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难中走向神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日】我是九六年得法的弟子,在同修们洪法时一个偶然的机缘改变了我的一生,我暗自向师父发愿从此一定要一修到底,师父慈悲替我消减了业力,所以在九九年之前我几乎没遇到什么障碍的,包括病业之类的哪怕是再难受我也没当一回事,但在九九年以后摔了不少跟头,我把这个心中历程写出来与同修切磋交流一下。

九九年“七·二零”邪恶迫害大法的时候,众多弟子進京护法,我因为人心放不下一直没去成,这在我以后修炼的日子里一直是一个巨大的遗憾,甚至成为一个执著,既有求圆满的心,又有放不下的人心及怕心,以至一直到今天反省自我的时候才知道这一人心执著以及情重才是导致以后魔难的根本原因。其实上不上京本身并不是每一个弟子必走的路,走出来也不是表面形式上的走向北京或者是今天劝三退的表面行为本身,而是走出人心的执著和束缚,证实大法。遭受了两次邪恶绑架和非法关押的巨难之后,才明白抱着人心修炼的危险,今天修炼状态中的求安逸心、怕心等等仍然是放不下人的变相表现,我知道必须要彻底认清,去掉这些肮脏自私的人心执著,才能真正脱胎换骨成为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这也是我今天写出这篇文章的目地之一。

我对法的认识大体上是三个阶段,第一阶段就是认为修炼要经受魔难和生死的考验,所以认为一切魔难都是在过关,站在为私和个人圆满的角度,从而认可了这场迫害,甚至认可监狱那种艰苦的环境更能锤炼自己;第二个阶段认为不能承认这场迫害,要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又用人心去反迫害,流于一种对邪党、对政治的不满和争斗,所以做法上慈悲心不够,又被邪恶钻了空子,走了很多弯路,所以不久又被恶警绑架一次;第三个阶段认识到所遭遇的一切只是宇宙正法在最低层的人类社会的表现,大戏一出一切都是为法展现,都是师父为救度宇宙众生,为正法所展现,一切生命都不配考验大法,无论是谁对正法与大法弟子的干扰都是犯罪,大法弟子有最伟大的师父和最好的法度,不需要任何生命插手,因为宇宙中一切生命都偏离了法,都已失去了先天的纯正,所以任何生命左右正法这件事情都是败坏了的表现,大法弟子自身的漏都可以通过在这部宇宙大法的修炼中自然归正。大法弟子个人修炼师父已经把我们推到位了,那么剩下的东西是什么,就是旧宇宙偏移了法的表现,大法弟子在正法修炼中就是在归正这些东西,归正自己,那么一切魔难表现其实也就是大法弟子自身的因素造成的,意识不到的师父可以解决,而意识到的就是自己的责任,所以在狱中无论我做的怎么样,我还是感到非常痛心,觉得对不住师父。

从监狱出来后,那种在监狱的影子一直挥之不去,毕竟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我不止一次反省被迫害的原因就是人心不放,对旧势力和这场迫害没有全盘否定,现在回想起来真的是一思一念都不能放松自己的正念的,否则就会被邪恶攻击。在狱中无论做的如何好,都走不出旧势力的框框,所以在狱中每当做到无罪辩护要求无罪释放的时候,邪恶就狡猾的说,我们这是关人的地方,你们无罪找法院去。是啊,一错就都错了,只是在错中减少损失而已。这种消极因素很长时间都在起着不好的作用,在证实法做三件事中也时时阴魂不散的起着副作用,有时梦中都是在狱中,而经常感到邪恶好象在监控我,也是这些不好的物质在起作用,讲穿了就是怕心,因为迫害留下的阴影一直有一种后怕。其实就是旧的因素还想左右我。一度有一种求安逸心不叫我走出去,我决心突破它,此时正赶上三退大潮,我于是开始出去发资料,面对面讲真相,讲退了一些,效果并不很理想,我分析了一下原因,觉的讲真相的目地不纯,有一种怕落下的私心,在学法时也时常走神,也是学法目地不纯,对法不敬,不然一颗纯正的心态学法,法会点给我一切,修的好才能悟到法理的,不然怎么学也觉得看不出什么新内涵来。这种状态时好时坏,持续了很长时间。

不久本地来了一位打工回来的同修,是九九年以后得法的,这位同修虽然后得法但修得非常好,很精進,他叫我协同一起做大法的事,我觉得在当地比较“招眼”,有些顾虑。但在他再三鼓励下终于同意做一些整体性的工作。我们建立了一个资料点,开始制作《九评》和真相资料,然后和其他同修一起分片发放,那位同修很大胆,我经历上次迫害后对张贴真相一直有点畏惧,他却到处贴,菜场,公共场所到处都是,有时白天买菜时还能看到,当地学校有一阵出了很多诽谤大法的黑板报,他约我去找校长讲真相,又给他家塞真相资料,然后我们约了几个同修先发正念,晚上把黑板报清掉了,清理前后真是狂风大作,飞沙走石,然后大面积停电,一片漆黑。我知道另外空间肯定是一场正邪大战。我们接连三天近距离集体发正念,又向各办公室发真相资料,由于整体配合的好,学校再也没有出现诽谤大法的事了,记得第二天来了好些警察,常人悄悄跟我们说:“法轮功真厉害。”真是整体配合法力强。

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经济上也宽裕了一些,我建立了一个家庭资料点,在经济上我一直很拮据,由于邪恶迫害失去了工作,就自己做生意。师父慈悲鼓励我,每当我在修炼中進了一步,就让我经济上宽裕一点,每当我证实法有一些开销,生意就会莫名其妙好上两天,或者遇到什么人帮助我。我觉的做光盘信息容量大,成本又小,现在一般家庭都有DVD,即使没有,亲朋好友家也会有,就先从刻录光盘做起,做多少发多少,细水长流,我无论走哪儿,总是喜欢带上几张真相光盘和资料,护身符等,遇到有缘人就送给他,或者瞅时机发上几套,有时几套,有时几十套有时机就发,发前先发正念,让有缘人多多传看,珍惜他,清除邪恶干扰。

起初不会做盘贴,就用手写,后又用普通打印纸打出再用圆规等工具剪成圆形,后来神韵晚会光盘刻录要求出来了,我一下认识到应该提高了,大法弟子做任何事都应该是最好的,应该从救度众生的效果出发,救度众生这么神圣的事情,就应该用最神圣的心态来做,就应该有最神圣的外观,我于是上网学习光盘贴的制作方法,不久就掌握了,当做出来第一份神韵光盘的时候,那心情真是难言。从上网下载到制作都是我一个人从零开始摸索出来的,确实有些心酸和成功的欣慰,我也从中体会到师父无处不在的智慧,其实我们无论做什么证实法的事情,只要有心去做,用心去做,师父就会帮我们,包括我们在证实法中遇到危险的时候师父也会点化我们,做得好的时候师父还会鼓励我们,就怕我们不悟。记得有一次发资料回来的路上,突然看到前边不远处的大门上几个大字:“绿灯伴君平安归”。我眼泪一下夺眶而出,师父真是无时无刻不在呵护弟子,鼓励弟子,而我们还有什么理由不放下一切人心去完成我们的史前大愿呢?

在做资料过程中一度也曾有过对技术的执著,每当这时电脑就会出问题,采用种种技术方法去解决都解决不了,我一反思到心性上的问题,问题一下就解决了,比如每当我对安全问题过于担心的时候网络就出问题,象中了木马一样。每当人心起来,想上常人网站时或对电脑过于执著时,电脑就会出这样那样的故障,其实一切都是为法所用的,大法弟子不能有任何执著的东西,否则邪恶就会钻空子。

风风雨雨走过了这许多年,还有很多体会,也有很多不足,因为时间关系不能在这一一写出来,在写这篇文章的本身也有很多干扰,我觉的只要是在正法修炼中经历的一切都没有偶然的,都是修炼,都有我要修过去的东西,不然绝不会出现。经历这许多事情后的一个最大的体会就是,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不是简简单单的一句空话,其实就是整个的正法过程,结束迫害本身也不是平平常常的几句口号,而是归正一切的时候,所以我们不能把结束迫害看得过重,而是以学好法修好我们自身为重点,一切都从大法中来,在法上自然就能做好三件事。大法弟子没有人心的纯正一念就足以让一切邪恶遁形。所以我们遇到任何魔难都一定有我们自己的原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