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八日】十一年的修炼,每一关、每一难都是对法理证悟的升华,把握不好容易掉下去,把握好心性就会提高上来,层次也在提高,也是自己正悟的果位。十一年来,每一关每一难都有很深的体会,却无法全部记录下来,当然有的体会只能心领,而无法言表。

(一)寻觅中

从小我就是多愁善感的人,看到谁痛苦就想哭,看到弱者就想去帮助,看到别人烦恼,我也会跟着愁眉苦脸。因为家庭弟妹多,母亲身体又不好,除了上学几乎没有玩的时间,回家忙着看孩子干家务,使我过早的成熟起来。唯一的爱好就是看书,一有时间就拿起书看,不知不觉中养成了喜欢安静的性格。

由于父母热心,家里经常有客人来,我非常喜欢听他们谈到鬼呀神呀的故事,但也并没有真的相信。那时我经常晚上站在院子里望星星,想我是哪颗星?那些星星里有没有人?如果有,他们怎么生活?我想的别人能不能知道?人究竟是从哪来的?为什么会生病?为什么会痛苦?难道没有解决的方法吗?人死了去哪里了?为什么有人寿命长,有人寿命短,为什么人得的病不一样?

随着年龄增长,在学校也学到了一些知识,也有一些简单的解释,但总觉的并没解开我的心结,心里总是感到空荡荡的,对什么都不感兴趣,就是爱学习,一心想考大学,想寻找能解开心结的答案。可是命不随人意,差两个月考大学时,我却突然失去了记忆,什么也想不起来,甚至人都记不起来。休学治疗半年后,恢复了记忆,但还是不能用脑,看书、看电视就头疼、眼疼。当时对我的打击是相当大的,对生活几乎失去了信心。当时只有一念想出家,红尘中太苦,想脱离红尘静心修行,寻找生命真正的归宿。路过长春的尼姑庵站在大门外,望着关闭的大门,心想我要去那里静心修行。和表姐商量,请她帮忙,表姐说,你疯了,你以为家那么好出啊,要有大学毕业证,还得交三千元钱,你有吗?我的心一下凉了,出家也这么难。

经常漫无目地的走在繁华的大街上,望着高楼大厦,想这些不是给我准备的,我不爱慕虚荣,也不贪图荣华富贵,这里太虚伪、太肮脏、也太多的不如意,我是要出淤泥而不染的。

看着这花花世界,人们争争斗斗,尔虞我诈,感到害怕,不愿接触人,感觉到心很累,心想人类这样下去该如何收场啊!这种孤独和淡淡的忧伤时常伴随着我,想找一方净土,把这颗凄楚受伤的心安静下来,出家没资格,就开始不断的往家买佛像,结果就是这些没有开光的佛像引来了一大堆麻烦。

(二)魔难中

得法前,由于病魔缠身,一度对生活失去了信心,腰椎盘突出引起严重贫血,心脏、肝胃病,关节炎,神经衰弱折磨我黄皮消瘦,大风都能刮跑,由于各种医治无效就找巫医看,看了几个都说,供佛就好了,还说我有仙缘,得给人看病。当时对这些一窍不通,人家说什么,就听什么,结果庙里一个居士给我供上了十尊佛像,(那时并不知现在的和尚开不了光),又给弄了个大仙堂让我看病。结果那天来了三个跳大神的,给往下搬(其实就是让那些动物附体),当时其中一个唱了两句,一下倒在地上昏死过去了。

我用红布蒙着头坐在炕上,看到周围全是动物,就是不敢靠近我。那两个跳大神的说:不行,她太大了,快把她叫醒走吧,过了半个多小时,那个昏死过去的人才醒过来,她们把我家那个堂收拾走了。我知道肯定有大神保护我,但不知是谁。

从那以后,陆陆续续看到很多奇怪的现象。就象师父在《转法轮》里讲的,说:“说昨天来那一帮是什么样的,今天来一帮是什么样的”,佛不象佛,和尚不象和尚,有的像仙女,手里都举着香满屋子都是仙女的头像,还有动物,当时看到也不知是咋回事,也不害怕,还以为是好事呢。九五年十一月有一天在梦中梦到我的邻居来我家看我的佛堂,说你们家的佛怎么都被打倒了?我过去一看全躺下了,我说是谁把这些佛打倒的?刚说完,十尊佛像齐刷刷站起来了,我自豪的说:看,佛就是佛,打倒了,转眼间齐刷刷就起来了。没过几天在上香时,刚闭上眼睛,眼前出现一个人头,络腮胡子,四方脸,我问它,你是谁?它答:我是魔王。(现在想想,就象江魔头)我答:你魔王算什么,我供的是佛。

这些奇奇怪怪的现象,我不知是何因,也不明白什么意思,孩子也经常看到一些现象,我知道家里很乱,大人孩子也不断出事,本来想敬佛,求佛保佑大人,孩子平安,健康,生活如意,也想找到生命的真谛。谁知求来了十年的磨难。正象师父在《转法轮》〈开光〉里讲的,“想求佛,谁是佛?想求都很难。”(那时不明白末法时期已经乱到这种成度,人间没有一块净土)稀里糊涂供了七年,最后是病魔缠身。

九六年我们全家来到了山东,由于我不能工作,阴天下雨就腰腿疼下不了床,加上生活上的拮据,生活陷入了困境,九七年春的一天领着孩子去商城买完东西,从三楼下来,走到楼梯上,腿又不好使了,孩子急着要回家。当时孩子六岁,春天天气还很冷,孩子急的叫我快走,可我就是动不了。当时我想,我这命不好,罪也遭够了,也没钱治病,从这三楼跳下去,就一了百了了,解脱了。回头看着孩子拽着我的衣服,可怜巴巴的样子,打消了念头。过了好一会,腿才敢动,领孩子往回走。走到商城城边上,一个大高个的农民打扮的五十多岁的老汉,他看我走过来,拿过一个交叉凳子让我坐下,说给我算一卦。我说:不用算,我知道我啥命,这些年光算卦了,都是骗人的,钱没少花,病也没好,灾也没断,活一天算一天吧。他说:我给你看看相,说对了,你给我两块钱,说不对,你就走,不要钱。当时两元钱对我也很重要,我说:我哪有两元钱给你呀,我现在拉着饥荒,吃上顿没下顿的。他说那就不要你钱,当时旁边有两位老太太都说,看你走路挺费劲,就坐下歇歇,让他看看,怕啥的,没钱就不给呗。我就坐下来,他看看手相,让我写一个字,我就写了一个“中”。他很惊讶的说:“别看你经历了十年的磨难,这点小磨难难不倒你,你将来是做大事的人,你的好日子还在后头呢,你得想得开,还有你的女儿也不是一般的人,你以后得借她光。我苦笑着对他说:谢谢,不管准不准,你给了我活下去的希望,我就奔着这个希望活下去吧!但我心想:尽拿我开心,我都穷困潦倒到这般田地了,能活几年还不知道呢,还做大事,我能做什么大事?我潦倒,你比我还潦倒,给他两块钱吧。

我拿出两元钱给他,他接过钱,起身就走了。看样子,他好象在特意等我,他怎么知道我想不开呢?回到家和丈夫说起这事,他嘲笑了我。那时几乎每天都在苦中泡着,生命看不到希望,生活也没有着落。象一叶孤舟,漫无目地的,无奈的在茫茫的大海中飘着,不知何处是岸。

(三)喜逢亲,遇师尊。

九七年秋,我在市场遇到一位买蛋糕的老乡,当时她在看书,我和她打招呼,看啥书呢,那么入迷。她笑着说:《转法轮》。我问啥意思呀?她说是佛家功,嗳,看你身体不好,脸蜡黄的,你快去炼法轮功吧。我说没听说过还有法轮功,她说去病效果可好了,你去试试吧。我一听是佛家的挺感兴趣,顺手拿过书翻开第一页。看到师父的照片,这么眼熟,在哪见过呢?在记忆中快速搜索,好象很遥远的记忆,又象近在眼前,但还是没想起来到底在哪见过。翻开目录看看,哦,都是我想知道的,迫不及待的借回家,三天看完了《转法轮》。

看到第二天时,师父在梦中点化,告诉我把那些佛像统统扔掉,第四天,看到法轮在给我调整身体,还看到给我下气机。当我一口气把《转法轮》看完后,长长的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终于找到!原来我从小到大所遇到的事,一切皆有因,是师尊一直呵护着我,一切答案都找到了。从那以后,这本《转法轮》就成了我每天必读的宝书,一个月后。到炼功点学会了炼功。

就这样随着学法的深入,心性也在不断的提高,过去谁要惹着我,我是得理不饶人,不但发脾气,还生闷气,睡不着觉,满脑子想着怎么对付人,报复人,丈夫送我外号“总有理”。

得法后学会了忍,刚开始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表面做到了,但心里还是动气,或偷着掉泪,还觉的委屈,再后来,又明白了一些法理,在遇上谁伤害我时,心想,你在给我德呢,谢谢你,心里没有了气,有点洋洋得意,再随着学习的深入,又悟到这样不够慈悲,再遇上这样的问题,就想,你不要失德,等你得法了,明白了法理你就后悔了。

随着心性的提高,身体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所有的病全部消失。身轻体健,走路生风,现在谁再伤害我,我只是一笑了恩怨,不会动任何念。

知道了机缘的珍贵,整个人的世界观、人生观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不会再局限在很小的范围内去思考问题了,心胸也开阔了,对生活也有了希望,我寻到了师尊就找到了回家的路,再没有迷茫,没有对人生的绝望。是师尊把我从地狱中捞起,洗净,再打造。使我快快乐乐度过了两年的实修时光。

(四)天象大变

刚刚溶入集体学法不久,突然天象大变,九九年“七·二零”这个黑暗的日子突然刮起了狂风,中共开始迫害大法,邪恶的谎言铺天盖地,但我从不看电视,也不听它那一套,因为我心中只有一念,法轮大法是正法,邪不压正,瞎咋唬而已。当时刚学过经文《精進要旨》〈大曝光〉,师父说:“我们把常人社会的形势改变一下,大气候反过来的形势下,看谁还说大法好,看谁的心态在变化,这一下子不就表现的淋漓尽致了吗?”

当时悟到把社会形势改变一下是来考验我们。我想谁也动摇不了我,我会坚修到底的。并没有悟到要证实法,也没想上北京上访,但是从那时起集体学法的环境被破坏了,同修大部份被非法关押迫害,后来都写了“不修炼保证”回来了,但谁也不敢和谁接触,我和同修们就失去了联系。当时想:就以法为师吧,坚定实修,每天学法,背经文,炼功,从没间断。

(五)正念显神威

到了二零零一年,有一位同修偶然碰到我,送给我一本《明慧周刊》,我才明白已進入正法时期,而且那时才知道迫害那么严重。真是又震惊,又有些害怕。没几天,同修又送来了师父的经文《什么是功能》和师父教我们如何发正念,还有《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我看后才明白原来我已经在运用神通制止迫害了。

九九年“七·二零”以后,我一直习惯晚上吃晚饭后学法到九点,然后打坐,那时只能打坐半个小时到四十五分钟。有一天,刚静下来,就冒出一念,“忍无可忍,无须再忍”。元神到了公安局,和几个公安恶警讲真相,他们要对我行恶,我就让他们互相打,我在一旁看热闹。打完后,他们恭敬的把我送回家。后来我就叫那些绑架大法弟子的恶人遭恶报,有从楼梯上滚下来的,有触电的,有喝酒当场死亡的,有出车祸的等。出定后,心想这不是做坏事,杀生吗?还吓一跳。

可第二天打坐还是这样,持续了很长时间,看了这两篇经文才知道是运用神通除恶。从那以后我就很重视发正念,每个整点都发,在人多的地方,如大集、商城、公园、人集中的地方,就加大力度发正念,睡觉时在梦中看到邪魔,也立即发正念除恶。

虽然在常人这一面是平静的,但是在另外空间一直是激烈的除恶。有一天,我正在看书,突然天目看到一群恶警从天而落,站在我面前,我当时只动一念:“金刚排山”,把它们全部退到大街上,被汽车轧死。还有一次丈夫拿回家一本书,看完放在褥子底下。半夜,我梦到两个狐狸要往我丈夫身上扑,丈夫吓的直哆嗦,我顺手扔过去一把剑,丈夫接过。但拿剑的手一直哆嗦,不敢刺它们,看着那两个狐狸马上要扑向丈夫,我顺手扔过一条麻袋把它们盖住,双手立刻向它们发功,立刻起火,烧成了灰。

我醒过来,想是什么东西招引来的?哦,丈夫晚上看了一本书,什么书?我起床在丈夫枕头底下翻,没翻着,一摸褥子底下,拿出来一看,是一本杂志,都是明星名人的丑事,还有江魔头、曾庆红等的经历,配有照片,原来是这两个邪魔作怪,把它们照片用刀割下来烧掉了。早上起床和丈夫说了此事,他没吱声,大概他也感受到不好,后来说:“那是借别人的,还人家就是了,你给人家撕了干什么?”我说快烧掉吧,放谁家害谁家,以后不要往家拿这些不好的东西。

还记的刚开始发正念时,那时只要一立掌,黑压压的一片,就向我包围过来,各种动物都有,我就集中精力加大念力:“灭、灭、灭!”浑身每个汗毛孔都向外张,鼻孔也在扩大,不一会那些邪恶的东西就被消灭了,也有跑的。

二零零一年冬的一天,正在发正念,看到一条红色的恶龙被击碎,象化学里的分子结构的粒子,象雪花一样落下来,没多久师父经文《洪吟二》〈扫除〉下来:“阴云过 风还急 赤龙斩 人还迷 邪恶处 有阴霾 大法徒 单掌立 除余恶 正念起 讲真相 救众生 灭恶尽 扫寰宇”。

我对发正念更加重视,我的学法、修炼环境一直很宽松,那时没有真相资料,只是面对面讲,师父把有缘人引导到我面前,我在外面做生意,接触到天南地北的有缘人,就和他们讲。因为没有迫害真相,邪恶的谎言我也不听不看,所以就以洪法的形式讲,讲大法的美好,我从中受益的情况,也劝他们做好人,告诉他们善恶有报的天理。当他们提出异议时,我就用师父在法中讲的给他们解答,效果比较好,他们也能接受,不同人针对他们的执著讲,也有不接受的,态度邪恶的,我就及时对他们发正念,不多久他们会回来告诉我,他们遭报应了,而且回来后,态度都变的很好,都接受真相。

仅举两例:一位七十岁的老太太在公园炼功,我问她:大姨,在干啥呢?她说:练某功。我说:什么功也不如法轮功去病效果好,道德提高的也快。她抢过去说大法不好的话。我刚要解释,她连珠炮似的说了一大堆不好的话,边说边吓的走了。我就对着她发正念,清除她背后的邪恶因素,让她遭报应,快醒悟,别犯罪。

一个星期后,她很费劲的走路,找到我说:从那天回家晚上,腿疼的不能蹲下了,儿子送去医院照相,说是膝盖长了一圈骨刺,烤电了一个星期,花了五百多了,还是疼,不敢走路,不敢蹲。我说:大姨,你那天说大法不好造业了,大法叫人做好人,你也没看过书,怎么知道不好呢?千万别让中共骗了。她说:是,人家都说李大师是大神,我也不识字能学吗?我说能,我有录音带,你可以听。她说行。

第二天,我就给她放录音听,听了六盘,她的腿就好了,也许她回家和老头说了,那老头找到我,连骂带吵,还要举报我,把老太太拽回家。我就冲他发正念,连发三天。半个月后,老太太来对我说:老头满嘴烂的不能吃饭,打针吃药也不好,腿又被他孙子骑的摩托车排气管子烫起了大泡,感染了,疼的黑白满地走,打针花了三百多了,求求你师父,饶了他吧。我说:得让他自己明白,他骂我们师父,你知道造多大业呀,让他自己向我们师父请罪。后来老头来找我,说:我也要和你思想保持一致。我当时对他还有点气,不冷不热的说:我们师父是来救人的,谁不按真、善、忍做好人,都留不下。他没趣的走了,我当时没有慈悲的和他讲真相,但他已明白,不再反对大法。

还有一个青年人,我和他讲了真相,他也能接受,但没过几天,来和我借二十元钱。我借给了他。虽素不相识,但觉的他有急事,张一回嘴,就借给他了。过了几天他不但不还钱,又来借钱。我想他是想钻我善良的空子,就说:今天买卖不好,这点零钱,明天还得用,你想想别的办法吧。他临走时,却突然拥抱我一下,通红着脸走了。我冲着他的背影,心里对师父说:请师父点化他一下吧,别让他犯罪,别毁了他,让他栽跟头,让他醒悟吧!

过两天,他红着脸来表示歉意,告诉我那天回家,车骑的好好的,一下摔倒了,把腿卡坏了,看样子他明白了。过了两个月他又来了,鼻子、额头、下巴都带着伤疤,问他怎么回事?他说:我一个同事是修摩托车的,不知谁放他门头一个碟,看是法轮功的,就问我知不知道谁炼法轮功?高价卖给他们。青年就说:我认识一个,所以我们想拿来卖给你。晚上我们三个人喝完酒,同事带着我和他的朋友往回走,车撞到马路牙上,他的朋友一点也没伤,同事胳膊、腿摔坏了,我把脸蹭坏了,你说,我俩是不是遭报了?我说:你悟性挺好,确实遭报了,你想大法弟子省吃俭用,冒着风险把真相告诉你们,为的是救你们的命,别被谎言欺骗对大法犯罪,从而被淘汰,而你们还想反过来勒索大法弟子,告诉你吧,对大法和大法弟子动任何邪念都是危险的。青年终于明白了,再见面非常客气。

还有一件震惊中外的河北警察何雪健强奸比他母亲还大的大法弟子案,当时看到报道,非常震惊。中共豢养的畜生不如的恶警,竟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当着其他警察的面,强奸比他母亲大的大法弟子,天理不容。我立刻发正念,解体操控他的一切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让何雪健立刻遭报,哪造业,哪偿还,把他那个坏东西烂掉,让他生不如死,以警示世人。没多久,明慧网报道,何雪健阴茎癌,全部切除。对还没成家的他真是生不如死,三次自杀未遂。真是天理昭昭,疏而不漏。正象师父在(《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中讲的:“无论什么人在世上干了什么坏事,都得自己偿还。”这样的神奇事例还很多,篇幅有限不多举。

(六)终于找到了自己的角色

茫茫天地,我是谁?我来自何方?来在世上为了什么?谁主宰我的命运?我应该如何面对这个世界?应该用什么心态来对待我所遇到的一切?这是我经常思考的问题,随着修炼对法的认识越来越深刻,心性在法中不断的提高,道德标准不断的升华,答案也越来越明了。

那就是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在宇宙到了“成、住、坏、灭”的最后时期,穹主为拯救宇宙,率众神下世助师正法,挽救众生,清除败物,重组大穹,我们众神与穹主签约,随主层层下走,来到宇宙最低层三界,几千年的轮回转世与师尊结缘,随师尊共创中华五千年的神传文化。我们在历史上扮演过各种角色,正面反面人物都有,轮回转世中,也造下了无数罪业,迷失在红尘中忘记了自己是谁?

正法开始,大法开传,师尊把我们唤醒、洗净、再打造,赋予我们神圣的光环和无比的荣耀。“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赋予我们威力无边的“佛法神通”。除尽邪恶,救度众生。

我终于找到了自己的角色,明白了我是谁,为何来世间,知道了自己的责任,茫茫宇宙,无量众生,谁有我们幸运?听着《普度》《济世》,眼泪不断的流,心中唱着:师父啊,请带我回家,我要回到我的家,无论如何,无论何地,我都要跟随师父回家。

(七)正念解体魔窟

明白了自己的角色,就要去扮演好,付诸行动,可是拿不到真相资料,用嘴讲毕竟有限,怎么办?在师父的点化下,我决心去学电脑,自己做资料,刚学会打字,就买了电脑,打印机,自己摸索着做,自己写真相。

由于我有生意,白天上班,中午或晚上做,刚开始技术方面不会,要去问常人,打印机墨水很快用完了,买现成的很贵,就学着自己灌墨水,很耽误时间。这样学法、发正念就少了,同时干事心,欢喜心、自满心都起来了,被邪恶钻了空子,被恶人陷害。

不到三个月,被恶警绑架到派出所,邪恶非法抄家抢劫,把电脑、打印机及大法书籍等物品洗劫一空。在派出所里,在师父的点化下,我闭上眼,集中精力发正念。我想,电脑里有真相,你们自己看吧,我既然来了就要把这个黑窝解体掉,以后再也不许迫害大法弟子,不允许邪恶操控这里的人犯罪。

在师父的加持下,一宿一天不断的发正念,解体派出所、公检法、“六一零”空间场的一切邪恶因素。整个一夜一天头脑是空的,没有任何杂念,也没有人审理,只是有两个看着我的人问了几个简单的问题。我和他们讲道理,所长、政保科人员出了一次面,再没出面。第二天晚,我在心里和师父说:师父,弟子今天一定要回家,这里不是大法弟子呆的地方,外面还有许多众生等着弟子去救呢,弟子哪里有漏,有法来归正。晚上三个警察拽着我的手按了手印,放我回家。

回家后,有一天晚上做梦,在一个教室里,师父要讲课,我站在门口招呼一些人来听课,这些人刚坐下,师父还没开始讲课,他们都站起来走了。我追到门口喊他们回来,可是他们都没有回来。我站在门口回头一看,师父坐在长椅子上,闭着眼,非常难受的样子,身边一个男子扶持着师父。我突然意识到,师父替我喝了一杯毒酒,在替我承受。我站在门口,看着师父难受的样子,呜呜的哭。醒来后,想由于自己没做好,人没救成,却让师父替我承受了这一难,真对不起师父。

又过了两天,在梦中我去考中专,考完后,回家很惭愧的和母亲说:我没考上中专,只考了个技工。母亲说:考个技工也行啊。我知道我没做好。一个月后,在师父的安排下,我和同修们联系上了,溶入了整体中来。

(八)集体学法

零四年,我身边住着一位老年同修,“七·二零”时被非法关押迫害了半个月,后来承受不住,写了“保证”,放弃修炼,没多久得了偏瘫,在师父三次的点化下,悟到师父并没有放弃她,想从新开始修炼。在同修的帮助下,又回到大法中来。

不久,胳膊、腿都能动了,能炼功了,生活也能自理了,只是眼看书不方便,在同修的建议下,我经常去和她一起学法,后来又有同修不断参与進来,我们就这样成立了学法小组,一起学法、发正念、交流,形成了六、七个人的学法小组,效果好,提高的也很快,谁哪里不正确都能互相提醒、纠正、在生活上也能互相帮助。

这样一直坚持了四年,在这四年的过程中大多数逐渐的去掉了怕心,能正念正行做好三件事,配合整体,跟上正法進程。洪法、讲真相,对遇到的人都能坦然面对去讲,但劝三退做的就不够,没有用心去做,所以做的很少,今后要努力的用心去做。

十一年的修炼中,我深深的体会到,当我做的好的时候,就是学法很精進的时候,也不用自己想要去做什么,师父都给安排好了,把有缘人引导到你身边,也没有顾虑,张口就讲,常人也能接受,效果非常好,明白真相后,象久别亲人恋恋不舍,握手道谢,那一刻心中无限感恩师尊,我知道师尊时刻在我身边。

每天上班,看着路边的花草,心中充满惬意,感到留恋,总想多看几眼,有一天突然师父的经文《洪吟二》<留意>“一路征尘一路风 万恶除尽万众生 劳心力解渊怨事 难得欢心看风景”打入脑中,我顿时眼泪涌出眼眶,是啊,同修受迫害,众生将遭劫难。我怎有闲心观风景呢?从此,每天走路时不是发正念,清理世人背后的邪恶因素,就是给众生唱歌,《快醒醒》、《为何拒绝》和《祝愿》。

师尊的手

悠悠的岁月中,我多次的轮回下走,茫茫的人世中,我千百回的寻求,苦苦的等待中,我依然沉睡,醒来后却发现您一直牵着我的手,师尊啊师尊,师尊啊师尊,我要紧紧抓住您的手。

污浊的深渊中,您把我们捞起洗净,扶我们从跌倒中爬起走正,教我们用正念将邪魔化为乌有,用法船度我们到圣洁中永留。师尊啊师尊,师尊啊师尊,是您的手,我要紧紧抓住您的手,用正念正行来回报您给予的所有,我要紧紧抓住您的手,跟着您一直向前走,一直向前走。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