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癌症消失 做好人屡遭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六日】河北保定市大法弟子樊高宗女士曾罹患乳腺癌,因修炼法轮功疾病痊愈。樊女士因坚持对法轮功的信仰,多次遭当地恶党人员迫害。

樊高宗,今年52岁,保定市阜平县城关镇人,修大法前,身体一直有病,不舒服,浑身无力,常年看医生,吃药打针,尤其到了九六年,身体越发感到不舒服,浑身疼痛难忍。到县妇幼保健站检查,到中医院,县医院检查都没说出什么病,要他们到外地大医院检查。这样她丈夫把她送到石家庄四院(肿瘤医院),经过专家会诊,确认得的是乳腺癌,无法医治,丈夫把病情瞒着她,说没什么大病,让她回家好好养着。从石家庄回来后,丈夫就病倒在床上,输起了液。她觉得事情有点奇怪,为什么给她看病,谁也不说她的病,只是每天把大量的药送到她床前让她吃,而她丈夫自己却面容憔悴,象得了大病输起了液。一天趁家人不注意,找出她吃过药的药瓶,药盒一看,原来都是一些治癌症的药物。天哪,自己得的是癌症,不治之症啊,身体一下瘫在哪里。从此她的精神上垮了,随之病情也在一天天加重,浑身疼痛难忍,头发也大量脱落,疾病的折磨,使她一天天消瘦,在煎熬中等死。

九七年春,当时法轮大法已洪传阜平,母亲和姐姐都炼上了法轮功,当时她对人生已绝望了,不想学,也不想炼。母亲做不通她的工作,另生一念,以岁数大为由,要求她陪母亲到炼功点去炼功。说实话,当时她一点精力也没有,一点也不想动。出于孝心,她开始陪母亲去炼功点炼功,等母亲炼完功,再和母亲一块回家。在炼功点上,她听着那优美的炼功音乐,看着学员们那柔美的炼功动作,心里挺舒服;尤其看到学员们炼静功时,一个个端坐在那里,手结着印,两眼微闭,面带慈悲,祥和之意,一个个形如慈悲的菩萨,看着看着,她似乎想起了什么……第二天,陪母亲到炼功点后,她在旁边看着看着不由自主的拖着病重的身体,歪歪扭扭的比划了起来。比划后感到疼痛减轻了。身体舒服多了。从此,她也开始了炼功。身体一天比一天感到舒服,为此她也走进了大法修炼。姐姐给她请来了大法书,她开始利用一切时间学法炼功,学法炼功两个月后,她感到了大法的神奇,佛法的超常,修炼的真谛。从此与药绝缘了。

一天早晨,她们炼完功后,偎依在自家院子的石台桌上教母亲读《转法轮》(母亲不识字,后来能通读《转法轮》)丈夫进院后,一看她的奶头上往出流近似脓状的黑血,而她却没有一点感觉,不痛不痒,丈夫吓坏了,赶紧把她送到医院。医生检查后没发现什么不好的症状,再摸摸肿瘤硬块,没有了。医生们都不可思议,对她进行了全面检查,一切都恢复了正常。从此以后,她学法轮功更加精进了,每天把大量的时间用在学法炼功上,精心学法,精心炼功,明显感到身体一天天好转,疼痛没有了,头发也长出来了,癌症也无影无踪了。她一个被现代医学判了死刑的癌症病人,通过学法炼功,没吃药,没打针,没花一分钱,身体神奇的好了。大法使她获得了第二次生命,家里人高兴,一家人真正感到:佛法是超常的科学,真正体悟到了法轮大法的美好。大法的博大精深,无所不能。

法轮功信仰的是真、善、忍,他使人类道德回升,无病一身轻,他使成千上万的危重病人摆脱痛苦,绝症病人获得第二次生命。这么好的功法,吸引了上亿的人修炼,法轮大法洪传中国。在中国,从南(海南省)到北(内蒙古),从东(黑龙江)到西(新疆),从城市到农村,从中原到边疆,从中央到地方从高干到平民,从学者到老百姓,凡是有人的地方都有法轮功。法轮功扎根中国,扎根世界,扎根宇宙。他使修炼者道德回升,无病一身轻,他是成千上万的危重病人脱离痛苦,绝症病人获得第二次生命。他于国于民有利而无一害。然而这么好的功法却遭到江氏流氓集团的打压。恶人利用手中的权力,疯狂造假,颠倒黑白,戏弄中华,十几万人被关进监狱,劳教所,数千人被迫害致死。打压法轮功伤害了法轮功学员以及他们的亲人,亲戚,朋友。中国人历朝历代都知道:天下太平,靠的是取信于民。失掉了民心,只能是短命。

二零零零年农历十一月三十日,樊高宗和姐姐去北京想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向政府说: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于国于民百利而无一害。在北京,在天安门的地下通道被便衣恶警抓住,拳打脚踢,受尽凌辱。当晚被阜平县恶警周秋来等押回本地看守所,又打又骂,受尽人生折磨。恶警周秋来,马宝忠不仅迫害法轮功学员,还在法轮功学员身上发横财,他们整天恐吓家里人,说对她要劳教,要判刑,家人无奈,只好被周、马勒索吃喝,猪羊肉,钱,年货等,还有所谓的保证金,共计九千多元,恶警到腊月三十才把她放回家。

事隔五个多月,二零零一年六月四日,恶警马宝忠,等又闯入她家,要抓她去洗脑班,这次她没在家,没抓到。她被迫流离失所,到保定。七月十一日被保定恶警新市区恶警绑,恶警对她拳打脚踢,用皮鞋打她的胸部,左乳房被打得流了很多血,遍体鳞伤,浑身青一块,紫一块,肉疼,骨头也疼。当时她被打得小便失禁,尿湿了衣裤,晕了过去,等醒来后,恶警们强迫她洗去身上,衣服上的血迹,然后把她关进保定看守所。

在看守所里,邪恶的狱警指示里边的抢劫犯,吸毒女,卖淫女,迫害她,她们在她身上贴骂大法、骂师父的纸条,她反抗,她们就把她打倒在地,揪住她的头发,拽着她在地上蹭着走,在看守所里她受尽了侮辱和折磨,邪恶非法关押迫害她七十八天,又把她劫持到保定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在劳教所这人间地狱里,那里邪恶的管教人员动用了各种酷刑对付法轮功学员:电棍电,上死人床,上背铐……整天打骂,骂声,电击声,呻吟声,惨叫声,毛骨悚然的恐怖声充满整个劳教所,在劳教所里,管教人员逼她转化,不让睡觉,一低头就打,让她抱头站着,五官对着墙,身子一歪就打,用电棍电她,指示抢劫犯,吸毒犯,卖淫女打她,骂她,折磨她,这些社会人渣是劳教所邪恶利用迫害大法弟子的一股主要力量,在这里这些人渣受到的是优待,是赏赐,她们享受的是特权,她们气势汹汹,可以任意打,任意骂,任意迫害折磨法轮功学员。这一现实向世人昭示:劳教所的内幕,劳教所的性质,它是邪恶的黑窝,这里是恶警和社会人渣互相配合,肆无忌惮的迫害她们最恨得法轮功学员。她从劳教所回来后,又经常遭到阜平恶警们的骚扰。

二零零五年八月的一天晚上,她在街上走着,被四五个恶警绑架,说她又在贴标语,发传单,把她抬上车,拉着她围着城转了一圈,找所谓的“证据”。他们转了半天也没找到一张,后来将她绑架到国保大队同时抄了她的家,也没有发现标语,传单,他们就抢走了她的大法书。同年十一月,国保大队恶警又到她家骚扰一次,恐吓她的家人。二零零八年奥运前夕,恶警们又到她家骚扰。每次骚扰,黑衣恶警,带着手铐,气势汹汹,翻箱倒柜,野蛮横行,比土匪还土匪,比恶棍还恶棍。他们恐吓家人,使家人一直生活在恐惧之中,随时担心灾难的降临。这就是当今的公安警察,人民的灾星。

他的姐姐也因和她一同进京证实法,在天安门一同被抓捕,被恶警周秋来押回阜平看守所,在看守所受到非人的折磨,并被恶警绑架着在阜平城游街。姐两个一同被抓捕,一同关在看守所,后来她又被劳教,年迈的母亲经受不住如此的迫害,身体一天天恶化,终于含冤离世。恶警周秋来、马宝忠又间接害死一条人命。

株连亲人,株连九族,这也是邪党的惯用政策,她二零零一年被关进保定看守所,当时她的儿子正值高考,高考成绩六百多分,这在保定市也是屈指可数的高分,儿子报考的军校,恶人们取消了他的录取资格,并对儿子歪理邪说:你妈炼了法轮功,就不能让你上好大学,是你妈害了你。孩子们内心里知道,如果他妈不炼法轮功,妈妈早已不在世上了,他们早已辍学回家了,正因为他妈练了法轮功,才保住了这个家庭,才保证了他们上学,才为国家培养了他们这样的高才生,于国于民都有利,然而是谁不讲理,是谁给这个家带来了灾难,是谁不让他上考取的好大学,孩子心里知道的清楚,无奈儿子上了一个较差的医科大学,现在在读研究生,女儿也大学毕业,参加了工作。

这就是她一个癌症病人,在大法中获得第二次生命后,中共政府、警察对她的迫害,十年来,邪党骚扰,绑架她,关看守所,关劳教所,对她这么一个弱女子,对她这么一个死里逃生的癌症病人,大打出手,将她再次置于死地。这就是所谓的“人民的政府”,这就是所谓的“人民的警察”,这就是所谓的“为人民服务”!

尽管江氏流氓集团动用了中国庞大的国家机器,耗费了四分之一的国家财力,打压法轮功。十年的疯狂镇压,六千多人被关进监狱,十万多人被劳教,三千多人被迫害致死,成千上万的家庭家破人亡,妻离子散。然而法轮功被镇压下去了吗?被关押十几万人被转化了吗?一个监狱的高层领导道出了实情:“对关押过的法轮功学员进行跟踪调查,除了被迫害致死的之外,其余人员回家后基本全部在修炼。”

邪党打压法轮功,耗尽了人力,物力,走进了死胡同。打压十年了,法轮功不仅没被战胜,反而越打压,学炼人数越多,法轮功已洪传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邪党越打压,越表现它的邪恶,退党人数越多,现已超过5400万退出邪党组织。

打击善的一定是恶的,善恶有报是天理,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神木如电,打压法轮功的恶人必遭恶报,电视上邪党的楷模封登市公安局长任长霞撞车而死,去年她的丈夫(47岁)癌症死亡,扔下一个十几岁的孩子。

央视给法轮功抹黑的《天安门自焚案》的造假制片人陈虻二零零八年底癌症身亡。

涿州强奸关押的大法弟子的恶警何雪健,患阴茎癌,生殖器官全部摘除,生不如死。

阜平县迫害法轮功的恶警刑警队长李克强,而二零零六年五月车毁人亡。

恶警周秋来半身不遂。“610”头目齐贵亮得了肾炎,生下的女儿也是弱智。……

清醒吧!仍在参与迫害的警察们,政府官员们:停止你们的迫害,留下一点良知,别给人们降灾了,给自己和家人选择一条生路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