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们不能回家

给家乡父老乡亲和亲朋好友的一封信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九日】我叫袁玉春,是大连市金州区中长村潘洪举家的大儿子潘明智的媳妇。突然听到公公去世的消息,又是大年三十,我的心情非常悲痛,整个下午眼泪象失了控似的不断的往下流,却不敢让丈夫看见,也不敢让他知道。

我们在外地工作,丈夫水土不服,工作又很累,身体很虚弱,所以怕他承受不住。特别是怎么告诉孩子?孩子面对爷爷突然去世的噩耗能承受得了吗?多少年来我们不但没有照顾、孝敬双方的老人,就连我们夫妇俩双方的父亲去世都没见上一面。现在双方都剩下年迈的老母,七、八十岁了,体弱多病,我们却没法回家尽孝道。家乡的父老乡亲、亲朋好友们:大家都知道我们是炼法轮功的,如果我们不把这一切说清楚你们会误解我们,甚至误解大法,所以我不得不写这封信把我们的真实经历告诉你们。

我曾经是一个等死的人

炼法轮功前,我一身病,可以说是一个废人。在一九八四年三月生下女儿,家穷,我又没有正式工作,所以月子里只休息了十二天,第十三天就开始干活,养了三百只鸡,洗衣、做饭、看护孩子,家里外都是我一人干,直到累得我一身病。听老人说月子里的病只有月子里才能医治或调养好。为了调养好病,我和丈夫决定再生个孩子。不幸的是两次怀孕都因劳累过度而自动流产。更不幸的是一九九六年十二月最后一天,我当时小产后也没有休息,却在普兰店和丈夫一起干活,因赶上“元旦”,我们得当天把活干完,天气寒冷,风又特别大,干完活开车回家已是晚上九点多钟了,炉子都灭了。我是又累又冷,就这样睡着了,一觉醒来,全身失去知觉,只有眼睛会动,感觉全身象一块大木板一样动弹不得,吓得我直声惊叫。丈夫用力给我擦身,不断的活动关节,慢慢的身体会动了,也有知觉了,但是却落下了全身关节风湿干痛,从脚掌到头皮没有不痛的地方。各种医治和各种偏方使用也不见效,心脏跟着也风湿了,喘粗气或咳嗽肺痛得难忍。这旧病没好又加新病,真是生不如死。一九九七年正月,我去我妈家,穿着绒裤、毛裤、棉裤,小棉衣、大棉衣,包着头巾,下车后和上车前都用棉衣包着头,走路还得丈夫扶着走,进屋就在炕头上缩成一团。二嫂瞅见我喘粗气,说:“他老姑啊他老姑,你说你可怎么办?这往后的日子你可怎么过呀?”我天天哭,把眼睛都哭坏了,一哭眼睛就往出凸着痛。我整天躺在炕上不敢动,一动全身都痛。我那十几岁的小侄子把自己攒的零花钱舍不得花,买鱼送给我补身体,一个人偷着抹眼泪。我感觉到一个孩子都对我绝望了,觉得自己活得好苦、好累。病的不行,却不敢叫婆家任何人知道,因和他们闹矛盾,怕他们解我恨。丈夫天天在外面开出租车,晚上还得买菜回家做饭,天天给我熬汤药到半夜,早晨天不亮就得去开出租车挣钱。由于劳累过度加上,精神压力很大,一天做饭时,边切菜边哭,将手指割破了,看着丈夫流血的手,轻生的念头涌上我心头:活着是丈夫和女儿的累赘。我开始偷着准备自己的后事,托来看望我的亲人给我买鞋,买什锦花缎子做棉衣整天满脑子想的都是怎么怎么死,孩子怎么怎么办,感觉自己和阴间只有一步之遥。

幸遇佛法获新生

就在我生命走到了尽头时,一天上午,一位大法弟子把《转法轮》书拿给我看,说:“这本书是教人重德行善做好人,能净化人的心灵,净化人的身体,你看看吧。”我当时没有任何想法,为了消磨时间就看起了书。没想到越看越爱看,这书里怎么讲得这么好,这么有道理。大法的慈悲和纯正纯善时时在温暖我的心,我从心底里升起了生的希望,我说什么也不死了,我要炼法轮功,我要在大法中修炼,返本归真。顿时死的念头就烟消云散,找不到一丝踪影。乐得我忘了自己是个病人,奇迹般的一下子满身的病全好了,哪儿也不痛了。看书的当天就开始做饭、打扫卫生,我已经四个多月没下厨房了!

从此以后我开始学法、炼功,尽量按照真、善、忍大法标准要求自己,在家里家外遇到矛盾找自己的错,平时处事待人多为别人着想,我主动与公公婆婆和好,在吃、穿等方面孝敬老人,主动去公婆家过年。当时由于家庭矛盾,我已十多年没叫公婆一声爸妈,十多年也没去老人家过年。元宵节给老人包大馅元宵吃,乐得我婆婆说:“谁家的元宵也没有我们家的大,谁家的元宵也没有我们家的圆。”我还主动去已多年不说话的小叔子开的食杂店买东西,主动与他们家和好。一家人从来没有这么心胸坦荡的乐呵呵的在一起。是大法化解了我们一家人多年积下的深怨,也只有真、善、忍大法才有这么大的慈悲与威严,否则,无论什么人、什么社会力量都无法改变我过去那冰冷、顽固、仇恨的人心。

邪党迫害 无辜被抓

正当我们身心健康、快乐的生活着,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被私欲、妒嫉心冲昏头脑的江××利用手中的权力,用栽赃陷害、谎言欺骗等卑鄙手法迫害大法,制造多种“假戏”:如四二五事件,自导自演的“天安门自焚事件”,象中国历次运动一样,利用这些“假戏”去蛊惑人心,欺骗民众,制造非法镇压法轮功的借口。从此以后,全国上下报纸、电台、电视台等各种宣传机器开足马力给法轮功及创始人及法轮功学员抹黑,这弥天大谎欺骗了全中国人,欺骗了全世界人。同时还没收法轮功学员的大法书、炼功带、师尊法像等。

我是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四日被当地派出所到家没收了大法书、炼功带和师尊法像。我没有大法书怎么学法、怎么按照大法要求修心做好人?没有炼功带炼功,身体再有病了怎么办?谁管?谁替我花钱受罪?这假货遍地就是没人管,“真、善、忍”这三个字却到处被封杀,这黄色的书刊黄的都不行了随处可见,教人重德行善做好人的大法书却被无理没收销毁,不准人看。我想可能是上边对大法和大法弟子还不够了解,如果真正了解大法是最正的、最好的,了解大法弟子都是在重德行善做好人,一定会给我们一个公正、合法的修炼环境。我于一九九九年九月二十五日去北京上访。然而北京的信访办根本就不准人说话,见人就抓。一九九九年十月三十日我被中长派出所邵德广等人押回非法关进金州三里看守所。

中国宪法规定:公民有信仰自由、有言论自由权。我们没有违背宪法,没有错。是江××妒嫉炼法轮功人数超过共产党员人数,就喊出了“共产党要战胜法轮功。”它使用无赖政策,无论大法怎么好就不许人炼,无论真、善、忍怎么正就不许人信。谁要说句“炼”,说句大法好就被抓进大牢,被判刑、被劳教,甚至被打残、打死。谁要说句“不炼”,骂师父、骂大法就放人。不明真相的世人举报大法弟子还可得到奖金,命令全国律师不准为大法弟子辩护。

江××勾结同邪党迫害法轮功,如果它们不非法迫害法轮功,无论这个党怎么坏,无论坏到什么成度都与我们修炼人无关,是它们先栽赃陷害法轮功,造谣惑众,欺骗了全中国人,欺骗了全世界人,最后让众生陪着它下地狱。大法弟子是不愿看到众生被涂炭,才冒着生命危险,把真相告诉人们,把它们编造的“假戏”一个个揭穿。

看守所几乎将我酷刑致死

我被释放后,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在给世人发放大法真相传单时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又一次被非法关入金州三里看守所,在几次非法关押中,我承受了很多苦难。在非法审讯时,公安局六一零头目高明熹为了逼迫我放弃信仰,将师父的法像放在我脚上,妄图让我放弃信仰,从精神上折磨我。狱警不准我学法、炼功,目地是逼迫我放弃修炼大法,给我戴手铐、脚铐分别固定在一个铁架子的四个角上,看守所里的恶人还无耻的管这叫“奔驰”,戴上这种刑具站不起来,躺不下,走动时得九十度弯着腰、一步步移动,上厕所得别人给系裤带,吃饭、喝水也得别人喂。我被铐了十多天,连晚上睡觉都铐着,我绝食抗议这种折磨,狱警强迫灌盐食,每次都给我灌很多盐。在第一次灌食时,当时看守所所长杜某当众在已加了很多盐的玉米糊里又扔进两大把盐面,看着灌进我胃里,叫嚣着渴死我也不给水喝。以后灌盐食时,恶警就把灌食的小车子推到外面背着人加盐,还加黄色药面,说是消炎。我一天被灌一次,身体一天比一天发黑、发凉、发硬。大约近十天的时候,我的身体缩成一团,腿、胳膊、手指想伸直都得使劲。此时如果我不是炼功人早已被他们折磨死了。最后我身体出现严重异常状态,象个死人一样,他们大概认为我也活不了多久了,才在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二日放我回家。

当时,我经常从嘴里、鼻子里往出流盐水。二零零一年正月十五开始大口大口的吐脓,又腥又臭,嘴里吐不及了就从鼻子里往出喷,吐了近一个月才开始减弱,我没吃一粒药,天天学法炼功,很快把身体调整好。

二零零一年二月,孩子二姨送孩子回家取衣服,被中长村的妇女主任王艳华看见了,王艳华当时掏出手机,几分钟后,中长派出所出动警车,下来几个警察将二姐和孩子抓到派出所,将二姐和孩子隔离审问、恐吓、威胁,询问我的情况,将孩子吓的以后再也不敢回家了。

恶警勾结医院迫害我

二零零一年八月,因为我说大法好,被恶警便衣非法抓捕,把我绑架到很遥远的一个山区公安大院里(因是黑天弄不清方向),为了逼我放弃修炼大法,他们把我送到医院里,并且和医院大夫合伙迫害我,走廊里全是警察,不让别的医护人员靠近屋子,这时只进来一个秃头顶的大夫,手里拿着一把两寸长左右的细针。警察问我认不认识这个大夫,说你要知道他是谁,吓也把你吓死了。大夫开始在我身体的穴位上扎针进行迫害,扎的很深也不拔出来,身上扎了很多针。大夫的手不停的搅动着针,特别是敏感穴位,如人中穴等。旁边有个警察不停威胁我让我放弃信仰,他们没达到目地。第二天就变了招术,他们叫来医院所有医护人员,告诉他们我是个疯子,叫他们骂我,一大屋子的人走廊也都站满了,七嘴八舌的。我告诉他们大法如何如何好,讲真相给他们听,他们看我是个正常人,听我说的有道理还直点头,也不骂我了。后来我被释放。

被逼的无家可归

一天晚上,我背着水果回家想去看看公婆。当时我刚站我家西边邻居家门前,看到婆婆家门前停一辆黑色轿车,里面坐着人,其中两个男人到后街我的家敲大门,声音很大,敲完大门回到黑色轿车那儿跟车里的人说话。停了一会儿车子开走了。公公见到我说:“前几天人家都来告诉了,说让你们回家,赶快回家好好过日子,没有人管你们。”我们多么想回家象从前那样好好的过日子啊!可是刚刚门外这出戏让我看了个满眼,你说这个家我能回去吗?就这样我被逼的无法回家,无法照顾我们的双亲。

有人告诉我们夫妇俩,派出所给我们家邻居开饷。两年前,不知是谁去找我们亲人,说的什么话不知道,只知道我的亲人被吓得不轻,到处找我约我见面,在约我见面的地方,有六一零的人、公安的人,都穿便衣,有站着、有坐着、有走动的,就等着我进入圈套。我认准了他们,我走了。从此我们远离了双方的亲人。为了不让亲人再替我们担惊受怕,我们没有把电话号码留给家乡的任何人。

我们也是父母所生,也是血肉之躯,我的娘家及亲人家住在金州区,我们思念我们双方的每一位亲人,思念我们家乡的每一位乡亲,特别思念的是我们那两位年迈的母亲。妈妈啊妈妈:儿女多想回到您身边好好孝敬您,给您洗洗衣服、做做饭,可是我们被邪党迫害得却连这种简单的事都无法做到。不得不请求我们双方的兄弟姐妹替我们多尽一份孝心,将来有机会我们一定回报于你们。谢谢我们的兄弟姐妹!

天要灭中共 世人要自救

江××勾结邪党迫害法轮功,是把人们推进了地狱,推进了罪恶的深渊。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这个共产邪党在历次运动中,大搞无神论,变异了人们传统的敬信神佛的心,砸庙、砸佛像、迫害修炼人,甚至全国上下大人小孩一起批斗神。大家知道,参与砸庙、砸佛像的人没有一个人得好下场,都遭了恶报,甚至祸及全家。欠人的债好还,欠什么还什么,可骂神却是罪大无边,在地狱里也难还清。这不是把人们推进黑恶的深渊吗?再看看现在这个共产邪党又蛊惑人们批判“真、善、忍”大法,到今年已经十年了。在这十年中,有多少不明真相的人们被欺世的谎言迷昏了头脑,处处封杀真、善、忍,跟着邪党迫害修炼真、善、忍的大法弟子。大家想一想,如果真、善、忍在人们的心中、在人类社会中真的被封杀了,那么人们的心中、人类社会中就必然处处充满假、恶、斗,这样的环境是何等残忍?何等的可怕?这样下去我们的子孙后代怎么办?我们的中华民族怎么办?老天爷能准许人类这样败坏下去吗?

我们的亲朋好友、家乡的父老乡亲们:为了你们能拥有美好的未来,请你们一定一定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顺应真善忍就是好人,就拥有美好的未来。如果你们心情不好或身体有病,就诚心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你心有多大的诚,病就有多大的好。

我们的亲朋好友,家乡的父老乡亲们:为了你们能脱离那罪恶的深渊,我告诉你们,一定一定要把你们曾经在入党、入团、入少先队时宣的誓声明作废,退出共产邪党的任何组织(化名、小名都行),“抹去兽记蕴天机”,这样无论它们在历史上的各种运动中犯多大的罪,做多少坏事都与你们无关。把自己三退的签名剪下来,贴在外面的墙上,老天为你作证。(用小名、化名都可以)

就写这些吧。祝家乡父老乡亲、亲朋好友身体健康、合家欢乐、平安吉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