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景禄揭露恶警刑讯逼供(图)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五月五日】黑龙江省密山市大法学员刘景禄、孙丽香被密山和鸡西公安恶警绑架后,遭受了长时间的刑讯逼供,并被非法判重刑。目前孙丽香在鸡西市中级法院没有给任何法律文书的情况下,于四月八日被黑龙江省司法部门的领导用公用轿车送入哈尔滨女子监狱继续迫害。刘景禄仍然被非法关押在鸡西市第一看守所。


刘景禄

下文是刘景禄根据非法判决书中检察院否认公安恶警们刑讯逼供的进一步揭露:

刘景禄和妻子遭受刑讯逼供事实补充(部份)

六月三日晚,我和妻子被带到鸡西市公安局,被分别关到两个挨着的屋子,对我们夫妇施暴的一共有五个便衣,他们没有一个出示证件的,其中有一个是密山市的恶警李刚,负责逼供我的人是一个瘦子,大约一米七八左右的个头,还有一个比较胖的,戴一副眼镜。他从我所在的屋子出去后,一会就听到隔壁有电棍声,紧接着就听到妻子孙丽香的叫声,我当时两手被铐在椅子的扶手上,双脚戴着铁镣子,我强站起身来说:你们不能这样对待妇女。

当时在刘屋子里的一个瘦子就过来打了我几个耳光,边打边说:你老实点。

过一会那个胖子回来了问我:你想好没有?都跟什么人接触?我说没有跟谁接触。那个胖子说:你不说是不是?我有办法叫你说。说着他拿出一瓶矿泉水,把水倒出一部份,然后把盖拧上,猛打我的头,打累了,他又拿出一根电棍,电我的头部、鼻子和小腹,边电边骂。他还说,现在是轻的,一会我再电你的“小弟弟”,让你的“小弟弟”作废。告诉你,别说你这样的,我在看守所工作五年,什么样的人没见过。头几天抓着一个杀了七八个人的杀人犯,比你有钢儿,都被我们摆平了。打死你也白打死,算你自杀,叫个车拉出去就行。后来他又重拳打我的两耳根,用六角扳子按压我的耳后穴,用手抠我的锁骨,持续约一小时。

四日一大早恶警们把我和妻子互相调换了房间,他们又继续非法审讯,我听到隔壁传来大骂声和妻子的哭叫声。等到上班时间到了,他们那屋没有了打骂声,中午又传来了声音,我在妻子呆过的房间的地上看到有一堆头发,仔细辨认发现和我妻子头发的长短、颜色是一样,这就是他们3日晚对我和妻子的酷刑折磨。

四日晚恶警又绑架来一个叫王智的,那晚我们多次听到电棍声和王智的惨叫声。


恶警

恶警