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贫穷”和“富有”说起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五月三日】近几十年来的改革开放,虽然表面看起来人们的物质丰富了,但猫抓老鼠的歪论、绝对的唯物主义观却打乱了人们的传统思想和道德理念,将人们带入了无视道德规范、极端追求物质、享乐的危险边缘。

穷,在这个社会是被众人所看不起的;富,才是可以在众人面前吹嘘的资本,因而有这样调侃的话:穷的只剩下钱了,意思就是钱多、从来不缺钱、钱在眼里只是个数字了。这样,小则嫌贫爱富、重利轻友,大则为钱卖命、用钱买命,完全迷失了做人的真正目的。

出过国的人很多会知道,中国人拼命的赚钱而舍不得花钱,与这个社会的导向有着极大的关系,是中共打乱了人们对财富、对消费的正确认知。

有人说:富国穷可耻,穷国富可耻。这里讲到的是富足的国家,人们谋生相对容易,如果还好逸恶劳、好吃懒做,因而变的穷困潦倒,那就可耻了,会成为社会的负担;贫穷的国家,物质上相对缺乏,如果通过不正当的手段和渠道来聚集巨额的物质财富,那就不正常了,那是因为个人的私欲而打乱了社会的财富分配,那就是社会的可耻之徒了。

其实,“贫穷”和“富有”,对于高境界中的人,或者是道德尚好的常人,认识也是不同的,关键是如何正确的认知和对待。古人有“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富贵不能淫:即便是自身富贵,也不做过份的事,不穷奢极侈,不为声色所迷;贫贱不能移:即便自身贫困, 但人穷志不短, 不为五斗米折腰,不做不仁不义之事。古代的修炼人,即便他们一贫如洗,甚至食不果腹、衣不遮体,但他们心胸坦荡、快乐常在的生活态度,使得他们超常的思想境界已经是富丽堂皇、金光闪闪的了。

而现在的社会就不难看到诸类“谁阔谁光荣,谁穷谁可耻”露骨的标语,其实是那些“伟光正”们为了怕“可耻”,都在压榨着民众的血汗啊。

想想现在仅剩的几个共产主义国家,为什么都这么穷,原来穷的也是有根有源。共产邪恶主义本是西来幽灵,它是反天、反地、反人类的;是无视真理、谤佛谤法的;是杀戮生命、嗜血如命的,高层生命当然看不起这些东西,它统治下的民众是没有多大福份的,同时,这也是其邪恶的本性决定的。邪恶中共就是这样的:先把中国民众压榨穷了(用绝对平均主义做幌子,欺骗和唆使民众“打土豪 分田地”、“割资本主义尾巴”,通过暴力将个人财产据为己有,详细介绍请看《九评共产党》),现在又极力的鼓动着中国民众去拼命的赚钱。其实,现在大陆的电影电视中不管是现在的还是古装的,除了充斥着暴力斗争等等外,也在直接间接渗入着宣扬受贿、金钱打通关系等金钱万能的变异思想,也在弱化和排斥着中国的传统思想和道德意识。

恶党为什么要这样宣扬呢?

其实,这个恶党对待普通民众和对待善良、正义、民主、信仰等“异己”人士采取了两种极端的手段。工薪一族中流传着这样一句话“三十年前命卖钱,三十年后钱买命”。生命远比金钱珍贵,为什么这样拼命的工作啊?!现实就是这样,努力工作了,生活才有可能有保障,不努力就更危机了。因为恶党就是通过贪污敛财,用强盗逻辑分配着财富,先富了自己(执政者、太子党、各行业有政治背景的垄断者等)。这样一来,一方面,恶党利用社会的生存压力使得忙碌的民众拼命的赚钱,这样也转移着民众的视线,让他们无暇认清其邪恶,被其牵着鼻子走,从而对正义和良知麻木和无视。另一方面,通过强权、财力、武力来对民众进行独裁统治(这就是强盗的“取之于民,用之于民”),不惜花费巨额的金钱和精力来打压“异己”,同时从经济上强力遏制 “异己”,比如自1999年7月22日以来,中共邪党对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修炼者实施了所谓“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的邪恶政策,5年来,动用了四分之一的财力来全面镇压法轮功,直到现在这种罪恶还在延续着。

其实,人们真正的财富并不是狭隘理解上的能触摸到的钞票,而是维持人们生存的道德,高尚的道德才会使人真正幸福。丧失人类道德底线的人才会用金钱来衡量良知。争争斗斗不会使人幸福 ,而是给予、舍去,才会使人幸福——“送人玫瑰,手有余香”,那才是一笔真正的财富。

神韵新年晚会中有个节目叫“黄粮梦”,说到古代的一个读书人,竭力想通过走官道而出人头地,后来在高人的梦中点化后毅然走入修炼之路。其实,现在现代好多人何其不是如此呢,忙忙碌碌的生活,心灵很难得到片刻安宁,患得患失,执著于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东西,执著于世间的安逸、享乐,虚幻而短暂的现实,其实在迷失着做人的真正目的,到头来真的只不过是黄粱一梦。

修炼法轮大法、明白真理的人,都有着美好无比的前程,明白真相的人也是很有福份的,还在生活琐事中忙碌的、挣扎求生的、或者安逸享受生活的人们,他们都是在等待着明白真相的众生,他们不一定是真正的富有者。他们只有象《九评共产党》上说的那样,认清中共恶党的邪恶本质,退出其邪恶组织(退党、退团、退队),才会有一个美好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