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做好三件事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七日】由于自己学法不深,二零零零年,我被当地恶党徒非法关押進佳市劳教所,在高压欺骗下走了弯路,直至二零零二年才逐渐的回到正法中来。自那以后,心里总觉得辜负了师尊的慈悲救度,就想如果我再被绑架一定做好。

由于念不正,结果真求来了----二零零二年我再次被非法劳教送往哈尔滨戒毒所。

师尊教我背《论语》

当时邪恶正疯狂强制给大法弟子洗脑,所采取的高压欺骗手段只是上次的故伎重演。这次我清醒的意识到我一定要走师父安排的路,一定在大法中坚修到底。当时自己什么法也不会背,又被所谓的包夹寸步不离的与外界隔离,听到的都是邪悟者的胡言乱语。在这种情况下我只有求师父了。这一念刚过,突然发现脑子里出现一个背《论语》的声音,感觉是自己的神的那边在背《论语》,而且背的特别快,我知道这是师尊在帮助我。我跟着这个声音用心学背了起来。学了三天,当我自己能流利的把《论语》背下来时,那边背《论语》的声音也消失了。这样我就靠着背《论语》走过了那段艰难的修炼路程。

师尊慈悲点化我要修自己

一次,丈夫的姐姐用了我家一件价值千元的东西,我们寻找时,姐姐竟说“不知道”。为此丈夫十分生气。我觉的丈夫是修炼人,生气,不是妒嫉心和利益之心吗?我觉的自己修的好,没有这些心。我只顾替丈夫着急,劝他向内找,提高上来。

几天过去了,丈夫又提及此事并说:“千元的东西无所谓,但姐姐说谎我心里实在过不去。”我听后竟然冒出一句:“你家人不都那样吗?”修炼前我与婆婆相处不好,觉的她们总说谎,修炼后我不再往心里去,相处和睦了。丈夫听后顿时笑了起来。他这一笑使我突然意识到在这件事上,自己没有遵照师尊教导我们看到、听到的都要向内找的法理,其实是反映出自己潜在意识中还有妒嫉心。意识到后,决心要彻底修掉这最不好的人心,并求师尊加持,清除自己空间场中的让妒嫉心得以留存的任何因素。结果第二天丈夫的姐姐承认是她用了我家的那样东西,而且要给我们钱作为赔偿。

记的师尊在《转法轮》中讲:“欲和色这些东西都是属于人的执著心,这些东西都应该去。”我是一个色欲心很重的人,我真的感觉那东西顽固的象花岗岩一样坚硬。然而当我从思想中发出真念:我要用更纯净的心去救度众生,我决心要修去色欲心时,每天见到丈夫就认真清除他和我空间场内的色欲这种不好的物质。于是师尊真的就帮我渐渐的把色欲心拿掉了。

最近发现看住自己的一思一念很重要。每当冒出不符合法理的念头,都查找一下是什么心促使自己冒出这念头的。然后求师尊加持层层空间清除此心,直至生命的本源。有时到哪一层该去什么心时,看不住一思一念,找不到心,提高不上来,就会看到或听到其他人之间发生矛盾,显然这是师尊在点化我,这时再不注意向内找,矛盾很快就会发生在自己身上。通过一次又一次的修炼实践,体会到师尊为我们的修炼提高真是操尽了心。

讲真相中师尊给我智慧

我从邪恶黑窝回到家后,以找工作的名义到公安局找局长讲真相。当时局长语言尖刻的说:“你还坚持炼是不是,那就应该遭迫害。”我当时想到师尊在《洪吟二》〈法正乾坤〉中讲“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我对他发出强大的正念并求师尊给我智慧,同时语气祥和的讲:“狱中的酷刑和高压是对我们肉体和心灵的迫害,你不明真相是你在被毒害,所以我们都是受害者。”这样拉近距离后。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我的智慧源源不断,无论他提出什么问题,我都能智慧的讲清真相。最后我告诉他不要再有迫害大法弟子的行为和对大法不敬的语言时,他笑着点头答应并说:“你找工作有需要我时,我会帮助你。”

修去“求安逸之心”勇猛精進报师恩

我被非法关押在监狱时,半夜十二点全球发正念时我无法醒来,不能发正念怎么办?于是我每晚睡觉前求师尊,十二点让我醒来发正念。之后十二点真的就能醒来了。

师尊在《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中讲:“它们每一次行恶要集中很多烂鬼,几乎是倾巢出动,因为是正法、净化宇宙,所以它被消灭掉,邪恶的力量就是这么被消减掉的,消灭完了它也就消停了一段时间,每次都是这样。”开奥运会期间也是邪恶倾巢出动的时候,我除每天整点发正念外,半夜十二点全球同步发正念后,又加发一个多小时正念,白天也不觉的困。那时的状态非常好。这阶段出了求安逸之心,懈怠了发正念。师尊在《精進要旨二》〈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中讲:“如果你们到现在还不清楚正法弟子是什么,就不能在当前的魔难中走出来,就会被人世的求安逸之心带动而邪悟。”我一定重视修去求安逸之心,在修炼的路上勇猛精進,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

个人体悟,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