五奎和张万聚到赵丽梅家要求她去单位和教育局纪检书记朱国玉谈话,赵丽梅要自己骑车去,李海良等不让,非让她坐领导的车去(由此看,恶人早有把赵丽梅绑架到洗脑班的预谋)。因赵丽梅也总想找朱国玉谈谈,就跟去了。在单位,赵丽梅被610、公安局强行绑架导致心脏病复发。校长李海良、副校长崔五奎、总务主任王立军、教导主任张万聚还到赵丽梅家去找赵丽梅的身份证。他们把四间北房的抽屉、衣橱等都翻遍了,连配房都翻了,最后把赵丽梅的身份证强行收走了。李海良等人作为教育单位工作人员,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和搜查手续就非法对赵丽梅家搜查了几个小时,这是非法侵入公民住宅,非法搜查,触犯了我国刑法和刑事诉讼法以及国家对公民身份证的有关法律法规,是严重的违法犯罪。

在赵丽梅的身体还没有恢复健康的情况下,电大领导李海良和张万聚就要求她到单位听课。张万聚对她说8月底,保定电大要对电大教师们进行电脑考试,要赵丽梅去单位听电脑课。这是谎言,这是李海良等人假借“单位听课”来监控赵丽梅的手段。赵丽梅从五楼听课下来,心慌气短,到副校长崔五奎办公室休息。这时李海良推门进来,气呼呼的传达教育局法制股股长庞建通的指示:“以后对你赵丽梅该怎么样就怎么样!”赵丽梅问是怎么回事,才知道是大法弟子把她和另一名大法弟子被绑架的消息上网后,国外大法弟子打来讲真相电话,劝他们停止迫害,给自己和家人选择美好的未来,可庞建通、李海良等人不但不听真相,反而威胁恐吓赵丽梅。第二天,李海良等人还到教育局去“告状”。

2008年8月底的一天,电大领导给赵丽梅打电话,赵丽梅上街去买东西没带手机。李海良、崔五奎、王立军就找到赵丽梅家,因赵丽梅没在家,他们就在胡同口等。赵丽梅回家后,李海良气呼呼的问:“出门为什么不带上手机?”并指着赵丽梅的鼻子说:“明天打电话必须接!”赵丽梅说:“你们这是侵犯人权!是犯罪!”崔五奎说:“你甭接!”李海良也说:“你甭接!”崔五奎还说要赵丽梅第二天到教育局局长那儿去辞职。第二天,电大领导就向610打了举报电话,说赵丽梅不配合监控。因为李海良等人经常到赵丽梅家骚扰,也给赵丽梅的孩子造成了心理恐慌,形成了巨大的心理压力,同时也干扰了邻居们的正常生活。

由于李海良、崔五奎、王立军等人经常向教育局和“610”告状或者打举报电话,“610”和教育局加重了对赵丽梅的骚扰和迫害。李海良等人不但不同情大法弟子,反思自己的所为。反而认为他们遇到的麻烦都是因为赵丽梅炼法轮功给招来的,李海良经常说:“你看人家别的学校的校长,一放假什么事都没有,要不是你炼法轮功哪有这么多事?”他愚蠢地把救度他生命的大法弟子赵丽梅视作“包袱”,千方百计地想甩掉。所以严密监控赵丽梅的一举一动,并随时向教育局法制股汇报,有时由总务主任王立军直接向610打举报电话。即使是双休日,有时也派电大副校长王争和副主任文小永去赵丽梅家的胡同口暗中监视。

2006年8月,蠡县城关镇大法弟子郑荣昌被绑架到保定洗脑班,城关镇一个年轻人在保定洗脑班看管郑荣昌,这个年轻人后来说什么也不干了,非要回家。可是城关镇找不出一个人去接替他。这时与城关镇没有任何关系的教育局电大总务主任王立军就来到了保定小白楼洗脑班当上了管教领队。他上面和蠡县610直接联系,下面指挥管教看管郑荣昌。王立军也利用自己和610的特殊关系,多次举报本单位大法弟子赵丽梅。

蠡县区号:0312  邮编:071400
庞建通:保定市蠡县教育局法制股股长电话:13931233608  办公室电话:6211556
朱克周:法制股副股长,电话 6211556
保定广播电视大学蠡县分校电话:0312-6217070 6235090
李海良:电大校长 电话:13383329588
崔五奎:电大副校长 13832258017
王立军:电大总务主任  13184909090
张万聚:电大教导主任  13831273596
文小永:电大副主任 13933897227
王争:电大副校长  13633322922
孙娜:电大副主任  13930867099
戴胜娟:电大副校长 15081202366 (未参与迫害)
孙浩然:电大教师 13722438076
王秀敏:电大教师 13784963030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