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体邪恶回访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七日】最近由恶党北京市劳教局、县、乡两级610、居委会、村委会等组织的对非法被劳教过的法轮功学员進行所谓的“回访”。一打听,原来这种行为已经存在很久了,干扰了很多学员。他们的目地是了解“解教”后的学员是否“反弹”,以及对劳教所的看法,“610”还让写或说保证以后炼不炼功。实际上是劳教的继续,邪恶垂死挣扎的最后表现。

我悟到不应该让这种魔难继续存在,从根本上否定它。那天,我与另一被非法劳教过的同修一起发正念,学法,解体邪恶。可是它们还是如期的到了,只是在有正念的世人帮助下它们没有达到目地。事后,我向内找,是什么原因使我们的正念没有达到制止邪恶的效果,是不信师不信法吗?是不相信正念的作用吗?都不是,是我们存在着很多不正的因素没有归正,现总结以下几点:

1.自由后一定要多学法,找到漏洞及时在法中归正,不要陷在弥补给家人造成的损失,做家务上。我就是学法少,经常不入心,犯困,炼功也跟不上,法理不十分清晰,人心多,遇到事情第一念多数是人念。还有怕被迫害的心时不时的翻出来,这种阴性的场就能招来迫害大法弟子的邪灵。

2.学法明法理后应该及时把自己被迫害的过程,受害程度及损失全部曝光,目地是解体邪恶,救度世人。就此问题,我曾与认识同修切磋过,多数都说“我做的不好,没什么写的”,我也有同感,所以出来一年多了,迟迟没有动笔。今天我才明白这是一颗求名之心,还有安逸、懒惰,没有真正的、踏踏实实的修自己,被邪恶钻了空子。

3.及时把自己被迫害的亲身经历、感触,看到、听到别人的事情向亲人、家属、邻居揭露,在清除他(她)们头脑中对邪党存留的幻想的同时,救度他们。也是在清除邪恶,清除自己空间场。

我遇到这样一件事,一次与在乡政府工作的朋友讲真相,他怎么也不相信恶党会给法轮功学员施加酷刑,更不相信有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行为。最起码他们亲属有在公安局刑警队工作的,会关照家属(一家三口修炼父母劳教、儿子被判刑)不会受到非人折磨。他们这样看问题,是因为受“党教育”洗脑多年,使他们看不到中共的残忍本质。后来我说,不信你回去问问你的亲人他是怎么上的死人床,是我亲眼所见。朋友这才半信半疑。

这种受到迫害不想让家人担心的心态我也有过。二零零零年时,我在拘留所被迫害,他们在无理搜身时因我口袋里有《洪吟》字条,就将我的衣服扔掉,只让穿一条短内裤在监室坐了好几天,还每天让男刑事犯从窗前经过骂我,羞辱我。回来后,我怕家人不理解,一直不敢启齿此事。我这样做实际是保全了邪恶,影响家人的被救度。

4.再有一点,既不敢堂堂正正修炼(有怕心),也不能认认真真的面对自己的过去错误(求名之心),被强迫转化,说出、写出不修大法,不敬师父的污言秽语,有我们自己的人心、执著,其实根本上还是旧势力强加的,如果没有这场迫害我们会在师父的慈悲普度下,在大法中归正。

慈悲的师父给了我们在明慧上声明的机会,那么除了发表从新修炼的声明之外,我们为什么不把邪党是如何欺骗,诱导、威逼利用,淫邪奸诈等等见不得人的手段曝光出来呢?而且我们的发表声明,是开始洗刷自己的污点,那么如何弥补自己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呢?在从新修炼中,我们是如何解体邪恶、制止邪恶、救度众生的呢?全国有多少大法学员被非法劳教?有的是二次、三次或更多,揭露劳教所的恶人和迫害行为、揭露中共利用劳教黑窝迫害法轮功的文章却远远不成比例。

扪心自问,我在等谁来做这件事情?其实我们这些大法弟子都是安分守己、不问世事的淳朴善良之辈,尤其是农村山里人更是没见过世面,对他们那些软硬兼施欺诈流氓手段闻所未闻。有的不识字的老太太都是警察教一句,她们照葫芦画瓢写一句,还不会念,而恶警却拿到了他们所要的所谓“证据”去邀功请赏。我们每一个被判刑,劳教过的同修或多或少,不论是精神的物质的,个人、家庭、亲属、单位都遭受不同程度的损失,怎么说没的写呢?更重要的是我们在劳教所写的那些东西,它们用它来当作攻击大法,迷惑其他人的工具。

为了早日营救我们的同修脱离魔掌,汇入救度世人的洪流都拿起笔来揭露他们的恶行吧。

今天,正法進程到了最后,还有如此的“回访”横行乡里,毒害世人,这是我们对“劳教”的放任。我相信发正念彻底解体邪恶形势,再加上正行的揭露曝光文章。邪恶灭尽指日可待。写出此文意在使自己和同修都尽快行动起来,揭露方方面面的邪恶迫害,救度更多的世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